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巴塔哥尼亞快車 8.9分
读书笔记 一——五章
瀞語

搭飞机的乘客等于是时空旅人。

时间变短了,或者该说时间扭曲变形了,使他从一个时间区离开,然后在另一个时间区出现。

飞机使我们对空间不再敏锐,我们遭受束缚,一如身着盔甲的恋侣。

重要的是旅程,而非抵达;是旅行,而非降落。

国旗,似乎是美国人的执念,某种我以为与原始的政治思维有关的形象崇拜。

火车准确地表现出一国的文化:肮脏落后的国家有肮脏落后的火车;自信、有效率的国家亦可从奔驰铁轨的各色火车看出端倪,譬如日本。

这儿弥漫着深闺的氛围,不只女性主义者会因此皱起眉头,甚至连强硬的右派人士也会心怀怜悯。既然这群外表明丽的女孩,至少有一半可能修过社会学,她们理当不会没注意到,自己与苏丹南部的丁卡妇女有多么相像。

德州人把大街、新的购物中心与无数贷款公司整个儿拥在怀中,一边还说:“几年之前,这儿只不过是一片荒漠。”墨西哥人追求的事物则截然不同,他督促你要忽视今日的污秽、默想昨日的光荣。

墨西哥的金字塔——譬如特奥蒂瓦坎、乌斯马尔、奇琴伊察等地——显然是人类梦想造山的努力成果;它们与天然景致浑然一体,处处模仿大自然的鬼斧神工。神王必须表明,自己有能力复制神创的地景,金字塔就是此念的具体证明。图拉的荒原,景色一片萧条,但托尔特克人的巧工将会流传至下一世纪。

我毫无想再见墨西哥城一面的念头。说得严格些,这儿令人迷失。这是一个幅员辽阔、烟雾弥漫的首善之区。也许正因如此,本世纪两位最坚决的流亡者托洛斯基与特拉文,才会选择墨西哥城作为避难之所。

在墨西哥,英雄几乎永远是尸首的同义词。

痛苦是最难记住的感觉:记忆是仁慈的。

典型的墨西哥餐点小贩,就是站在火车月台上,顶着一头苍蝇的妇人。

萨伯特克人的爆发力很容易受到低估:忍耐往往貌似落败,沉默则酷似归顺。

一毛不拔的人对于友情一如金钱一样吝啬;猜疑、不信、缺乏好奇。

0
《老巴塔哥尼亞快車》的全部笔记 4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