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论 评价人数不足
读书笔记 第568页
_

3.3

1. 今日劳动者阶级的祖宗,都曾因迫不得已变为浮浪人,变为被救恤的贫民,而蒙受惩罚。他们继续工作的旧环境,尽管已经不存在了,但立法者却假定,他们是否继续工作,全看他们自己是否有工作的善意,由是,当他们变为流浪者时,法律就把他们视为“自动的”犯罪者了。
2. 据爱德华六世即位第一年制定的法律:凡拒绝劳动的,得被告发为游隋者,被判为告发者的奴隶。“因为裁判官的怠惰,和人民之愚昧的同情,着许多被告者,实际不及实际犯罪者总数的五分之一。”
3. 汤玛斯·摩尔《乌托邦》:彼贪馋无厌的贪欲者(简直是他出生地的传染病),一下把几千英亩的土地,用栅或圈围起来;对于原先的所有者,就用种种欺骗的不法手段,或用暴力,以苦累他们,使他们不得不卖掉他们所有的一切。当他们到一问莫名的彷徨的时候,若为盗去,那就会在一切的法律形式,遭受绞刑;那么,除了当乞丐,就无路可走了。但一为乞丐,就要以不劳动而流浪的理由,当作流浪者,投到监狱去的。
4. 单是在一极端,有劳动条件以资本的形态出现,但在另一极端,有一种人,他们除有自己的劳动力外,更无他物可出卖,还嫌不够的。就是强使后者任意出卖自身,也还不够。
5. 经济关系的无言的强制力,使资本家得以完成其对于劳动者的支配。在此之后,经济关系以外的直接的暴力,自然还被使用着,但那不过是例外的现象了。
6. 资产阶级由它兴起之初,为要延长劳动日,为要使劳动者自身维持正常的隶属状态,它是需要国家的权利的。这就是所谓原始蓄积的一个基本要素。
7. 开始于十五世纪七十年代,而延续至十六世纪全部的农业革命,一方面使农民贫困,同时则以同一速率,使租地农业者富裕。他们由共有地的剥夺等等,几乎是不需代价地,把家畜大增特增起来。而另一方面租地农业者不费何等努力而增大其货币资本,他们支付给地主的地租,则以契约所定的旧价格价值为标准。所以租地农业者是牺牲工资劳动者与地主两方面,而致富的。
8. 对于宇宙物质的一方面的浓密化,是以他方面的稀薄化来说明的。
9. 一个人单看大规模的制造厂和大规模的租地,他不会知道;那是把许多小生产场所打成一片而成,那是由剥夺许多独立小生产者而成。
10. 在个别工厂方面,发大财的人虽不会有,但多数劳动者都会享受舒适的生活。……勤勉而节俭的劳动者,是会增多的,因为在他们心目中,贤明的行为和努力,不是可以增进少许工资的手段,而宁是在本质上改善自身地位的手段。……大抵与小农业相结合的个别分散的制造业,才是自由的制造业。
11. 旧自耕农遭受剥夺而与生产手段分离时,还有农村副工业的破坏,还有制造业与农业分离的过程。多数农民,至是始遭彻底的剥夺,而农业与农村家庭工业的分离,也由是完成;构成农村家庭工业之根底的纺绩业与织业,也为大工业所根除。大工业至是始为工业资本征服整个的国内市场。
12. 今日的资本家,可以说是社会一切财富的最初所有者,虽然他不曾由法律被赋予这种所有权。……这种所有权的变化,是起因于资本的生息。……欧洲一切立法者,都努力用取缔高利贷的法律,来防上它,那是一件值得注意的事。……资本家支配一国所有的富的权利,是所有权上一种完全的革命。革命不是由法律成就的。
13. 强力乃是一切孕育新社会的旧社会的产婆。它本身就是一种经济力。
14. 威廉·霍维特:世界各地有所谓基督教人种,他们对于他们所能征服的一切种族所加的残酷与暴行,非史上任何时代,任何凶猛,任何务教育无情无耻的人种的残酷暴行,所可比拟。
15. 在近日,工业上的至上权,虽伴有商业上的至上权,但在真正的制造业时代,确是商业上的至上权,带来工业上的优越。
16. 在所谓国富中,只有一部分,是实际加在近世人民的总所有中。这一部分,就是他们的国债。“英国一切公共的机关,都称为‘皇家的’,但公家的债务,却被称为‘国民的’。”
17. 国库收入,必须够逐年支付公债的利息等等。国债既以国库收入为支柱,于是近世的赋税制度,就成为国债制度的不可缺少的补充了。政府靠国债来开销临时费,纳税者是直接感知不到的,但其结果仍非借增税来弥补不可。在另一方面,由负债重迭增加所引起的增税事实,又使政府发生的新的临时费的开支,因而有不绝进行募集新公债的必要。由是,以必要生活资料费(生活资料的价格,当然因以昂腾)为运转枢轴的近世财政制度,就在其自身内部,包藏有自动进行的胎胚了。赋税过重已不是一个附随事件,而是成为一个原则了。
18. 劳动者私有他的生产手段,那是小经营的基础。此小经营,在社会生产和劳动者自身的自由个性的发展上,为必要条件。
19. 自然之社会的支配及统制,以及社会生产力之自由的发展,均为这种生产方法所不能有。这种生产方法,与生产及社会之狭隘的自然发生的限界相一致。要使这种生产方法永久保存,等于“令行普遍的凡庸”。这种生产方法一经发达到一定的程度,就会赍来破坏它的自身的物质手段。在这瞬间以后,社会的胎内,将会开始发出诸种的力和热情,并感到那种生产方法的桎梏。它不得不被破坏,并且被破坏了。这种破坏,便是个人分散的生产手段,转化为社会的累积的生产手段,便是多数人零碎所有的财产,转化为少数人大量所有的财产,也即是民众的土地,民众的生活资料,和民众的劳动工具被剥夺。
20. 由资本主义生产方法生出的资本主义占有方法,即资本主义私有制,是个人的以自身劳动力生产方法为基础的私有制的第一否定。但资本主义生产,又以一种自然的过程的必然性,造出它自身的否定。这是否定之否定。这种否定,并不是恢复劳动者的私有制,但将以资本主义时代已有的造诣为基础,以合作及土地与生产手段的共有为基础,建立一种个人的所有制。
21. 以个人自己劳动为基础的分散的私有制,转化为资本主义私有制,是一种转化。以事实上已以社会生产经营为基础的资本主义所有制,转化为社会所有制,又是一种转化。与后一种转化比较起来,前一种转化,自然遥为持久,遥为酷烈,遥为困难的过程。因为在前一场合,成为问题的,是少数掠夺者对于民众的剥夺,在后一场合,则成为问题的,是民众对于少数掠夺者的剥夺。

