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为电影 8.5分
读书笔记 承诺
killer CAT

P103

每个导演都有他们拍电影的独特方法,但并没有什么是正确的方法,也没有标准可循。塔玛拉可以说是非常有天赋的导演,但在片场她却有些优柔寡断。就和李安一样,她也被迫需要适应这个崇尚决断力的行业。剧组成员、制片厂的专家还有完片保险公司都需要决断力,人们好像并不在乎做出的决定是好的还是坏的,只要有决定就行。

P195

为了这部电影,我搬到了洛杉矶。但在洛杉矶,我从来没有过归属感。相对于开车,我更喜欢到处走走。纽约能让你从电影的工作中解脱出来,因为大多数你碰到的人根本不在乎电影。但在洛杉矶拍电影就不一样了,不仅你身边所有的人都是干这行的,而且它会让你开始相信你正在做的是太阳底下最重要的事——其实并不是。

P213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若你真的以独立电影为生,你会渐渐意识到,原来整个独立电影行业是如此脆弱。若是你忽视了行业的现状,你将会付出很大的代价。而很多事情是你无法独自完成的。虽然从字面上来看,“独立”一词带有一种孤立感,但事实上,越独立就越需要团结。

P227

电影工作者经常会犯这样一个共同的错误,那就是错以为彼此之间是竞争的关系。这并非是个零和游戏。在我刚开始工作时,我花了很长时间才意识到,找工作的时候,我并不是要为这个工作去和其他人争得头破血流,而是要找到最适合自己的工作。现在,我开始试着分享我从别人那里了解的东西,而他们给予我的反馈同样能够帮助找准定位。这样一来,当我的朋友取得进步时,我的机会也会有所增加。

P248

我认为世界上有两类制片人:一类制片人就像将军一样执行导演的指令;另一类制片人则像是合作伙伴,和导演一起创造尽可能完美的电影。导演也分为下令型(独裁者)和倾听型(合作者)两类。而在公司文化中,你常常会听到有两类执行官:一类是打江山的,他们拥有对未来的远见卓识;一类是守江山的,他们需要为公司查缺补漏。

P262

让我想起了之前我还在做电影制片人时,努力为人和善,与人合作愉快并且保持乐观,却要面对面遭遇许多虚伪、烦人、固执、卑鄙的人。在经历了这么多失望后,你需要挣扎着才能保持对这个行业最初的热情,但保持昂扬的热情可以说是这个行业里生存最重要的事情了。

P283

独立电影产业并不坚持认为艺术家还必须是一位企业家。很少有人会直接将电影推销给粉丝,也很少会有人专注于积累邮件通信列表。诸如此类的市场营销方式不仅应该成为大家认可的有效的做法,也应该成为每个艺术院线学生的教程之一。我们不应该只培养艺术家,而不教会他们如何在世界上生存下去。光有高昂的热情,没有详尽的计划会将其带入一个不利的境地。

0
《希望为电影》的全部笔记 7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