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生六记 8.9分
读书笔记 闺房记乐
流浪的国王

而欢娱易过,转睫弥月。时吾父稼夫公在会稽幕府,专役相迓,受业于武林赵省斋先生门下。先生循循善诱,余今日之尚能握管,先生力也。归来完姻时,原订随侍到馆。闻信之余,心甚怅然,恐芸之对人堕泪。而芸反强颜劝勉,代整行装,是晚但觉神色稍异而已。临行,向余小语曰:“无人调护,自去经心!”

面对短暂分离的痛苦,两个人都为对方考虑,怕自己的伤感引起对方的惆怅,都是情感细腻,体贴入微之人。

余性爽直,落拓不羁;芸若腐儒,迂拘多礼。偶为披衣整袖,必连声道“得罪”;或递巾授扇,必起身来接。余始厌之,曰:“卿欲以礼缚我耶?语曰:‘礼多必诈’。”芸两颊发赤,曰:“恭而有礼,何反言诈?”余曰:“恭敬在心,不在虚文。”芸曰:“至亲莫如父母,可内敬在心而外肆狂放耶?”余曰:“前言戏之耳。”芸曰:“世间反目多由戏起,后勿冤妾,令人郁死。”余乃挽之入怀,抚慰之,始解颜为笑。

通过生活中小小的细节,勾勒出一个极为知书达礼的女人,那是知礼、懂礼,而不是迂腐的拘泥于理解,因为她在面对丈夫的取笑时能用无可辩驳的理由反驳,反衬出她的聪明达礼。

0
《浮生六记》的全部笔记 190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