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格兰女王的悲剧 8.3分
读书笔记 第四章 回到苏格兰
归莺

“这样年轻,从小被幸运惯坏了的她,其实天性温柔亲切,随和宽厚;他的左右,从朝廷上地位最高的权贵直至侍女和女仆,人人对她的单纯和诚挚赞不绝口。她平易近人,没有一丝傲态,以此赢得了众人的心,使人人都忘记了她那崇高的身份。但是,这诚挚亲切的背后潜藏着她的高傲:意识到本人的高人一等。她的高傲在没人得罪她的时候不易察觉;但是一旦有人胆敢违旨或抗旨,这种高傲便会十分激烈地发作。这超群绝伦的女子有时能忘掉个人的气恼,但决不原谅别人对她的王权有丝毫的侵犯。”

“玛丽·斯图亚特是由法国的专制政体传统哺育起来的,从小看惯了绝对服从,在神恩不可剥夺的概念中长大,无法想象她的臣民中居然有人,居然有那么一个普通老百姓拂逆她的圣意。”

“阴沉而沉默,不像是被告而像是原告,他听女王责备他撰写的那本否定妇女有权继承王位的著作《反对骇人听闻的女人统治的第一声号角》。这个诺克斯日后为了这本书低三下四地向新教徒伊丽莎白乞求原谅;而此时此刻,在他的“教皇党”女王面前,却固执己见,含含混混地说了些道理。”

这一段真是太讽刺了,这个狂热的宗教分子并非虔诚的信徒,而是妄图窃王权为己用的盗贼。说着冠冕堂皇的话,其实只为染指朝政;一旦发现势不如人,挺的笔直的脊背立即就弯了。我本来以为宗教狂热分子都没啥理智,诺克斯倒是挺识时务,看人下菜碟。

“她不久便懂得权力不是从娘胎里继承来的,而是要靠一次又一次的斗争和屈辱去不断赢得。”

身为君主,不能掌控臣子,便只能被其掌控。

0
《苏格兰女王的悲剧》的全部笔记 9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