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鸟行状录 8.7分
读书笔记 26 损毁者、熟透的果实
大脚趾在微笑

晚上九点五十我坐在肉桂的电脑前开启通讯系统。我选择了通讯费对方支付,几分钟后对方应允。

我选择首先发讯,有如打网球发球之时。“如果我同意将这座宅院卖你,你可以使久美子回到我这里?”

“首先我排除误解。久美子返不返回你那里终究是她自己的判断,通过前几天的对话你也应该明白她没有被监禁,我无非是提供落脚之处暂时保护她人身安全而已。我能做的仅限于提供你们通话的机会。”

“我的条件非常明白——倘若她回来,我就可以在这座宅院脱身,否则将一直持续下去。”

他简洁地回答了:“你不处于向我提出条件的立场,这不是交易。如果你能从‘公馆’抽身出来,我当然能去说服久美子,但无法保证她一定回到你那里,她是具有独立人格的成年人。但不管怎样,假如你继续出入‘公馆’,久美子将永远不会返回。我可以保证。”

“用不着你保证。我明白你心里的算盘。你想我从那宅院抽身,但即使我这么做了你也丝毫无意说服久美子,你从来没有放过久美子的打算。难道不是吗?”,我叩击键盘。

你用你的脑袋想什么当然是你百分之百的自由。我无法阻止

“我并非完全不处于向你提出条件的立场。对于我在干什么你应该相当耿耿于怀不是吗?”

绵谷升足足停顿了一会,“你对自己估计过高了。你在那里干什么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只是我不愿意蒙受池鱼之灾,故而想在久美子的事情上付出一点努力。但如果你对我的建议不屑一顾,我也没关系,不过是以后不再和你打交道,仅仅保护自己。你和久美子的通话也不会有第二次。”

“话还没完。就像我和久美子说的,我正一步步接近事物的核心。如你所知我脑袋并不灵活但我有的是时间,并且有一天我得出了结论:她离家出走的背后必定藏有我不知晓的原因。只要不破译其潜在的真正原因,她就不会回到我身边。打开那秘密的钥匙则牢牢掌握在你手中。去年夏天我就说我清楚你面具下的货色,那时我只是虚张声势,眼下我正在步步逼近你怀中的真相,你必定也有所觉察才准备下重金收买那块地。如何,所言不对?”

“很难理解你说的话。久美子对你感到厌倦而找了个情人结果离家出走现在渴望离婚,不料你却得出了许多奇妙的逻辑。一句话,从你手中买地的提议现已烟消云散。今天出现了第二篇关于‘公馆’的报道,根据我所掌握的情报,你在那里的名堂已经寿终正寝。你在那大概会见了若干信徒或者顾客,如今那里已是世人瞩目的危险之地,他们大概也不会再去了,没有顾客你则无钱进账,迟早关门大吉。我只需等待熟透的果实掉下地来。”

这回该我停顿了,“的确如你所言。但距离耗尽资金仍有数月的时间,这段时间我可以做很多你意料不到的事。仅说一例:你最近没做不开心梦吗?”

俄顷,画面有字排出:“对不起,恫吓对我不起作用。你的无聊呓语还是留给你那些出手大方的顾客好了,如果他们还能回来的话。再聊下去也是徒劳无益,差不多可以了。我很忙。”

“且慢。你听完我的话也不吃亏。我可以使你从梦中解放出来,我只需要久美子回来即可。这就是交换条件,不难吧?我理解你企图将我一笔抹杀的心情,也理解你尽可能不同我做交易的心情,你用你的脑袋想什么百分之百是你的自由,我无法阻止。可即使是你,夜晚也必须来临,睡觉必然做梦,而你又无法选择自己的梦,对吧?有一点想问:你晚上到底换几件睡衣?不是洗都洗不完的吧?甚至你对久美子死去的姐姐做的什么我都可以推测得出。不骗你,迄今为止你一贯地损毁各种各样的人,并且将继续损毁,但你无法从梦境中逃脱。所以还是将久美子归还为好。另外,别再对我装出某种‘样子’,我正在稳扎稳打地接近你面具下的秘密,你打心眼里战栗,最好不要遮掩你这种心态。”

我按下了发送的回车,与此同时,绵谷升切断了通讯。

0
《奇鸟行状录》的全部笔记 371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