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正 9.1分
读书笔记 忠诚之难与共同善
Break my leg

1、案例引入:我们应当弥补前辈们犯下的罪吗?反对的原因:你不能为你没有做过的事情道歉——道德个人主义者,认为人是完完全全独立的,自己是自己,祖先是祖先;支持的原因:我们都是生活在一种叙述性的情景当中,不可能完全独立,是有着“共同体”的属性的。

2、自由主义者:康德和罗尔斯认为权利优先于善,他们不是道德相对主义者,而是认为人们有权利去选择自己的目的。这个中立性框架的吸引力在于:它拒绝去肯定一种更为可取的生活方式和良善观念。

3、共同体的主张:我们都是带着某种特殊的社会身份而进入环境的,我只有在知道自己处于什么环境之后,才能回答我要做什么的问题。认为道德个人主义的观点有着道德上的肤浅,错误的假设“自我脱离于它的社会和历史的角色和状态。”而一个人作为公民,他对自己的同胞拥有特殊的义务,对家庭和国家有着忠诚和责任——它们也是我们存在的一个部分。 三种道德责任: ①自然的义务:普遍的;不需要同意 ②自愿的义务:特殊的;需要同意 ③团结的义务:特殊的;不需要同意

4、引出的各种问题:①爱国主义是一种美德吗?还是一种无知服从?②团结是对自己人的一种偏袒吗?③忠诚能否凌驾于普遍道德原则之上:当我的家人犯了罪,我是否应该举报他?注意:只有当你承认忠诚的主张,能与其他道德主张具有同等分量时,所面临的困境才是一种道德困境

5、几种主张的推理过程: 自由主义者:认为人是完全独立的个体(康德的纯粹理性存在和罗尔斯的无知之幕删除掉身份的存在)+权利高于善->我们要尊重个人自由,建立起中立于各种道德的框架;所以他们否认亚里士多德的目的论。但如果我们接受了叙述性的观念,认为人不可能是完全独立的个体,那么自由主义观念就推不出来了,我们要重新考虑亚里士多德的主张了。

6、共同善

两大难题:①堕胎与干细胞——如果不在基础性的道德和宗教争论中表明立场就无法得到解决。或者说,当涉及到生命的时候,自由主义就变得可疑起来了。支持者和反对者的主要分歧在于,在腹中的胎儿是否是一条生命。②同性婚姻:支持者认为应该给同性恋结婚的自由,反对者认为应该考虑婚姻作为一项政治制度的目的。提出三项政策:a、只认可男女之间的婚姻。b、认可同性与异性婚姻。c、把婚姻制度的政治色彩去掉,让人们自由选择,符合自由主义者的主张。当然,它也就允许了一夫多妻、一妻多夫等等组合,只要大家你情我愿就好。

大法官马歇尔注意到,婚姻不仅仅是两个互相愿意的承认之间的一种私人性安排,而是一种公共认可和同意的形式。“在真正意义上,每个婚姻中都有三个参与者:两个愿意的配偶,外加一个同意的政府。”

为了决定谁有资格结婚,我们就不得不考虑婚姻的目的以及其所尊敬的各种德性。而这将我们带到了一个具有争议性的道德境地,在这里,我们不能在那些不同的、关于良善生活的观念之中保持中立。

0
《公正》的全部笔记 261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