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中路 9.7分
读书笔记 艺术作品之本源真理是非真理
子莒

真理是非真理,因为在遮蔽意义上尚未被解蔽的东西的渊源范围就属于真理。在作为真理的非一遮蔽中,同时活动着另一个双重阻隔(Vermehren)的“非”。①真理之为真理,现身于澄明与双重遮蔽的对立中。真理是原始争执,在其中,散开领域一向以某种方式被争得了,于是,显示自身和遐隐自身的一切存在者进入敞开饿域之中或离开敞开领域而固守自身。无论何时何地发生这种争执,争执者,即澄明与遮蔽,都由此而分道扬镶。

这样就争得了争执领地的敞开领域。这种散开领域的敞开性也即真理;当且仅当真理把自身设立在它的敞开领域中,真理才是它所是,亦即是这种散开性。因此,在这种敞开领域中始终必定有存在者存在,好让敞开性获得栖身之所和坚定性。由于敞开性占据着敞开领域,因此敞开性开放并且维持着敞开领域。在这里,设置和占据都是从[置立]的希腊意义出发得到思考的,后者意谓:在无蔽领域中的一种建立( Aufstellen)。由于指出敞开性自行设立于敞开领域之中,②思想就触及了一个我们在此还不能予以说明的区域。所要指出的只是,如果存在者之无蔽状态的本质以某种方式属于存在本身(参看拙著《存在与时间》,第44节),那么,存在就从其木质而来让散开性之领地亦即此之澄明( Lichtung des Da)得以出现,并引导这个领地成为任何存在者以各自方式展开于其中的领地。真理之发生无非是它在通过它本身而公开自身的争执和领地中设立自身。由于真理是澄明与遮蔽的对抗,因此真理包含此处所谓的设立( Einrichtung)。但是,真理并非事先在某个不可预料之处自在地现存着然后再在某个地方把自身安置在存在者中的东西。这是绝无可能的,因为是存在者的散开性才提供出某个地方的可能性和一个充满在场者的场所的可能性。敞开性之澄阴和在败开中的设立是共属一体的。它们是真理之发生的同一个本质。真理之发生以其形形色色的方式是历史性的。

0
《林中路》的全部笔记 64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