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色四藩 9.0分
读书笔记 第53页
NADPH

一些今天被认为是历史事实的东西,或者今天已经成为某种“传统”的东西,往往是一种虚构,是在历史的影子下再创造出来的“当代”神话。这种“传统”或神话的根据不是历史,而是它所产生的那个时代的具有统治地位的意识形态的需求,文化霸权则是它的助产婆。历史和对历史的记忆往往有很大的出入,但这绝不是因为人类的健忘。 绰克图台吉这个人物,在他身后300余年的历史上,在蒙古人的公共记忆中充当了“鬼”和“神”两个极端的角色。所谓的公共记忆,就是一个认同体(比如一个地域、一个组织、一个文化团体、一个阶层、一个民族或部落,等等)的集体记忆,是与某一个个人记忆相对而言。对某种历史事件或某一个历史人物的公共记忆而言,它是按照共同体的要求来被创造的。因此,公共记忆的构建,不是把历史原原本本地表象化,而是把历史剪辑和拼凑成适合于该认同体的“当代”要求的行为。绰克图台吉的公共记忆,在封建时代的蒙古,在政教二道的话语体系里,成了“鬼”的记忆;在蒙古人民共和国时期,在爱国主义价值观下,又变成了蒙古国民(不是全体蒙古人!)对"神"的记忆。

0
《五色四藩》的全部笔记 32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