1. 今天看了二十四章从三往后的小节,其一是那部分被分离出来的自耕农被迫成为了浮浪人,被迫于劳动,被制以严格的法律束缚,丝毫人权也是没有的;其二是谈及资本主义的租地农业家,因对劳动者和地主的双重剥削而致富;其三是农业革命对于工业的反应作用形成了工业资本的国内市场,大规模的制造厂由许多小生产场所和生产者汇聚而成;其四是工业资本家的发生最初起于国家的强力,以及国债的运作;其五资本主义蓄积的历史倾向,是必然要打破令行普遍的平庸的,是将大部分人的利益集中到小部分人手中的过程,资本主义私有制是少数对多数的剥夺,社会主义私有制是多数对少数的剥夺。

2. 盗窃乞讨的行为,小了看是个人道德的败坏,大了看却终究是社会财富分配不均所致,若每人都安居于自己的农田,便是能轻易将劳动献于单纯朴质的自生产之中了,便是独立而自由的人。

3. 此方浓密,彼方稀薄,全然无所增长。

4. 个别分散的自由的制造业,人们会为了生活做出贤明的行为和努力来改善自身地位,这点我是相当同意的,比较符合我自身的状况,至若我没有太多被剥削的感觉,虽也部分出卖劳动力于资本家,但职业上主动性比较高,因自由独立而在行为和能力上是表现愈好愈是能得到甲方的尊重与青睐,所拥有的选择也变多,固确是会提高自身地位改善生活质量的。

5. 税的提高源于国库经费不足,又因额外开销而卖出国债,生活资料费也必然昂腾。然我想国家人口基数大,则分摊到个人数量也会减少(如同劳动者多的国家更为富裕)。

6. 自然的自生产为“令行普遍的凡庸”,必会出现破坏它的手段,当均分被打破变成集中分配的资本主义(少数剥夺多数),一旦发展到极致所激起反抗,又势必回到相对均分的社会主义私有制(多数剥夺少数),由是可以逐渐找出一个既因贫富差异而刺激劳动者劳作又不至于过渡剥削的平衡点。

0
《资本论》的全部笔记 56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