剧院风情 8.6分
读书笔记 第1页
Fiat Lux™

“告诉我,”她带着微笑说,“你和艾维丝·克赖顿睡过觉没有?” “当然没有,”他大声说。 “为什么不?她很漂亮嘛。” “她不是那种姑娘。我尊重她。” 朱莉娅丝毫不让自己的感情在脸上流露出来。说来也怪,她竟泰然自若,就像在谈论古今帝国的衰亡或帝王的逝世。 “你知道我该说什么吗?我该说你正疯狂地爱着她。”他依然回避着她的目光。“体或许跟她订婚了吧?” “没有。” 这会儿他瞧着她,可他和她目光相接的两只眼睛里含着敌意。 “你要求过她跟你结婚吗?” “我怎么能?像我这样一个该死的无赖。” 他说话那么激昂,使朱莉娅震惊起来。 “你在说什么呀?” “哎,何必转弯抹角呢?我怎么能要求一个规规矩矩的姑娘来跟我结婚呢?我只是一个被人豢养着玩儿的小孩子,天晓得,你应该最明白的。” “别犯傻了。我送了你一些小礼物,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我不应该收下。我一直明白这是不对的。这一切一步步来得那么不知不觉,直到我深深地陷进去了。我没钱过你使我过的生活;我弄得经济十分困难。我不得不收受你的钱。” “有什么不好呢?毕竟我是个很有钱的女人嘛。” “你的钱见鬼去吧。” 他手里正拿着一只玻璃杯,凭着一时冲动,猛地向壁炉里扔去。杯子粉碎了。 “你没有必要破坏这个幸福家庭呀,”朱莉娅冷言冷语地说。 “对不起。我并不是存心这样做的。”他仰身倒在椅子里,掉转头去。“我实在感到惭愧。一个人丧失了自尊心可不大妙。” 朱莉娅迟疑了一下。她不知道该说什么。 “在你困难的时候,帮帮你忙,似乎也是很自然的。这对我是一种快慰。” “我懂得,你在这方面做得很巧妙。你几乎使我相信,你替我还债,倒是我在给你恩惠。你使我心安理得地做出像个无赖的行为来。” “我很遗憾你对此会这样想。” 她说话的口气相当尖刻。她开始有些恼火了。 “你没有什么需要遗憾的。你需要我,所以你收买了我。如果我是那么下贱,愿意出卖自己,那不关你的事。” “你怀着这种想法有多久了?” “一开始就这样想的。” “事实上不是如此。” 她知道,使他良心觉醒的是他对那位他信以为纯洁的姑娘突然产生了爱情。这可怜的蠢货呀!难道他不知道如果艾维丝·克赖顿认为一个助理舞台监督可以给她弄得一个角色,她就会跟他睡觉吗? “要是你爱着艾维丝·克赖顿,你为什么不对我实说呢?”他可怜巴巴地望着她,但并不作答。“你恐怕说了出来会影响她在新戏里得到一个角色的机会吗?你到今天应该充分了解我,我是决不会让感情影响公事的。” 他几乎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认为她着实是个新秀。我要对迈克尔说,我认为她大有可为。” “哦,朱莉娅,你是个大好人。我从来不知道你是个如此不同寻常的女人。” “你早该问了,我就会早告诉你。” 他舒了一口气。 “我亲爱的,我是多么喜欢你呀。” “我知道,我也深深地喜欢你。跟你在一起,到处逛逛真有味儿,你又总是打扮得那么漂亮,你替任何女人增光。我喜欢和你上床,我觉得你也喜欢和我上床。但是让我们面对现实吧,我可从来没有爱过你,正像你从来没有爱过我一样。我早知道这事长不了。你迟早一定会爱上了谁,’这一来我们的事就完了。现在你堕入情网了吧,是不是?” “是的。” 她抱定宗旨要逼他说出这句话来,然而他说了出来,给她的苦痛却是无比地沉重。可是她若无其事地笑容满面。 “我们在一起过了些非常快乐的时光,难道你不认为已经到了该合一段落的关头了吗?” 她说话的口气很自然,几乎开玩笑似地,所以谁也想不到她内心的痛苦竞如此不堪忍受。