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向绝对:王尔德 里尔克 茨维塔耶娃 7.4分
读书笔记 茨维塔耶娃
austerlitz
诗人的确应该向各种元素敞开心怀,把自己当做大地上各种力量的代言人,但是他也应该懂得让它们变成大家都能理解的作品。她笔记本上1909年的一个批注说:“在世界上我有两件比较喜欢的事情:歌唱——和公式。”两年以后,她重读自己写下的话时又加了一句评论:“也就是说:释放的元素——和对它们的胜利!”……艺术总是一种对形式、秩序和意义的颂扬。……艺术不仅在于向混沌开放,而且还要驯服它。所以即使她非常赞赏荷尔德林,她仍认为歌德更加伟大。

这里的理念与康定斯基如出一辙。在康定斯基的抽象艺术中,形式的抽象是为了释放更多的视觉元素,向具象以外的领域(也即混沌的领域)开放,但艺术家要学会“驯服”这种崭新的力量——用秩序,用公式,让它们具有客观真实性(让大家都能理解)。形式和秩序都为意义服务,这种意义不光是艺术的、美学的,也是伦理的、政治的,即绝对的真实和自由。

艺术家“对它们的胜利”,意味着一种必要的创作能力。约翰·伯格说,像波洛克这样的人则是将他的“无能为力”作为自己创作的主题,这是一个把聪明用错了地方的案例。我不得不赞成他这么说有一定道理。

0
《走向绝对:王尔德 里尔克 茨维塔耶娃》的全部笔记 6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