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中路 9.7分
读书笔记 自然作为存在的原始基础
子莒

就自然是我们人本身这个存在者的基础而言,里尔克称自然为原始基础(Urgrund)。这表明,人比其他存在者更深地进入到存在者的基础中。自古以来,人们就把存在者的基础称为存在。无论在人那里,还是在植物和动物那里,建基的存在者与被建基的存在者的关系是相同的。原因在于,存在总是“一任”存在者“听冒险摆布”。存在让存在者放纵于冒险(das Wagnis)中。这一抛掷着的放纵乃是真正的大胆冒险。存在者之存在就是这种与存在者的抛掷关系。当下存在者都是所冒险者(das Gewagte)。存在是绝对冒险(Das Sein ist das Wagnis schlechthin)。存在冒我们人类之险。存在冒生物之险。存在者存在,因为它始终是所冒险者。但是存在者总是被冒险而入于存在,也即入于一种大胆冒险。因此之故,存在者本身就是冒险着的,它一任自己听冒险摆布。存在者存在,因为它随自身放纵于其中的冒险而行。存在者之存在是冒险,这种冒险基于意志中。自莱布尼茨以降,意志日益清晰地表明自身是在形而上学中被揭示出来的存在者之存在。这里我们思考的意志,并不是对心理学上所谓的意愿(Wollen)的抽象概括。毋宁说,在形而上学上了解的人的意愿始终只是作为存在者之存在的意志(Wille)的被意求的对立面。里尔克把自然表象为冒险,就此而言,他是形而上学地根据意志的本质来思考自然的。这一意志的本质依然蔽而不显,无论是在求强力的意志中还是在作为冒险的意志中。意志是作为求意志的意志而成其本质的

0
《林中路》的全部笔记 64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