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国家治理的制度逻辑 9.2分
读书笔记 第5章 政府内部上下级谈判:一个分析模型
rhtsjz
研究问题
这个领域中的一系列基本问题仍有待解释:政府部门间谈判的主要过程或形式是怎样的?谈判过程中不同部门和官员间的互动模式是什么?哪些因素影响了各方的谈判能力?在政府内部谈判这一领域中,有哪些重要的理论概念和分析工具?
这一章的内容结构如下:首先提出一个分析模型,界定中国政府科层内部谈判博弈的规则、结构和行为意义,并提出有关的研究问题和分析概念。第二,以某市环保局和省环保局谈判过程为着眼点,以经验材料来阐明这一分析框架中提出的研究问题、理论概念和谈判博弈过程。

科层组织内部的谈判模型
有关谈判的博弈论研究为我们提供了富有解释力的分析概念和模型,有助于我们明晰有关的理论观点。博弈论的有关模型指出,“谈判能力”可以归结于这样的问题,即谈判各方关于对方愿意妥协的信念是什么,以及关于对方对自己愿意妥协的信念是什么?(McMillan 1992:47)。换言之,在谈判甲乙双方中,如果甲方得知乙方妥协的意愿如何,以及得知乙方对甲方妥协意愿的把握程度,那么甲方的谈判能力就会大大增加。从这一角度出发,谈判各方可以在博弈的不同阶段,运用不同的策略手段,来增强其自身的谈判能力。博弈论模型中提出的一系列关键概念有助于我们分析解释谈判过程和谈判能力。下面我们讨论有关的分析概念:
信息 对于博弈论模型或其他的行为模型来说,谈判各方的信息分布是分析谈判过程和机制的核心问题。正如博弈论正式模型已经证明的,如果参与各方拥有完备信息,那么谈判过程一定会达成有帕累托效率的谈判结果
时间压力 谈判博弈模型中一个重要因素是时间压力(time discounting factor)。已有博弈论模型指出,耐心(patience)是增强谈判能力的重要资源(Rubinstein 1985)。在谈判过程中,拥有更多耐心的一方有可能获得更大的“蛋糕”份额,这是因为在讨价还价的过程中,缺乏耐心或无法承受时间拖延的一方不得不做出更多的让步。在政府背景下的谈判过程中,这一因素尤为重要。政府内部运作过程有诸多的时间周期节奏:财政预算的周期、检查的周期、政策实施的期限,等等。这些自上而下的政策实施和相应检查的期限等通常由上级政府部门制定,下级执行者如果没有在相应期限内把握机会,争取资源或及时“摆平”问题,就会一无所获甚至会产生严重后果。因此,对下级代理方而言,时间拖延的成本甚高,时间压力成为诱发其行为方式的一个重要因素。在分析模型中,时间期限的压力是理解政府内部谈判及其博弈策略和行为方式的一个重要分析角度。
可信性承诺 可信性承诺或威胁在谈判过程中起着重要作用,这一点无论是直观上还是博弈论正式模型中都显而易见。在谈判过程中,如果一方可以做出可信性承诺或威胁,他就会拥有更强的谈判能力。因此,谈判过程的一个重要方面是各方获取、确认或修正有关对方承诺或威胁的可信性程度的信息。在一个科层组织中,上级监管机构有正式权力,因此更有可能做出可信性承诺或威胁。但如下面要分析的,上级监管机构的承诺或威胁并不是恒量,而是不断变动的。在我们的模型里,这一可信性承诺体现在自上而下的政策实施的两种形式上:其一是常规状态的实施过程;其二是运动(动员)状态的实施过程。前者意味着常态(相对低度的)可信性承诺或威胁,而后者意味着高压下的承诺或威胁,其可信性也随之大大提高。在实际过程中,这两种基本形式经常改变,交替使用。我们的分析框架需要对可信性承诺这一因素给予足够的考虑。
0
《中国国家治理的制度逻辑》的全部笔记 123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