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卜生戏剧集(三卷) 9.1分
读书笔记 布朗德
大大大大仙

7~45页

1、一个人不管他有多聪明,多有学问,反正不能干他干不了的事。转过身来吧,别这么死心眼,一条道走到黑!人只有一条命。一旦送了命,可不会有第二条。这里最近的农庄有六英理地,雾又浓得能有用刀切。

2、有人曾经证明,虔诚的信徒能够不湿脚地走过去。

嗯,不错!不过那是老话。如果你会沉下去,沉得无影无踪。

3、如果上帝需要我死,那就洪水也好深沟也好,风暴也好,我都欢迎。

这人疯了。

4、当初发生过好多叫人叹服的事儿;这年头都没了。

回家去吧。你活着跟死了差不多。你不认识上帝,上帝也不认识你。

5、不过只要你们胸中激荡着意志力,只是缺少力量,我就愿意减轻你们道路上的艰难。我的背酸的要命,我的双脚在流血;但是我可以轻而易举地、高高兴兴地背你走。但一个人凡是你所力不能及的事就不敢想,别人帮忙也不用。哎,性命啊性命!这些人如此惜命,想来真叫人难过。每一个小人物都把命看得那么重,好像世界的得救,所有人灵魂的健康都压在他单薄的两肩上。上帝保佑!他们愿意做出许多牺牲;但是性命,性命,必须保全。

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有两个想法,一想起来我的心就笑的直颤。为此那位老舍监太太罚我在太阳地里站着,晒得皮肤都黑了。我想像一只猫头鹰害怕黑夜,一条鱼得了恐水症。我笑出了声。我想偷偷地把这两个想法打发走。他们是试探着我。那么哈哈大笑,又为了什么?准是因为我模模糊糊地意识到一种差别,万事万物实际如何同应当如何之间的差别,不得不咬牙忍受和感受这种负担,难以容忍之间的差别。在这个国度里,健康的也好,有病的也好,几乎人人都活得像那只猫头鹰和那条鱼。他注定要在深水里劳作,生来就在暗夜里过,但他害怕的正是这个。他在痛苦中脚步踉跄地走在海滩边,他遮住了自个儿天空中的星星,真想上天呼号:“给我空气和阳光。”

那是什么?听起来像是歌声。不错,是歌声中夹杂着笑声。听,一声喊叫,又是一声,第三声,第四声,第五声!太阳出来了,雾开始散开。我看见了整个茫茫高原。一伙寻欢作乐的人站在晨光沐浴的群山之巅。他们的影子落在西边高原上。他们彼此握手,互相告别。现在他们分手了。俩个人朝西走来,其余的向东。他们挥动手臂、帽子、面纱,最后道别。有一圈阳光落在他们四周好像雾在他的面前步步后退。每一道坡,每一条路都披上石楠的绿装?春天也似乎围着他,和她笑。他们一定是兄妹两,手携着手,在石楠的绿毯上蹦蹦跳跳。瞧那姑娘脚不沾地,他呢,轻巧自如,像杨柳条。哈,她从他身边溜走了!他刚逮住了他,他又逃脱了!这下子,一个追,一个逃,成了一场游戏。听,他们的笑声变成了歌声。

6、那么你的最终目的地呢?

不要问。

嗯,等着你们俩的船也把我载走。

好啊,那是载我们新婚夫妇的骏马!想想看,他和我们同路!

对,不过是我去——守灵。

去守灵?

真的吗?下葬的是谁?

就是你刚才所说的,你们的上帝。

是的,每一个奴隶的上帝,每一个劳役者的上帝,要在光天化日之下穿上寿衣,放进棺材,送入坟墓。事情总有一个尽头。你现在应该明白:几百年来,他一直称病。

有病的是当今这一代人,他们需要治疗。你相信那些细枝末节却看不见大局。你要把全部痛苦的负担留给一个人。人家告诉你,这个人来到世上,为了你们受残酷的刑罚。他带上了荆棘之冠,好像你们自由自在,跳舞作乐。

哦,我明白了!这是如今城里乡下都很时兴的新调子。你是属于最新的那一派。这派人说尘世的一切欢乐都是虚妄,他们要使全世界由于怕踏入地狱而痛哭流涕的忏悔。

完全不是,我不是宣讲福音的人;我不是作为教会的牧师说话。我算不算个基督教徒,我也说不清。但是有一点我敢肯定,我是一个人;我刚肯定,我看出了把这个国家的人的意志消磨耗尽的毛病。

享乐不会成为人身上的病;如果称为病,那也没有什么关系。假如你喜欢一心寻欢作乐,那就请你天天寻欢作乐。但要前后一致,不可今天,今年是一个样子,明天、明年又是一个样子。不管你干什么,都要完全彻底,而不要半途而废。酒神的信徒,一是很清楚;酒鬼则是其中的败类。