她胆战心惊地等待着他对她这句话的回答。 “非常抱歉,朱莉娅,我必须恢复自尊心。”他用困惑的眼光瞧着她。“你不生我的气吗?” “因为你已把你反复无常的喜爱从我身上转移到了艾维丝·克赖顿身上吗?”她眼睛里跳跃着淘气的笑影。“我亲爱的,当然不生气。毕竟你的喜爱还是在戏剧圈子里嘛。” “我非常感激你为我所做的一切。但愿你不要当我是个忘恩负义的人。” “哦,我的宝贝,别说这些假话啦。我一点没给你做什么。”她站起身来。“现在你真该走了。明天你事务所里有许多事要做呢,我也累死了。” 这使他放下了心上的一块大石头。不过他并不因此很开心,因为她的声调使他疑惑,它既是那么亲切,同时又带有一点儿讥讽的味儿;他感到有点沮丧。他走到她眼前去向她吻别。她犹豫了一刹那,然后带着友好的微笑,凑上一面面颊给他吻,接着又凑上另一面。 “你知道怎样走出去的,对吗?”她用手按到嘴上,遮掩一个装腔作势的呵欠。“哦,我好困啊。” 等他一走,她便随手把灯关掉,走到窗口。她小心地从窗帘隙缝中窥看。她听到他把前门砰的关上,看他走出去。他向左右两旁张望。她立刻猜到他准是在找出租汽车。眼前一辆也看不见,他便拔脚向公园的方向走去。她晓得他是去参加晚宴,跟艾维丝·克赖顿会面,向她报告这好消息。 朱莉娅一屁股坐在一张椅子上。她演了一场戏,演得很出色,这会儿可精疲力竭了。眼泪,没人看得到的眼泪在她面颊上淌下来。她悲痛欲绝。唯一使她能忍受得住这创痛的是,她不由地对这愚蠢的孩子感到的冷若冰霜的鄙夷,看不起他竟情愿舍弃了她去搭上一个演小角儿的女演员,而她连演戏的起码知识都还没有呢。简直是滑稽可笑。她不但不会运用两只手,连在舞台上该怎样走台步都不懂。 “要是我有点幽默感的话,我会笑掉大牙的,”她大声说。“这是我听到过的最最精彩的笑话。” 她不知汤姆今后将怎么办。那套公寓到季度结帐日①要付租金了。房间里大部分东西都是属于她的。他不大会愿意回到他在塔维斯托克广场的卧室兼起居室的房间去住。她想起他通过她而结识的那些朋友。他在他们中间表现得聪明能干。他们觉得他有用处,他会保持跟他们的关系。不过,他要带着艾维丝四处跑跑,可不那么容易。她是个不好对付的、着眼于金钱的小东西,朱莉娅对这一点可以肯定,等到他不能那么爽快地挥霍的时候,她就不大可能把他放在心上。她假装贞洁,这傻瓜竟会上当!朱莉娅了解这一路人。事情很明显,她只是利用汤姆替她在西登斯剧院弄到一个角色,一旦角色到了手,就会把他抛到九霄云外。想到这里,朱莉娅跳起身来。她咎应过汤姆,艾维丝可以在《当今时代》里演个角色,因为这个角色出现在她演出的一场里,可是她对说过的话并不认真当一口事。最后都得由迈克尔来作出决定。 ①季度结帐日:在英国为3月25日、6月24日、9月29日和12月25日。 “苍天在上,我一定要让她演这个角色,”她出声地说。她恶意地暗笑着。“天晓得,我是个脾气满好的女人,可是一切都有个限度啊。” 她想到将对汤姆和艾维丝·克赖顿狠狠反击,转败为胜,心中非常得意。她在黑暗里一直坐着,恶毒地策划着这事该怎样进行。可是她又不时啼哭起来,因为在她下意识的深处,不胜苦痛的回忆势如潮涌。回忆起汤姆那苗条的青春的肉体贴着她自己的、他的暖烘烘的赤裸的身子和给她异常感觉的那两片嘴唇、他的既羞怯又调皮的微笑,以及他那鬈发的香味。 “我要不是笨蛋,当时我就一句话也不会说。如今我应该了解他了。他只是一时迷恋。他会醒悟过来,然后如饥似渴地重新回到我身边来。” 此刻她疲乏得要命。她站起身来,上床去睡。她服了些安眠药水。

0
《剧院风情》的全部笔记 110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