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 8.9分
读书笔记 全部
游荡的猫猫

1. 当主角身为警察的时候,原本不具什么杀伤力的獠牙,却因为公权力的加持而变得威力强大且面目狰狞。没有人是故意使坏的,因为人类的劣根性原本就深植于每个人心中。也因为没有人故意使坏,而是人性原本就坏,所以也不会有任何罪恶感,自私得理所当然,常常让拥有全知观点的读者看得咬牙切齿。

<64:史上最凶恶绑架撕票事件 ([日]横山秀夫)>

2. 光明永远伴随着最深沉的黑暗——这就是横山作品的醍醐味,愿与你共享。

<64:史上最凶恶绑架撕票事件 ([日]横山秀夫)>

3. 大家全都浸泡在同一锅温水里,差别只在于有人已经浸到颈部以下,有人才浸到下半身而已。

<64:史上最凶恶绑架撕票事件 ([日]横山秀夫)>

4. 害怕的从来不是失败而是被上头判定为失败的失败。

<64:史上最凶恶绑架撕票事件 ([日]横山秀夫)>

5. 语言是一种武器。是前端磨得锋利、可以把对手的心戳出千疮百孔的心理战工具。

<64:史上最凶恶绑架撕票事件 ([日]横山秀夫)>

6. 尽管如此,组织还是在运作着。讲得难听一点,就是“位阶造就个人”。无论办案经验多浅、实际绩效多差,一旦坐上了部长的宝座,任谁都能摆出一脸刑事部最高指挥官的嘴脸。

<64:史上最凶恶绑架撕票事件 ([日]横山秀夫)>

7. 不管过程如何,结果就是一切。

<64:史上最凶恶绑架撕票事件 ([日]横山秀夫)>

8. “今天是为了今天而存在的,明天是为了明天而存在的。”

<64:史上最凶恶绑架撕票事件 ([日]横山秀夫)>

9. 人的一生有时候是由偶然造成的。”

<64:史上最凶恶绑架撕票事件 ([日]横山秀夫)>

10. 回去你该待的地方。 人的一生有时候是由偶然造成的。

<64:史上最凶恶绑架撕票事件 ([日]横山秀夫)>

11. 狩猎不再只是为了生活,对于想要留在猎场上的人来说,狩猎不仅是唯一的乐趣,也是最享受的娱乐。

<64:史上最凶恶绑架撕票事件 ([日]横山秀夫)>

12. 身为一个上司,只想要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部下,这

<64:史上最凶恶绑架撕票事件 ([日]横山秀夫)>

13. 这番话就像是在充满了血腥味的杀人现场,听到杀人是不对的那种话一样。如果把这套派出所主义的原理套用在广报室,在那道厚厚的墙壁上,别说是窗户了,就连个针孔也钻不出来。这股不知如何是好的温差甚至让人充满了无力感。美云的慷慨激昂如实地点出广报室是怎样在绞尽脑汁应付记者,但无论她怎么大声疾呼,对于被高层斗争吞没、处于窒息边缘的广报室来说,是很难有共鸣的。

<64:史上最凶恶绑架撕票事件 ([日]横山秀夫)>

14. 三上也当了二十八年的部下,所以很清楚这世上根本不会有打从内心顺从的部下,也没有任何一个上司可以掌握住部下的内心世界。然而上司却自诩为神,每来一个部下就开始思考这个部下好不好用并对部下加以分类,这家伙是这样的部下、那家伙是那样的部下,为了方便自己一目了然,还为部下一一贴上单色的标签。 在家也是。 没错,对家人也是如此。 个性温婉,凡事低调的贤妻。心地善良,很爱撒娇的女儿。有一天,就突然为家人贴上这样的标签,然后过了五年、十年,从来也没有想到要确认或修正,就这样放着不管。

<64:史上最凶恶绑架撕票事件 ([日]横山秀夫)>

15. “我现在就像置身于枪林弹雨中,但是却连开战的理由都不知道。”

<64:史上最凶恶绑架撕票事件 ([日]横山秀夫)>

16. “而刑事部长就是山顶,一旦仰之弥高、望之弥坚的山顶被夺,刑警们一定会陷入混乱、消沉。”

<64:史上最凶恶绑架撕票事件 ([日]横山秀夫)>

17. 为了家人,什么事都忍过来了……。 不对,不是那样子。家人只是借口,自己才是最重要的。每当他在组织里的立场受到威胁的时候,他就把家人搬出来,告诉自己要忍耐。但他其实很清楚,就算失去家庭什么的他还是能活下去。但是一旦在组织里失去容身之地,他就活不下去了。如果无法认同、接受自己就是这种男人的话,到死为止都无法找到描述自己的方法了。 他的心里变得非常扭曲。 ——二渡又是如何呢?

