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思琪的初恋乐园 9.2分
读书笔记 房思琪的初恋乐园
待注销
他也常常说:“我们的结局,不要说悲剧,反正一定不是喜剧的,只希望你回想起来有过快乐,以后遇到好男生你就跟着走吧。”思琪每次听都很惊诧。真自以为是慈悲。你在我身上这样,你要我相信世间还有恋爱?你要我假装不知道世界上有被撕开的女孩,在校园里跟人家手牵手逛操场?你能命令我的脑子不要每天梦到你,直梦到我害怕睡觉?你要一个好男生接受我这样的女生——就连我自己也接受不了自己?你要我在对你的爱之外学会另一种爱?但是思琪从没有说话,她只是含起眼皮,关掉眼睛,等着他的嘴唇袭上来。(P105-106)
思琪,她真的爱过,她的爱只是失禁了。忍耐不是美德,把忍耐当成美德是这个伪善的世界维持它扭曲的秩序的方式,生气才是美德。(P221)

思琪为什么要用“爱”来抵御性侵犯?因为他是老师所以权力地位不对等?因为他有很多知识用以哄骗欺瞒,让思琪误以为这真的可以是爱之一种?因为思琪的自尊心、羞耻心、崇拜心理,故而只能深陷泥淖无法自拔?为什么要做等待启蒙的“小小女生”?只是因为“弱”吗?思琪曾向妈妈求助,房妈妈说:“性教育是给那些需要性的人”,父母的缺席也是致命一击。多想想文字背后的逻辑:“强暴是社会性的谋杀。”

她每次哗啦啦讲电话,讲的无非是台北雨有多大,功课多么多,可是真要她形容雨或作业,她也说不上来,就像是她口中的台北学生生涯是从电视上看来的一样。伊纹隐约感觉思琪在掩盖某种惨伤,某种大到她自己也一眼望之不尽的烂疮。可是问不出来,一问她她就讲雨。只有那天思琪说了一句,今天雨大到“像有个天神在用盆地舀水洗身子”,伊纹才感觉思琪对这个梦幻中的创伤已经认命了。(P140)

在我们关系最亲密的时候,她还是跟我说:“有些事,我没法告诉你。因为你不愿意去懂,你无法懂,你只在意你自己。”我那时百口莫辩,我说我当然愿意理解,只要你愿意讲。最后她还是没讲。 我们都沉浸在自己的幻梦里,在个人精神的抑郁当中。从我们各自的视角来看,我们都撕开过一道裂缝,等人从外部施以援手。而别人能不能看到,我们无法确证。

思琪看见伊纹姐姐把脸转过去看向他的时候,那胡子出现了一片在等待人躺上去的草皮的表情。毛毛先生整个人浴在宝石小精灵的眼光之雨中,他全身上下都在说:我什么都会,我什么都可以,我什么都不是。(P73)
毛毛先生马上站起来,说:“钱太太,你来了。”伊纹姐姐同时说出:“你好,毛先生。”毛毛先生又马上说:“叫我毛毛就好了。”伊纹姐姐也同时说:“叫我许小姐就好了。”思琪非常震慑。短短四句话,一听即知他们说过无数遍。思琪从未知道几个字就可以容纳那样多的感情。她赫然发现伊纹姐姐潜意识地在放纵自己,伊纹姐姐那样的人,不可能听不懂毛毛先生的意思。(P86)
虽然说总是伊纹来去,而毛毛坐在那里,但毛毛再也走不出去了。伊纹整个人白得像一间刚粉刷而没有门的房间,墙壁白得要滴下口水,步步压缩、进逼,围困毛毛的一生。(P119)

这是少女的想象。“我说‘你好’,你说‘打扰’”,曾经百思不得其解的对话,原来只是缺少一个合适的语境。但也只是少女想象的语境。

“我在爱情里有洁癖。”“是吗?”“我说收过那么多情书也是真的,可我在爱情是怀才不遇,你懂吗?你知道吴老师庄老师吧?我说的他们和一堆女学生的事情都是真的,但是我和他们不一样, 我是学文学的人,我要知音才可以,我是寂寞,可是我和寂寞和平共处了这么久,是你低头写字的样子敲破它的。”(P115)
“我爱你,我也是会有罪恶感的,你可以不要增加我的罪恶感吗?”(P127)
那次思琪问她之于他是什么呢?他只回答了四个字:“千夫所指。”(P133)
“那你会腻。”他招招手把她招到床边,牵起她的小手,在掌心上写了“是溺水的溺”。(P148)

老师是爱情般的死亡。爱情是喻依,死亡是喻体。本来,这个社会就是用穿的衣服去裁判一个人的。(P110)
说书,说破她。文学多好!(P133)
在这爱里她找不到自己。她的孤独不是一个人的孤独,是根本没有人的孤独。(P149)
温良恭俭让。温暖的是体液,良莠的是体力,恭喜的是初血,俭省的是保险套,让步的是人生。(P203)

“写实主义里,爱上一个人,因为他可爱,一个人死了,因为他该死,讨厌的角色作者就在阁楼放一把火让他摔死——但现实不是这样的,人生不是这样的。我从来都是从书上得知世界的惨痛、忏伤,而二手的坏情绪在现实生活中袭击我的时候,我来不及翻书写一篇论文回击它,我总是半个身体卡在书中间,不确定是要缩回里面,还是干脆挣脱出来。也许我长成了一个十八岁的自己会嫌恶的大人。但是你们还来得及,你们还有机会,而且你们比我有智慧。真的,你相信吗?你还来得及。”(P163)
“你可以把一切写下来,但是,写,不是为了救赎,不是升华,不是净化。虽然你才十八岁,虽然你有选择,但是如果你永远感到愤怒,那不是你不够仁慈,不够善良,不富同理心,什么人都有点理由,连奸污别人的人都有心理学、社会学上的理由,世界上只有被奸污是不需要理由的。你有选择——像人们常常讲的那些动词——你可以放下,跨出去,走出来,但是你也可以牢牢记着,不是你不宽容,而是世界上没有人应该被这样对待。”(P221)

0
《房思琪的初恋乐园》的全部笔记 987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