脸的历史 8.6分
读书笔记 第220页
蕾普莉

魏玛共和国时期的配图新闻对肖像的意义提出了质疑,正如默片对人物面部的特写。通过大众传媒而诞生的明星,与人群中的某个人一样,都不是真正意文上的个体(242页)。在美木界,肖像被化简为一个艺术问题、时代风格。无论是告别自决主体,还是认为不可再现,都以同样的结果告终。传统的“去脸”观点是这场危机的一个表征,这同时也是脸的危机,它使“自我布设”失去了基础。一些艺术家的脸部特写,取消了任何一种自我再现所必需的与脸的距离。镜头越是贴近脸,脸就越是从人的身上剥离出来。成为纯粹的表面或是卡尔·施纳贝( Carl Schnebel)1929年所说的“风景”。我们看到的是诸如鼻子、嘴部这样的细节,而不再是人。

0
《脸的历史》的全部笔记 111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