悉达多 8.9分
读书笔记 悉达多
十卜
悉达多已经开始在自己身上感受到了不满的种子 …他的杯子没有满,他的智怀没有饱,他的灵魂不安宁,他的心情不平静。
从朋友坚毅的表情里,歌文达看到了他势如离弦之箭的决心。...悉达多要去走他自己的路了,他的命运以他自己的自我展开了。
于是悉达多的灵魂回来了。他死亡过,腐烂过,变成过尘埃,历经过崎岖的生命循环。...但这些克己功夫到头来还是让他回到自己。
悉达多自言自语似的轻声说道:“沉思冥想是什么?舍弃身体是什么?斋戒绝食是什么?屏息是什么?那都不过是从“我”中飞出,从“我”的折磨中暂时逃脱出来,不过是暂时减轻生命痛苦、抵抗生命虚无的一种麻醉剂。”
我距离智慧之遥远,距离解脱之遥远,就如同母腹中的胎儿距离智慧和解脱之遥远一样。
我们寻找安慰,学习欺骗我们自己的法子,而那最根本的东西——那条路——我们却找不到。
佛默默地行走着,沉浸在沉思中。他平静的神情中没有快乐,也没有忧伤。他似乎在心中对自己轻轻地微笑,隐含着笑容的脸庞如同健康的孩童一样。
他走着,平和地,默默地。他穿着袍子,同别的和尚一样地走着,可是他的面容、他的步伐、他安详俯视的眼神、他平静低垂的双手和手上的每一根手指,都流露着和平,流露着完善,无所追求,毫无造作。闪现出恒久的静穆、不褪的光明、不朽的安详。
乔达摩就这样慢步进城去乞食。这两个沙门之所以能认出他来,全是由于他从容安详的风度,他静若止水的神态。在他的身上看不到寻求,看不到欲望,看不到刻意,没有任何努力的痕迹——有的只是光明与安详。
佛把我掠劫了。...然而他,佛,却给了我一件东西——悉达多,我自己。
虽然承受感谢的应该是他,然而他们反而处处向我表示感恩。
如果你向河里掷一块石头,它会按着最短的途径沉到河底。一旦悉达多有了一个目标、一个决心,情形也是如此。
“我会思想,会等待,会斋戒。”
他心如止水,毫不焦躁。他能长时间抵御饥饿的进攻,并对其嗤之以鼻。所以,绝食是有用的本事。
他处理买卖一直像是在游戏,生意从来没有给他什么影响,也从来没有左右过他。他从来不害怕失败,也从来没有为损失操过心。
他说他是在吃自己的饭。不仅如此,他还告诉卡玛施瓦密,他们两人同样都是靠着别人在生活,吃的是别人的饭,吃的是所有人的饭。
在他看来,人们生活的方式像无知的孩子,或者像是动物,对此他既喜爱又轻视。
爱情最重要的是给予和获取合而为一。
你同我一样,在心里面有一种宁静和一处庇护所,任何时候,你都能退避到里面去,保持住你自己的本色。
富人灵魂上的疾病慢慢地渗入他的心中,蔓延在他的灵魂上,,,曾经的心灵之声已经沉默了...悉达多已经被这个世俗世界层层网住。
原来情欲与死亡是靠得这么近、这么紧。
这游戏叫作轮回。
他不禁笑了笑,自己有必要占有一棵芒果树和一座花园吗?这样是对的吗?难道这不是一件愚蠢的事吗?
然而有一件事我做得很好,令我喜欢,我必须赞扬自己,那就是对于自我的厌恶终结了,这段愚蠢可怕的生活结束了。
悉达多是空幻无常的...悉达多曾经想要把自己淹死在这条河里,那过去的、疲倦的、绝望的悉达多今天已经淹死在河里了。
在那千千万万个路人当中,只有四五个与众不同,对于他们,这条河不是一道障碍。他们听到了它的声音,并且因此静静地倾听下去,结果这条河成了他们心中神圣的东西,正如同它是我心中神圣的东西一样。
“你是不是也从这条河学到了那个秘密:世界上根本就没有时间这样东西?”
