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注要义 9.1分
读书笔记 第56页
NADPH

偶然寫詩作偽以欺世,或有可能,但不可能長期甚至一报子寫詩都在作偽自欺。真正的“詩”, 好詩,在行家眼中,是作不了偽的。又如清末詩人樊增祥,私生活尚稱嚴謹,旁無姬侍,而性耽綺語,好作艷詩,故有“樊美人”之稱;汪精衛晚節不終,然其爲革命者时有“引刀成一快,不负少年頭”之句,樊、汪之箭,皆當时性情之作,恐非作偽。或有诗家,诗詞陳羲甚高,沖澹清遠,迥出凡塵,而其人卻頗好名利,是以社含上嘖有煩言,但我相信他那些被認為是作偽的詩也可能是真心的,那是诗人希望達到而實際上未能達到的理想之聖域,如陳衍《何心與诗敘》所云:“吾嘗謂詩者,荒寒之道,無當於利禄,肯與周旋,必其人賢者也。”此外,當九縣飆回、三精霧塞之日,诗人出於種種原因,或有違心之作, 寅不得已而爲之者,當非有意作偽,後世亦應察而諒之。

0
《诗注要义》的全部笔记 76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