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见 8.8分
读书笔记 新旧之间没有怨讼 唯有真与伪是大敌
L
我说:“钱钢在八十年代已经意识到文学的本质是人,灾难的本质就是灾难。过了二十年,我们又重新回到这个轨迹上。换句话说,钱钢在八十年代所做的那些努力,放到现在也并不奢侈。”

我的关注点或许偏离了重点,“文学的本质是人”?建筑的本质是否是人?城市的本质是否是人?或者是关于人,一群人?还有什么事物的本质是人?这是否构成各种事物间的联系?

0
《看见》的全部笔记 14344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