孩童时期的悉达多,成人时期的悉达多和老年时期的悉达多只不过是被一些幻想隔开而已,实质上并没有分开。…一旦人克服了时间,不是也就立刻克服了世界上所有的困难和邪恶吗?
日复一日,悉达多的笑容开始与摆渡人的笑容越来越像了,他几乎变得和摆渡人一样地满面春风,几乎一样地满怀欢欣,满脸皱纹中的喜悦同样地神彩照人,他们同样地孩子气,同样地年迈。
所有这些和尚和大多旅人不谈别的,尽是谈论佛,谈论他快要逝世的事。如同人们从各地被召集去远征一样,又像是人们从各地赶来去参观一位帝王的加冕大典一样,这些和尚和信徒蜜蜂般地聚集起来,犹如被磁铁石吸引一般,向着伟大的佛现在躺着的地方奔去。这是一件即将发生的大事,一代圣人正在离开这个尘世,步向永恒。
一个真正的探求者,如果真诚希望去找到一些东西,就不能接受任何教义。然而,一旦他已经找到了,他就能对每一条途径、每一个目标表示认可;一旦他找到了,就没有东西能把他与千千万万个生活在永恒之中并呼吸着神圣气息的人隔开。
儿子给自己带来的并不是快乐和安宁,而是悲哀和苦恼。然而他仍然爱自己的孩子,他宁愿忍受爱所带来的悲哀和苦恼,而不愿享受身边没有孩子时的快乐和安宁。
你真的以为自己做过的那些蠢事,你儿子不会再做?你能保护你的儿子免于陷落到轮回中去吗?你怎样保护他?...可是昔日有谁保护住了悉达多,让他免于陷落到轮回中,让他免于堕入罪恶、贪婪和愚蠢之中?…我亲爱的朋友,你认为有人能避开这条途径吗?因为你自己希望能看到你的儿子避免悲哀、痛苦和幻灭,你就以为他也许能避免这条历程?然而,即使你为他死十次,他的命运你依旧一点也改变不了。
可是,他对这孩子的父爱,他对这孩子的热忱,他对失去这孩子的恐惧,都比他的知识更强而有力。他曾经这么完完全全地爱上过什么人吗?他曾经爱什么人爱得这样厉害,这样盲目,这样痛苦,这样绝望,而又这样快乐吗?
可是现在,自从他的儿子到了这里,他,悉达多,经过悲哀的折磨,经过爱的煎熬,已经完全变成了一个普普通通的人。他疯狂地爱上了别人,由于爱,他成了一个傻子。…他感觉到这种感情就是轮回,就是困苦境况地源头。
你别忘了,他这是在做你没有做好的事。他是在寻找他自己,走他自己的路。
现在,悉达多就是如此幼稚,他无法理性地想问题,变得形同一个凡夫俗子。
当他把商人、士兵、女人等普通的旅人渡过河时,他不再像以前那样觉得自己与他们不同。他了解他们,理解他们的生活,也欣赏他们的生活,但不是通过思想和观察,而仅仅是因为欲望和愿望,他喜欢他们。虽然他渐臻善境,虽然他现在所承受的是最后的伤痛,但是他感到这些普通人都像是自己的兄弟。在悉达多眼中,他们的虚荣、愿望和琐琐屑屑,已不再显得可笑了,它们都变成了可以理解的可爱的东西,甚至很值得自己尊敬。
大凡天下做母亲的,对自己的孩子都有一种盲目的爱;天下慈爱的父亲,对自己的独子都有一种愚蠢的骄傲;天下虚荣的少女,为了自己的装饰,为了赢得男人的爱慕,都会发挥出种种盲目而热切的努力。所有这些微小的、简单的、愚蠢的,却又是无比强大的、重要的、热烈的冲动,在悉达多看来,已不再是微不足道。他看到了人们为了这些冲动而活,看到了人们为了这些欲望而从事伟大的事情,旅行,打仗,受苦受难,发奋图强;看到他们为了这些冲动、欲望而辗转奔波,他很爱他们。在他们的一切欲望和需要中,他看到了生命、活力,也看到了生命的不可磨灭和永恒的梵天。
