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桃的滋味:阿巴斯谈电影 9.3分
读书笔记 诗歌与电影
诚与实

电影

当观众们未被剥夺理性时,不必屈服于情感勒索时,他们用更有意识的眼睛观看事物。一部好电影让你无法动弹。它挑衅,唤醒内在的东西,在电影结束后很久仍在拷问你。一部好电影需要由你来完成,在你脑海里,有时在很久之后才真正完成。(18)
主流电影展现得那么多,以至我们不再有可能自己想象。… 观看我们不应该见证的东西相当于偷窥或色情作品。我总是遵守自己的规则,不去我不必去的地方。(211)

诗歌

我反复读它们。诗歌并不容易理解,因为并不是在讲一个故事,摆在我们面前的是一系列抽象概念。诗歌的精髓是一定程度的不可理解。一首诗,按其本性,就是未完成及不确定的。它邀请我们去完成它,去填充空白,去把点连成线。破解密码,神秘便揭示自身。(23)
谁会因为不理解一首诗而批评它呢?甚至“理解”一首诗是什么意识?我们能理解一首乐曲吗?我们能理解一幅抽象画吗?我们对于事物都有自己的理解,自己的门槛,在那儿模糊理解了,这时困惑来临。对于诗歌来说,无法期待即刻的、完全的理解。这种东西需要努力才能获得。
以电影来说,太多电影只是在灌输。观众被引领着不断期待清晰统一的信息。他们消费而不思考,因而习惯于反对有开放式结尾的电影。… 出于习惯,他们不加质疑地接受提供给他们的东西,过量的信息、命令或解释,而没有兴趣自己发现事物。他们希望能够直截了当地看一部电影并立刻完全理解它。如果有一个瞬间是模糊的,整部电影都会变得令人困惑。我喜欢半完成的电影模糊的样子,我喜欢模棱两可。我是一个要求观众比平时看电影做更多努力的导演,希望观众在暂时的困惑中思考,通过那样做来表达他们自己。(25)
一部具有诗歌精髓的电影有一定的模棱两可性,可以有很多不同的观看方式。它允许幻想进入,在观众的想象中发展,引发各种诠释。诗歌要求我们把主观感觉和想法与纸面上的感觉和想法结合起来以发现它的意义,这意味着我们的理解是非常个人化的。要不是有潜意识,大部分我们认为是艺术的东西都不会成功。(27)

笔记:想到的是,每当看到一本好书、一个好电影,或者任何喜欢的事物,会想要看另一个人的评论,似乎这样可以让自己那些隐秘的个人感受变得更加坚实,近乎一种偷窥的癖好。明明知道自己因为美的艺术,感受到了一种崇高的精神愉悦,这种个人的体验却是飘忽不确定的,所以需要一种他者的观点来刺激,即便明知他者的观点常常庸俗,甚至形诸语言本身就是庸俗的,却依旧会放任这种欲望。正如性之于爱情,重口味的饭菜之于美味佳肴。

读到这里的时候,想到这种放任欲望,大概是因为对于精细、崇高的情感的不确定的焦虑。比如,习惯不理解是不可接受的,所以长久以来没有尝试过读诗歌。对于抽象画倒是可以与之神交,或许是因为观赏绘画是在欧洲养成的习惯,是在接受了木心、陈丹青的熏陶之后,完全信任自己的眼睛与感受。

没有对于个体的独特感受的坚信,没有自我,是无法欣赏艺术的,更不要说成为艺术家了。欣赏艺术其实是以强大的自我的灵魂与作品展现的创造者的灵魂在沟通。只有一个有力量的灵魂,才能从这种撞击中感受到另一个灵魂的光彩。

现在的娱乐电影、电视剧、综艺节目,其实是在喂养现代人萎缩的灵魂,就像曾经在自然里奔跑的生灵被圈禁在社会当中,人类心灵的自由已经萎缩到依靠商业资本的喂养了。突然有些理解何谓孱弱的灵魂,何谓精神阉割。

0
《樱桃的滋味:阿巴斯谈电影》的全部笔记 51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