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guage Contact in Japan 评价人数不足
读书笔记 Conclusions
尾上✖威嚇

“结论”一章的翻译:

  将语言接触作为一个社会过程来分析,尚无综合可行的理论范式和方法范式。所以,第一章阐述了一个统一框架,在具体环境下对语言接触现象进行认定。
  然后,第二章、第三章将这种框架应用于宏观社会语言学,对日语两千年来语言接触史中的渠道、中介、范围、阶段、动机、态度以及结果进行详细讨论和分类。日语史中几乎始终贯穿着语言接触现象,尽管其中有短暂的反接触时段。首先可以发现,政治环境对语言间关系的开发和维护起决定性作用。“远距离的多方语言环境”是一千年来日语语言接触环境的主要特征。事实上,双语社会时代只存在于8世纪和19世纪中叶两个阶段,都是只流行于上流阶层。强调了与汉语接触的意义,即:影响了正写法,并积累成为一个用来表记外来词(包括后来的欧洲来源词汇)的体系。第二章的分析在另一个层面上通过历时数据的社会语言学角度间接证明了这一点。
  本书的后半从第四章起,给出了一手研究,在对各种形式和语境的变化的观察中,探究并总结了推动大规模英语接触的共时的社会力量。为捕捉正在进行的语言接触中的社会语言学动力,使用了多种田野调查的方法:包括对大众传媒数据的观察和调查,以及社群态度的统计分析。
  第四章阐释了日语语言借用中涉及的词汇创新和吸收的五个阶段,显示出:以当代的教育环境来吸收英语,无法保证双语社群的基础。不过有趣的是,当代的语言接触现象(包括混种语、单一英语化、首字母缩略词、和制英语、语码转换和混合等)并不准确对应第一章提出的“远距离的多方语言环境”模型;而是与上流阶层语言向下流阶层渗入(或双语的主流社会)有关。现代日语与外来词汇大量接触的特征,主要是全球化的经济和科技交流以英语为主要媒介造成的,也加强了英语词汇的流入。所以说20世纪末的英语化过程是最卓越的,因为这一时期的语言接触距离远、速度快,且作用于一个普遍单语的社会。日本用130年时间对欧美现代化道路进行亚洲翻版,同时吸收外来词汇资源以满足西方霸权形象的特定社会需求,这是大量语言输入在日本国内的重要因素。但对于后者,观察到外来语的语义借用多是表面的物质含义,而很少有抽象的文化含义。
  在科技、商业、大众传媒等领域中以“现代化”为动力吸收外源词汇,使得英语化的新闻标题、人名、商标、口号、公众传播中的招牌逐渐盛行。
  第五章是对表记英语语音的几套正写法的系统总结,突出了语码交替模式的复杂性和多样性。在和制英语形态学对源词汇的合成和剪切处理的分析中,凸显了汉语接触模型的内在重要性。由此造成与源语的差异,似乎并不是由权威的强制推行所致,而是日语群体自己的趋利选择。
  第六章对群体态度进行了社会语言学调查,结果显示,尽管在老年人和教育程度低的群体中,外来语的理解度不高,但整体拒斥语言接触的程度较低。只要这种词汇生态继续存在,对语言接触的容忍就成为其长期存在以及继续演进的基础。研究表明,外来词汇接触在群体中最活跃的潜在传播者和支持者,至少具有一条以下特征:接受过高等教育、白领阶层、19-29岁之间。外来语的传播没有显著的性别差异。
  第七章将外来语言资源的广泛应用(包括当初出人意料的负编码、委婉语、涂鸦、轻蔑语等)汇总成为一个四个主要策略的社会功能模型:语言接触的动机阐释为四个抉择的集合:升级/西方化、补偿、暧昧和故意错乱语言编码。这四种策略都与特定的文本形式、特定社交需求的满足相适应。社交需求中有:塑造形象、融入小团体、娱乐、专业术语、现代化/西方化、礼貌、回避、反抗、嘲笑和幽默。
  本书的观点和数据应该对语言学以及其他对人类适应性的一般问题,特别是“语言操控和同化下的社会符号秩序维持和变化”有兴趣的社会科学家的研究有帮助。对于外部接触导致的语言变化的起因和模式,本书给出了很多重要见解。此外,本研究还对很少研究的“单语社会环境下发生的语言接触过程”给出了重要解释。以往从纯结构主义角度入手的现象,本书从社会人类学视角,用全新的理论和方法来入手。
  最后,对于寻求跨文化比较和共性、以及不遗余力寻找“英语与其他语言不断拓宽、加深的内在联系”的研究者,本书关于英语在非母语环境中的变异的研究成果将会有用。
0
《Language Contact in Japan》的全部笔记 1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