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人类革命 7.5分
读书笔记 第2章
f5zc3383

人文主义,传统的医疗模式:修复治疗疾病

超人类主义与传统形式的人文主义的冲突:

1. 我们已经提到的从治疗到改良的第一步转变;

2. 从“被动忍受”到“主动掌握”(“从运气到选择”)的转变

3. 在超人类主义者眼里,不存在涉及任何“人的特性”的天然权利

超人类主义:利用技术改善,甚至增强人类。

通过结合科技手段与批判性及创造性思维来挑战人类极限,拓展人文主义。挑战衰老和死亡的必然性,力求逐步完善我们的精神和身体能力以及情感成长。

支持:

马克斯·摩尔2003年3月在名为《反熵原则3.0:超人类主义宣言》的文章中对超人类主义的定义——进步无止境,人类可以无限完善,这既是可能的也是可取的。宣言在强调人类转型之理想的同时也提到了要采取相应的防范措施。

反对:

桑德尔和福山等,基于对自然和传统限制的尊重

弗朗西斯·福山《人的终结:生物技术革命的后果》:

1. 改变某些个体的生物性禀赋等于宣布人类的末日,因为它将对人类这种有道德的物种的完整性造成不可逆转的威胁

2. 孩子们以后责怪他们父母的优生选择

3. 指责超人类主义者主张的至高自由背后的新自由主义思想:不管想不想,个人的选择事实上难免会给他人、集体带来影响。

桑德尔《反对完美:基因工程时代的伦理》,基于这三种价值观

1. 谦卑

2. 我们失去了无辜,而我们的责任呈指数级扩大,几乎被迫选择孩子的生理和心理特质,以防其他父母选择改善子女的能力,致使自己的孩子处于劣势

3. 在地缘政治层面上,这些新技术可以被用于非和平的目的

哈贝马斯《人性的未来:走向自由优生学?》:禁止改善,停留在治疗模式

1. 父母决定增强和改进孩子遗传基因,剥夺了孩子的“自由”

伯特兰·韦尔热利,永生不死:噩梦还是天堂?

1. 过多空闲时间如何利用

2. 避免人口数量过多:限制出生?移民其他星球?

3. 延寿的成本

两种超人类主义:

1. “生物性”超人类主义,“只是”使人更加人性化。追求进步的平等。他的增强不以破坏为目的,不以从本质上超越为目的,而是为了充实、改善,也就是说,其本质是使人更加人性化。

2. “后人类主义”,奇点大学校长雷·库兹韦尔。系统化人机混合“控制论”计划,不仅涉及生物学,更涉及机器人技术和人工智能。创建一个新的物种,完全是另一种更强大的人类。

超人类主义“理想型”纲要:

1. 人为选择代替自然运气选择,实现平等。

2. 反自然主义:推动人的生物特性的进步,而不仅限于政治和社会改革。明确的目的是通过科学技术改善人类,这一增强将超越他最初所谓的“自然”局限。

3. 追求“永生”

4. 一个始终如一的科技乐观主义:“解决方案主义”的理想

5. 五、唯物论、决定论和无神论的理性

6. 游走于新自由主义和社会民主主义之间的效益主义兼自由主义伦理

7. 一种“解构主义”、平均主义、反物种主义和生态主义的意识形态

8. 主张以慎重、民主和道德的原则进行讨论

结论:

监管

监管是民主国家唯一可行的道路。在民主国家,设定限制是非常关键的,但实施起来很棘手,原因绝不简单,而是跟全球化背景之下现代社会的根本结构有关。

政策调控以更高原则为基础:设限,但绝对不毫无根据地禁止。

调控应努力避免的两个陷阱:第一个难点是调控的地缘政治。其次,这些问题将不可避免地涉及集体,新自由主义思想——每个人应该自由地决定自己和家人是否进行增强——显然会撞上现实的南墙。政界千万不可将这个问题踢给民间社会。

科技实例

人类基因改造这条路能走多远?会不会有朝一日(很快将实现还是已经实现?)我们能随意改变孩子的某一特质——智力、身高、体格或相貌,选择性别、头发或眼珠的颜色?目前人类还没有到那一步,技术和科学层面还存在诸多障碍,但是至少在理论上一切皆有可能。

在法国,现在有约四万人患有一种退行性的基因疾病——视网膜色素变性,这会使患者逐渐失明。一家德国公司研发出了一种电子芯片,可以植入患者视网膜,恢复其大部分视力。芯片将光线转换为电信号并将其放大,通过一个电极传输到视网膜上,使这些信号能够通过正常的视神经通道抵达大脑然后转换成图像。

虽然“死亡的终结”尚未到来,但想显著延长生命的极限在科学上也不是完全不可想象。当然,这个领域的研究确实还未取得实质性进展,仅仅是在某些菌类和人们熟知的实验室的苍蝇——果蝇身上获得了一些成果,但是相关研究已经有所进步。干细胞的运用、人机混合技术和医学的进步可能在不久的将来能让我们很好地修复受损或衰退的器官。可惜的是,大脑仍然是、并且在将来很长一段时间内还会是最难被“返老还童”的器官。不过,近五十年来科学技术的进步如此迅猛惊人,完全先验地排除这种可能性实际上也属于一种意识形态。

对癌症细胞的研究也为此打开了新思路:导致人类死亡的癌症细胞是杀不死的,也许对这些细胞的研究能让我们摸清楚如何掌控时间、掌控“时间生物学”,从而有望延缓死亡——这在目前尚属假设

想象一下,有朝一日(现在还没有成为现实,但这种假设将很快出现,且必然出现)医生都能够“在胚胎状态下”将最糟糕的疾病根除,比方说(可惜这仍然是假设)阿尔茨海默病、囊肿性纤维化和亨廷顿病(且不提各种癌症)。

0
《超人类革命》的全部笔记 29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