<64:史上最凶恶绑架撕票事件 ([日]横山秀夫)>

18. 他决定两边铺好的路都不选。组织内部的权力游戏根本没有什么正义不正义可言。但是身为警察,还是有所谓的个人工作立场。派出所有派出所的、刑警有刑警的,广报官也有广报官的正义与不正义。 人的一生有时候是由偶然造成的……。 他似乎有些明白了。自己是D县警的广报官,不管是一瞬还是一生,这都是个无可动摇的事实。

<64:史上最凶恶绑架撕票事件 ([日]横山秀夫)>

19. 当所有的后路都被切断,或许才有机会发现另一条新的路。一条不用耍策略的路,一条可以试着相信自己以外的世界的路。”

<64:史上最凶恶绑架撕票事件 ([日]横山秀夫)>

20. 说来讽刺,只有始终不曾深入广报这项工作的藏前,看得清“内”与“外”的风景。就像刑事部与警务部、广报室与记者室的关系。虽然都是各自独立、截然不同的存在,但是只要从超然的角度来俯瞰,两者皆为生活在同一口井里的居民。别说是专业的广报人诹访了,就连三上、甚至是美云,也都忘了要抬头看一看天空,只是一味地想要在井里找出个答案。真正的“外面”并不是媒体,而是铭川和雨宫。但他们居然看不见这么理所当然的事。

<64:史上最凶恶绑架撕票事件 ([日]横山秀夫)>

21. “我们不需要新的广报官——这是俱乐部一致的决议。” 山科完全收起平常吊儿郎当的样子说道。脸上的表情令人感到意外,原来他也会有这么认真的表情啊!仔细一看,每个人的表情都是前所未有的正经。就连秋川也一反冷嘲热讽的模样,看起来纯粹就是一个对工作充满热情的年轻人。 感觉有一阵风拂过脸颊。他以为窗户开着而回头一看,但并没有。 “还有,这个还给你。”

<64:史上最凶恶绑架撕票事件 ([日]横山秀夫)>

22. 他已经完成身为广报官的职责,虽然也因此失去很多东西,接下来可能还会失去更多东西也说不定。不过他的心清澈透明,不安和悔恨全都慢慢沉淀,上层的澄净宛如救赎一般在心头荡漾。 背后传来此起彼落的笑声。 三上细细地品尝唯一的真实感受。 不是在刑事部的房间里而是在这里,他终于有了自己的部下……。

<64:史上最凶恶绑架撕票事件 ([日]横山秀夫)>

23. 三上感觉自己是在对着一片黑暗大喊。深邃的森林,光线无法抵达的深海。第一封信上写的:“告诉我你在哪里,可以的话我去找你”……。

<64:史上最凶恶绑架撕票事件 ([日]横山秀夫)>

24. “不是时间的问题。无法理解的事再怎么努力也无法理解。就算

<64:史上最凶恶绑架撕票事件 ([日]横山秀夫)>

25. “我想肯定会有那么一个人,不会要求亚由美要变成这样或是那样,而是愿意接受亚由美原有的样子。那个人会默默地守候她,跟她说‘你很好,只要保有你原来的样子就好了’。有那个人的地方,才是亚由美安身立命的地方。只要是在那个人的身边,亚由美就能活得自由自在。但这里不是那个地方,我们也不是那个人,所以亚由美才会离家出走。”

<64:史上最凶恶绑架撕票事件 ([日]横山秀夫)>

26. 而且我爸和我妈对我都很好,但我就是觉得很孤独,也从来没有告诉过父母自己真正的想法,更是从未感受彼此有过心意相通的时候。因为我知道不管我说什么,他们都不会懂。我不知道为什么,但我就是知道。放学回到家,明明我妈在家,家里却仿佛一个人也没有。我知道她会问什么,无非是今天学校里发生了什么事之类的问题,也知道自己会怎么回答,那是一种非常空虚的感觉。即使我爸回来也一样,家里依旧是没有半个人的感觉。即使现在回想起来,记忆里也全是没有人的风景,例如从窗户吹进来的风和阳光、绽了线的沙发、架子上满布尘埃的玩偶……”

