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远行 7.0分
读书笔记 第52页
林小娟
说到弟弟,他也认为自己不幸。但是他又深信,因为不幸,所以自己才是被选中的人,必定会成就一番不同寻常的丰功伟业。
对他而言,不幸就是家里没钱。
“但凡家里有钱,”他总是说,“如果妈妈有钱供我留学,我终会成为了不起的人。只要有机会,我就有无限可能。”
他兴奋起来总是这样说。然而真正不幸的无疑是他永远在憧憬着那缥缈的了不起的人、了不起的世界,认为那里面没有自己不合情理至极,简直荒谬。
他不了解,不了解他茫然思考的了不起的人和了不起的世界都是虚幻的东西。人生也许确实会有波浪。有其不幸才会成其幸也许才是健全的理念。然而那波浪或许不会以他满意的形式造访。那涨满的潮汐涌来之时的幸福不是他所认为的了不起的世界之类的到来。
对他而言,憧憬着不存在的东西的自己才是正确的,没有那样的懂憬便是不正确。
泡在酒精里的他时而会落泪,说:“我希望为了别人去工作。我想做对别人有用的事情。”他是认真这样认为的,他认真地想为别人做点什么,甚至想成为奴隶。奈津子相信这一点。
0
《一次远行》的全部笔记 5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