脸的历史 8.6分
读书笔记 第127页
蕾普莉

阿尔托关于脸的辩白如同一场预先上演的悼亡,它源于这样一个想法:脸本身包含了面具,而它尚未找到属于自己的最终形式,为此它不得不和余生展开争夺。脸和人工制造的面具的区别在于,真实的脸上呈现了生命的流动。在生命过程中脸不是静止不动的,而是既指向它所走过的来路,又预示了死后将被戴上的那张面具。阿尔托的绘画已远超出他在《人的脸》中的所提出的概念。脸的戏剧即主体的戏剧,阿尔托再一次将作为主体的人从死亡的阴影中救出。而在今天的媒体时代,阿尔托的文字却形同一曲无人问津的挽歌。

0
《脸的历史》的全部笔记 111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