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科学的危机与超越论的现象学 8.9分
读书笔记 笛卡尔独断论迷梦
子莒

笛卡儿并没有深人思考这样一个事实。即正如感性的世界日常生活的世界,是感性的思维活动的思维对象一样科学的世界是科学的思维活动的思维对象。而且他也没有注意到他所陷入的循环论证:当他证明上帝的存在时,就已经预先假定了进行超越自我的推论之可能性,然而这种可能性本来只有通过这种证明才能建立起来。下面这种想法他是决不会有的,即整个世界本身可能是从以多种多样方式流动着的思维活动的音遍综合中产生出来的思维对象;在更高的层次上,以此为基础建立起来的科学的思维活动之理性的成就,对于科学世界可能是决定性的。但是这样一种思想现在不是由贝克莱和休漠提出来了吗?—在这样一种前提下,即这种经验主义的背理之处的理性主义中的磁论的动机,仅仅在于某种被信以为真的不言而喻性,由于这种被信以为真的不言而喻性,内在的理性预先就被排除了。从我们的批判描述的观点来看,由于贝克菜和休谈将笛卡儿的根本问题复活,并加以彻底化,就使”独断的”客观主义极大地动摇了:不仅动摇并激励着当代人的数学化的客观主义,(这种客观主义实际上将种数学的一合理的自在归之于世界本身,我们在我们的或多或少完善的理论中对这个自在加以摹写,并且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越来越完善地摹写),而且动摇了在数千年间一直起支配作用的一般客观主义

0
《欧洲科学的危机与超越论的现象学》的全部笔记 24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