<64:史上最凶恶绑架撕票事件 ([日]横山秀夫)>

27. 除非是像辻内那样对自己的成功没有一丁点怀疑的男人,否则皆无法爬到金字塔的顶端。

<64:史上最凶恶绑架撕票事件 ([日]横山秀夫)>

28. 上帝赋予我们一双手,不能因为水很脏,就认为把手弄脏也没关系。

<64:史上最凶恶绑架撕票事件 ([日]横山秀夫)>

29. <人生不会只有坏事,一定会有好事发生的>

<64:史上最凶恶绑架撕票事件 ([日]横山秀夫)>

30. 诹访变得十分沉默,但不是因为疲惫,而是被东京媒体那种完全不在同一个档次里的阵仗给吓到了。规模差太多了。这样的文化冲击深深地打击到他身为一个广报人的自尊心。藏前的情感似乎已经麻痹,把自己身为软体动物的触角全部收起来,又躲回那个百无聊赖的行政人员的壳里。美云则是变得视野狭窄,已经无法全面顾及广报的职责,只是认真地担心落合的身体。每当落合前往特搜本部一趟,就用原子笔在手心里画正字。“太危险了,再这样下去的话会出人命……”

<64:史上最凶恶绑架撕票事件 ([日]横山秀夫)>

31. 刚脱离双亲的庇护自力更生,记住工作的流程、记住回家的路、记住路上的店、吃饭、睡觉、生活、烦恼、用自己的双脚踩在大地上。这里才是自己出生的地方,是比故乡还要故乡的地方。所以当这块土地受到蹂躏时,是一件多么悲哀、多么不甘心的事啊!

<64:史上最凶恶绑架撕票事件 ([日]横山秀夫)>

32. 这是为了重新回到记者会场那个充满了扭曲的正义与特权意识的密闭空间所必须要有的仪式。 ——

<64:史上最凶恶绑架撕票事件 ([日]横山秀夫)>

33. <做人总有能说的事跟不能说的事>

<64:史上最凶恶绑架撕票事件 ([日]横山秀夫)>

34. <你没听过一句话吗?只有违法者才会对违法的人强调什么才是正轨>

<64:史上最凶恶绑架撕票事件 ([日]横山秀夫)>

35. 他不只是来做客,他得把所有发生在这个“家”里的事转述给外面的世界知道……。

<64:史上最凶恶绑架撕票事件 ([日]横山秀夫)>

36. 老巢再破再烂,终归还是老巢。

<64:史上最凶恶绑架撕票事件 ([日]横山秀夫)>

37. 刑警是世界上最轻松的工作。要是听到这句话,幸田会做何反应呢? 事件总是一再地考验着人性。三上在夜色中一步一步前进。

<64:史上最凶恶绑架撕票事件 ([日]横山秀夫)>

38. <我啊……对于每一个初次见面的人,都会用眼神问他们一个问题——你是64的真凶吗?>

<64:史上最凶恶绑架撕票事件 ([日]横山秀夫)>

39. 所有人都有可能是64的真凶——松冈是这样度过这十四年的吗?即使面对女儿被绑架的被害人,依旧毫不留情地用眼力仔细观察着。年龄、稍微有点沙哑的声音、抽掉女儿被绑架的慌张后却依旧有些多余且可疑的举动、面对刑警的闪躲眼神、正因为是64的真凶才会受到64模仿犯的报复。有了这些假设,再从“终点”回推到“起点”的时候,就连上一开始的“ま行”无声电话了。

<64:史上最凶恶绑架撕票事件 ([日]横山秀夫)>

40. <别想太多,只要用来让真凶自爆即可>

<64:史上最凶恶绑架撕票事件 ([日]横山秀夫)>

41. 三上的眼睑自然而然地垂了下来。 感觉脚边的沙被海浪带走了。美那子并非哀莫大于心死、也没有逃避现实,而是勇敢地面对生与死的这个课题,找出可以让亚由美活下去的条件,创造出绝对可以满足那些条件的“某个人”,在心里建构起一个亚由美绝对还活着的世界。为了让亚由美活下去,即使把身为母亲的自己从那个世界里抹杀掉也在所不惜。 三上呢……? 只是一味地逃避。只是在一步步不断后退的情况下,慢慢地接受逼到眼前的现实。受制于社会的常识与刑警的经验,就连成为一个盲目的父亲也办不到。

<64:史上最凶恶绑架撕票事件 ([日]横山秀夫)>

42. 就是这个人。三上的“某个人”肯定就是美那子。他是知道的,从很久很久以前就知道了,只是一直装作没有注意到的样子。谁知装着装着,还真的变成什么都没有注意到了。真是个傻瓜,大错特错了。

<64:史上最凶恶绑架撕票事件 ([日]横山秀夫)>

43. 当所有的情绪互相抵销的结果,感情的指针就停在零的地方,动也不动。

<64:史上最凶恶绑架撕票事件 ([日]横山秀夫)>

��uԱ2R�

0
《64》的全部笔记 7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