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汉魏晋史探微 9.3分
读书笔记 蜀史四题 ——蜀国新旧纠葛的历史追溯
半自動金屬癡漢

《费诗传》曰:司马懿讨孟达,“亮亦以达无诚款之心,故不救助也”。观前引诸葛亮恶孟达反覆,虑其为患而遣郭模泄谋之事,可知诸葛亮本心有甚于此,不但是不相救助,而且是促其败死。郭模陈述诸葛亮之言,以玉玦寓已决,于古义有征;但以织成寓谋成,以苏合香寓事合,则属罗织成罪。(8)至于以此故意泄之于申仪,更是借刀杀人。看来诸葛亮在对待孟达态度上,心态的诡谲超过了通常的“兵不厌诈”权谋。《三国志》叙此事只及“不救助”而不及郭模诡谲事,只能解释成陈寿为贤者讳了。

《三国志》留下为贤者讳的史笔还有不少,其著者如关羽败死问题。《关羽传》羽败死,荆州弃守,读史者总不免有疑惑,思欲究其所以,论其责任。委罪于刘封并不足以释此疑惑。人们自然而然地想到刘、葛,特别是刘,但于陈寿书无据可依,因而不敢在刘、葛身上立议。《关羽传》卢弼《集解》引黄恩彤论及其时措置乖张之处,但是一闪而过,以为“非千载下所敢臆度者矣”。其引姚范之论,则以为“蜀之谋士当不若是之疏,陈寿或不能详耳”,连陈寿一起都在讳中了。这些都是欲言又止之例。章太炎始脱去忸怩之态,直谓蜀假吴人之手杀此易世所不能御之关羽,且断其责不在他人而在刘备。(9)章氏之论确否,姑不置论。至于诸葛亮对孟达问题的心态,《费诗传》卢弼《集解》引亮与孟达书“依依东望,故遣有书”之下注曰:“书词动人,诸葛亦谲矣。”诸葛亮处理非常之事而用非常手段,诡谲之处文献不止一见,史家当究其原因而作解释,不当避忌了之。 以守正见称的诸葛亮,却借司马懿的兵力以除来降的孟达,我认为除了虑其反覆之外,还别有原因。第一,孟达问题不是一般的降人问题,而是数年前东三郡刘封、孟达纠葛的余波,是新旧问题的再次泛起。诸葛亮思用孟达以制魏,又恐新旧问题有灼手之处而出此策。第二,约降孟达事恰在诸葛亮调遣李严赴北以图解决李严问题的关键时刻,孟达之来于此有碍;而及时除掉孟达则将有助于迅速解决李严问题。这两者在蜀政中同具深层意义。

2
《秦汉魏晋史探微》的全部笔记 26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