脸的历史 8.6分
读书笔记 第193页
蕾普莉

肖像中断或抑止了使脸部表情不断变化的时间之流,也让鲜活的表情生命戛然而止。然而矛盾的是,只有被剥离了表情之后,脸才能明确无疑地回归到“脸”的概念本身。但这一回归的代价则是变为一张完全不能与富有生命力的脸同日而语的面具。每一幅肖像都提出了双重诉求,即再现一张具有个性特征的脸,描绘出这张脸,尽管肖像只能为此提供一个没有生命的平面。于是,就形成了自画像中与面具的对抗。在凝视镜子中的自己时,我们都会有一种面具感。一旦开始自我现察,我们就会立即失去那种本能的自我表达。所以在镜子面前,我们总是不自觉地做鬼脸,这样做的目的只有一个—远离面具的牢笼,面具正是我们在面对自己的照片时往往心生反感的原因。当主体在镜子中寻找自我时,他发现的往往是另一个人。只有当镜中的脸随着他自己的脸一起变化,他才能确认镜中人就是自己。镜像为画家提供了诸多选择,但由于必须选择唯一一个图像进行呈现,所以他也面临诸多不确定性。肖像建立在“自我”理念的基础之上,即便是画家也不可能在镜子中找到“自我。

0
《脸的历史》的全部笔记 111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