统治与教育 8.5分
读书笔记 第257页
Rider
和”被看作是“君主制”的对立面不同,在美国,制宪和这之后的”共 和”是被当作“民主”的对立面的。麦迪逊在《联邦党人文集》第十 篇中特别谈到,“纯粹的民主政体…成了动乱和争论的图景,同个 人安全或财产权是不相容的”。他要求区别“民主政体”和“共和政 体”,并把共和限定为一种“代议制的政体”。 宪法的制定并不能自动回答“人民应当如何治理他们自己”的问题,因为宪法的功能不是指示如何民主治理,而是规定如何限制治理的权力,起不到“限制权力”作用的宪法不过是一纸空文。伯恩斯这样解释美国的宪政制度:“开国先辈们选用了共和国这个名称(而不用民主'),以避免与纯粹民主相混淆。在他们看来,民主政体意味着暴民统治。并且意味着让蛊惑人心之徒去吸引“民众’。”所以,准确地说,“美国的制度不仅是一种民主制度,而且是 种宪政制度。这两个概念相互关联,但也有区别。民主制度涉及如何获得并保有权力,宪政制度则涉及如何限制权力。一种种政体可能是立宪而非民主的,如17世纪的英国;也可能是民主而非立宪的,如伯里克利时代的雅典。的确,从存在着约定的政府活动方式这个意义上说,一切政府都有一个章程,在这个意义上,苏联也有宪法。但立宪政体这个术语具有更为有限制的含义,即指对统治者的权力有明确公认并经常运用的限制的政体”。 1787年,在美国宪法制定的时候,设计者们想要限制的首先不是君主或政党的权力,而是“暴民”的权力,因此,一直有人批评这是一部反民主、反对多数统治的宪法。对美国构成现实威胁的不只是像谢司起义那样的暴民力量,而且还有在各州议会中由多数人说了算的那种“纯粹民主”的权力。现代美国政治历史学家并不讳言
0
《统治与教育》的全部笔记 20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