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英的兴衰 8.3分
读书笔记 全文
小手冰凉

人类的大部分行为并不起源于人们的逻辑推理,而是起源于情感。对于非经济动因的行为,大体上可以这样说。但对于经济行为,尤其是与工商业有关的活动来说,可能恰恰相反。

人们愿意将自己的行为在逻辑上与某些原则联系在一起,说明自己是正当的。他们在事后发明的某些原则。

这就是历史批评的人物,不仅仅对历史资料进行考证,而且还要进一步考察人们的心理。

这些危机不仅源出于纯粹的经济原因,也是人的本性造成的;进一步说,它们只是心理韵律的多种表现之一。换句话说,存在一种情感韵律,我们可以砸伦理、宗教和政治中观察到它。它的波动于商业的周期循环很相似。

罗马共和国1世纪末,有教养阶级从无信仰转变为有信仰的大浪潮。这一浪潮是基督教的源泉。

通常认为,如果不是基督教,而是米特拉崇拜或其它东方崇拜获得胜利,近代历史进程将会完全是另一个样子。但这些说法都站不住脚。

日益增长的宗教情绪,才是主要的历史事实。

这些不同的形式表现的是同一种情感,而这些形式与情感本身相比则是比较次要的。

什么是主要事实呢?是促使人取悦于这一源泉的情感。人们相信某个神灵的干预能够治疗眼疾是主要的,而为此请求谁的庇护则是次要的。

二者有共同的起源,即人们觉得自己能够迫使神秘力量服务于自己。

人们被这些潮流所裹挟时通常是不知不觉的,他们想把不自愿的非理性的行为表现为自愿的理性的行为

“民族主义”不过是抗拒今日发过社会主义的一种形式。

在历史上,除了偶尔的间断外,各民族始终是被精英统治着,我是按照词源的意思实用精英这个词的。精英是指最强有力、最生气勃勃和最精明能干的人,无论好人还是坏人。根据一条生物学定律,精英不能万古不变,因此,人类的历史乃是某些精英不断更替的历史:一些人上升,一些人则衰落了。

真相如此,尽管它常常可能表现为另一种形式。

新的精英力图取代旧的精英,或仅仅是想要分享后者的权利和荣耀。但他们并不公开坦诚这种意图。相反,他们充当一切被压迫者的领袖,宣称他们所追求的不是自己的私利,而是许多人的利益,他们为之奋斗的不是一个有限的阶级,而是绝大多数公民的权利。

法国革命,主要是上层阶级的宗教情感(广义上的宗教情感)对上层阶级的无神论的反抗。

禁酒者认为,究竟对神经系统有毒。如果这种逻辑是合理的,那么下面一段话也是合乎逻辑的:

人一吃完饭,消化过程就开始了,此时大脑变得迟钝,任何智力活动就变慢了,因此,失误对神经系统有毒,人应该禁食,饿死。

他们发明这些论点,主要是为了论证他们事后已经加以肯定的那些行为。

Brunetiere:在16和17世纪,在伽利略审判案前后,学者们非常懂得天文学现象的哲学解释与天体运动研究的区别,当时,正是由于这种区分,人们完全理解,对伽利略的指责是以哲学的名义进行的,这绝对不妨碍天文学研究。

伯恩斯坦公开赞同这种新方针,在荷兰,强硬的、革命的社会主义正在销声匿迹,让位给国家社会主义。其它国家的社会主义已经正在沿着这一方向走下去,因而与非社会主义日趋一致。

当一个精英衰落时,一般可以看到两个同事出现得迹象:

首先,衰落着的精英阶层变得比较温良恭俭,比较有人情味,同时也不太能捍卫自己的权利。

另一方面,它对其它人的财富的贪婪和强取豪夺却丝毫不减,反而变本加厉非法侵吞。

法国贵族在自己的力量日益消亡时,却渴望保持自己的权利,或许还想增加特权。结果激起了18世纪的暴力革命。简言之,在某个社会阶级所拥有的权利和它所支配的捍卫这一权利的力量之间必须实现某种平衡。

精英阶层常常变得衰弱无力,他们维持着某种消极的勇气,缺乏积极的勇气。

雅典民主政体通过诉讼逐渐毁灭了富人。今天,现代民主政治在效仿它,掌权的旧精英搞得更糟糕。

资产阶级日益变得软弱,因此也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弥漫在该阶级中的新的宗教热情。

今天人们似乎有一种幻觉,似乎人民居统治阶级之首。实际上,占据这个位置的是未来新精英的部分,这是一批依靠人民的精英。

我们可以看到这堆混沌之物是如何分化和形成层次的。最上层恰恰形成了新的精英。

0
《精英的兴衰》的全部笔记 5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