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斯威辛之后 8.0分
读书笔记 第52页
FACT
屠犹问题如何“了断”?德里达深深地意识到屠杀的那段过去与当下之间,有一道不可逾越的鸿沟,任何当下的“行动”,都不可能把过去带入到今天。任何一个犹太人,都不能以全部受害者的名义给予宽恕或拒绝宽恕,甚至不能要求纳粹请求宽恕;因为任何补偿或惩罚都不足以补救居犹的罪行,所以接受悔罪、改正、认错而同意宽恕,不过是以算计来玷污宽恕,这种所谓的宽恕实际上是赠与,真正的宽恕是无条件的;因为过去已经不可能通过任何当下现实的手段,被带到当下,所以宽恕根本不可能存在。最可怕的是遗忘,德里达认为遗忘与罪恶类似,无论是在不可能的宽恕还是无情的惩罚之后,遗忘都是最可悲的,遗忘是一个民族对自己存在本身的忘却。
0
《奥斯威辛之后》的全部笔记 9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