脸的历史 8.6分
读书笔记 第73页
蕾普莉

喜欢玩味“自主性自我”——这种自我在社会中从未存在,也不可能存在——这一理念的人文主义者,重新拾起古罗马的面具概念。他们所说的面具指的是一种具有自我风格化或自我塑造(self- fashioning,斯蒂芬·格林布拉特[Stephen Greenblatt]作用的生动角色。这一自我隐含了一个矛盾:方面是做自己( Selbst-Sein),另一方面则是作为一种角色行为的自我展现(Sichselbst- Zeigen)。真实的“自我”只可能是一个隐匿的“自我”,脸是用以保护这个“自我”的面具。在宫廷社会里,作为表情和语言的面具体现了对行为规范的 一种服从。鹿特丹的伊拉斯漠( Erasmus von rotterdam)”在讽刺性作品《怨人颂中曾对此做过阐释。他在其中将人类生活比作喜剧( fabula),在他看来,演员应当撕下脸上的面具( personas),展露真实的脸( facies),此时人们会发现,没有一张脸与角色相符。在现实生活中,人们同样在戴着面具( personis)行事,面具使一个人看上去始终与其角色相符,直到他/她最终告别人生舞台。

1
《脸的历史》的全部笔记 111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