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小波全集 第七卷 8.9分
读书笔记 知识分子的不幸
旧时光的对立面

知识分子最怕生活在不理智的年代。所谓不理智的年代,就是伽利略低头认罪,承认地球不转的年代,也是拉瓦西上断头台的年代;是茨威格服毒自杀的年代,也是老舍跳进太平湖的年代。

但知识分子赶上这么个年代,死活不是问题。最大的问题是:这个倒霉的年头儿何时过去。

对于这世界上的各种信仰,我并无偏见,对于有坚定信仰的人我还很佩服,但我不得不提出,狂信会导致偏执和不理智。

在古希腊,人最大的罪恶是在战争中砍到橄榄树。在现代,知识分子最大的罪恶是建造关押自己的思想监狱。砍到橄榄树是灭绝大地的丰饶,营造意识形态则是灭绝思想的丰饶;我觉得最后一种罪过更大——没了橄榄油,顶多不吃色拉;没有思想人就要死了。信仰是重要的,但要从属于理性——如果这是不许可的,起码也该是鼎立之势。要是再不许可,还可以退而求其次——你搞你的意识形态,我不说话总是可以的吧。最糟的是某种偏激之见主宰了理性,聪明人想法子自己来害自己。我们所说的不幸,就从这里开始了。

有一个公开的秘密就是:任何一个知识分子,只要他有了成就,就会形成自己的哲学、自己的信念。托尔斯泰是这样,维纳也是这样。到目前为止,我还看不出自己有要死的迹象,所以不想最终皈依什么——这块地方我给自己留着,它将是我一生事业的终结之处,我的精神墓地。不断地学习和追求,这可是人生在世最有趣的事啊,要把这件趣事从生活中去掉,倒不如把我给阉了。。。。。。

0
《王小波全集 第七卷》的全部笔记 123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