挖苦人家一通容易,宽容则要高尚得多。

7、这不是打趣。这正是我们这个国家各个家庭中上帝的模样。天主教徒把就是的英雄变成一个吃奶的婴儿,同样,你们把天主变成一个几乎像小孩般幼稚的老朽。正如教皇只落得成为留在彼得宝座上的一串钥匙的主人,同样你们把上帝从南极到北极的国土缩减成为教会。你们把生活同信仰和教义分离。谁也不管如何,按照信仰生活。你们致力于提高灵魂,而不是生活的完全彻底。为了敷衍应付,你们需要一个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上帝。这一代人的上帝跟这一代人一样,一定也是未老先衰,应该把它化成秃顶而在睡帽的形象。然而这不是我的上帝!我的上帝是风暴,你们的上帝是和风;我的铁面无情,你们的装聋作哑;我的普爱众生,你们的心如木石。我的那样年轻,不是60岁的老爷爷!当他在烈山上燃烧的荆棘中,有如烈火一般站在摩西面前,将巨人站在一个侏儒面前的时候,他声如洪钟,雷霆,令人生畏。他是太阳在基变谷停住,做出了无数奇迹。要不是这一代人像你这样松松垮垮,他会做出奇迹。

我不想创新;无非是坚持永恒的事理。我工作不是为了给教条和教会捧场。这两者既然有一天产生,那就可能有哪一个晚上消灭。我们知道,每一件创造出来的事物都会有他的结局。他受虫蛀侵蚀,按照一切规律,必然要让位给新事物的幼芽。然后有一样东西是经久不灭的,那就是圣灵,他不是生下来的,而是在混沌初开的世界的早晨,从孑然一身形影相吊的状况中被救出来的。是人的信仰在凡人肉身和圣灵之源两者中间架起的一个桥梁。如今由于这代人对上帝的看法,圣灵被叫卖。但是从这些碎片中,从这些断肢残还之中,一个完整的圣灵终会再现。

你走的道路是野的,你的灵魂也是野的,像一个音箱碎裂的乐器。平庸只能产生平庸,而恶却容易改造为善。

8、你们的上帝从来造不出奇迹。

一个临死的有罪的灵魂,不能等待风平浪静。

以前我眼盯着这尘世,现在我仰望着苍天。

可是那两个吓傻的孩子,蹲在烟囱角落里,睁着眼睛,一声不响,像两头留在窝里的小鸟,他们只是茫然望着望着,甚至不知道望些什么。他们的心灵打上了一个烙印,不管时间如何消逝,即使他们成为弯腰驼背,须发花白的老人,这烙印也不会磨灭。对于这两个孩子,生命的河流,就从这可怕的源头开始。他们从此要在他的黑暗行为的阴影下成长,连火葬的烈焰也不能总划着记忆的试题。他不会想到:他的这两个孩子将承受着沉重的负担。也许从他们开始,罪恶的链条将一环一环地延续下去。为什么?那虚无的深渊会回答:“因为他们是他们父亲的儿子!”沉默抹不掉这个事实,仁爱也不能。这代代相传的罪孽的责任究竟从何人开始?当大审判来到时,这将是怎样一次审判?谁来搜集证据?

一个人有一样属于她的东西,他不能给!那就是他的内在的自我。他不敢束缚他,禁锢他,堵塞它的使命的河流。他们必须不停的奔流,归入大海。

9、求诸自我!那是一个世界!那是正路。一个人的内心只有一个世界,新生的准备迎接上帝的世界。在这个世界中,啄食意志的秃鹰将被宰杀,当新的亚当将告诞生,那时候,不管是俗世呻吟于苦役抑或沉缅于欢乐,都由他去。不过他要和我作对,要处心积虑的毁坏我的事业,老天在上,那我就要和他厮杀一场!这世界要容许人不折不扣地实现他的自我,这是人的正当权利,我的要求,不过如此!不折不扣地实现自我!但是背着一声承袭的孽债,如何实现自我呢?

10、不管你有多精明,你把我看作这个家族的一员,真是看错了。许多住在山里海边的人,就是这样爱自己的儿女。你把自己的孩子当作一个管家,我把身后的一点破烂衣衫交给他。你有时间想到人不免一死,于是你抓住了这一点,把你的家产同你的门庭连在一起,以为这样生和死就近于有没有界限。你以为一代人一代人的年岁加起来就等于永生。

你呀,盲目的女人,你就不会学会睁开眼睛看看?你毁损的上帝在这尘世的居所;他给你的灵魂,你把它糟蹋了。你生下来,他赋予你的形象,你玷辱污垢他了。原来长的翅膀的灵魂,你将他的翅膀交掉,由他堕落世俗的泥沼,有一天,上帝查问他赋予你的形象时,你会去哪儿?

在悲惨痛苦的劳役中浪费了的全部人的价值,可以有另一个人的善意来还清。而浪费人的价值,这件事本身则是罪孽的,为此必须用悔来洗赎,否则只有灭亡!

你要记住,我的要求是严格的——我要全有或全无。如果你半道上受不住,你就等于把自己的生命扔进大海。在要紧关头,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

0
《易卜生戏剧集(三卷)》的全部笔记 8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