脸的历史 8.6分
读书笔记 第125页
蕾普莉

20世纪40年代,“抽象”一度成为造型艺术颠扑不灭的座右铭。在拍象艺术盛极一时的年代,一位文学家的绘画作品早已显得不合时宜。但阿尔托却执意逆海流而动,坚持“如其所是地还原人脸的特征,因为脸还未找到它所召唤的外在形式;也就是说,与生俱来的脸( visage)尚未找到其终极形式(face),这一形式必须由画家来赋予”。“face”是脸的另一种称谓,但这一概念兼有“面容”与自我表达”两种含义,所谓“自我表达”与纯粹面相学意义上的相似性有着本质区别。“人的本真面貌还在自我探寻的途中,它内涵了一种绵延不断的死亡,画家必须还原脸的真实特征,如此才能拯救( sauver)人脸,使其免于消亡。”肖像在过去一直肩负着对抗死亡的使命,因此这段话也可以被理解为一场对肖像的告白。但阿尔托并不希望人们将其作品归入一种在他看来已然衰朽的传统。他认为,传统肖像画家为使人物的脸显得生动而满足于“单纯的表面”,他所追寻的则是真实的脸。脸“作为外在形式从不与身体浑然一致,而是试图呈现为一种不同于身体的东西”。

0
《脸的历史》的全部笔记 111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