和谐、对世界永恒完美的了解和万物的圆融如一。
每个人都朝着自己的目标,每个人都被自己的目标缠住了,每个人都忍受着痛苦。
悉达多的创伤正在痊愈,他的痛苦正在消散,他的“我”汇入到了万物的圆融统一之中。
也许你时寻求得太多了,在寻求的过程中,你却没时间去发现?一个人在寻求的时候,往往只注意自己正在寻求的东西,结果发现不了任何东西,吸取不到任何东西。因为他一心想着自己正在寻求中的东西,因为他有一个目标,他已经执着在自己的目标上了。寻求的意思是设定一个目标;而发现的意思是自由、包容和不设立目标。
智慧是不能言传的,一个有智慧的人如果想要把智慧讲给别人听,那些话一旦说出口来,反而会让人觉得很愚蠢。
知识可以传授,但智慧却不行。一个人能够发现智慧,能够在生活中实践智慧,能够在生活中体现智慧,能够用智慧鉴定自己的意志,振作自己的精神,能够用智慧创造出惊天动地的奇迹,然而一个人却无法言传智慧,无法教授智慧。
每一样事物,要是用思想来思考和用文字来表达,都是单方面的,都只是一半的真理,它缺乏完全、圆满和统一。…一个人不能不如此,想教一些东西给世人的导师没有别的法子可循。然而在我们心中以及在我们身外四周的世界,本身绝不是单方面的。...从来没有一个人或者一个行为是完完全全的欲乐或者是完完全全的涅槃,从来没有一个人是完璧无暇的圣人或是百无一是的罪人。...时间不是真实的,...横在现在这个世界和永恒之间的分界线,善和恶之间的分界线,也同样只是个幻觉。
这个世界不是不完美的,也不是在沿着一条漫长的途径逐渐向着完美发展。不,每个瞬间世界都是完美的,每一个罪恶都已经在它之中携含了恩赦,所有的孩童都是潜在的老人,所有的婴儿在身上都带着死亡,所有垂死的人必获得永恒的生命。
这块石头是一块石头,它也是动物、神和佛。我尊敬它和爱它,不是因为它以后会从原来的东西变成另外一种东西,而是因为很久以来它一直就是每一样东西,并且永远是每一样东西。
语言无法将思想完全表达出来,思想一旦被语言表达出来,总是会与心中的原意有所不同,有所曲解,显得有点愚蠢。
一个人能爱世上万物,但是一个人却不能爱词句,因此对于我,种种教义是毫无用处的。
涅槃不是一样“物”,它只是一个词——涅槃。
爱是世界上最重要的东西。也许大思想家们认为重要的是审视这个世界,蔑视它。我们不应该彼此敌视,而要用爱、赞赏和尊敬来对待这个世界,对待我们自己,对待所有的生命。
这正是我什么我不太信任语言文字的缘故,因为我知道这种矛盾只是一个幻象。而我与佛其实是一致的。他已经看出人类的一切虚荣和空幻,他爱人类又爱得那么深,他献出自己的一生只是为了帮助人们和教导人们,这样一个人,怎么会不知道爱呢?关于这位伟大的教师,我也是认为事实比语言文字重要得多。在我看来,他的行为和生活比他的语言重要,他手的姿势比他的意见重要。我之所以把他看成一个伟大的人,不是在于他的讲道和思想,而是在于他的行为和生活。
每一张面孔都是最后难免一死的生物,都是整个空幻界中的一个激情的、痛苦的例子。然而他们却没有一个死掉,他们只是不断地变幻,不断地重生,不断地有新的面孔,只有作为纽带的时间站在一张面孔和另一张面孔之间。
0
《悉达多》的全部笔记 16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