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可慰藉 7.4分
读书笔记 愚蠢的伤口(34章)
(空)

大家惊讶不已,我们围聚过来的十多个人互相交换了下眼色。不知何故,大家都有种明显的感觉,他失去一条腿的消息绝不能泄露出去,于是我们围聚得更紧了,以挡住观众们的视线。离布罗茨基最近的几个人在低声商榷是否要把他抬下舞台。接着,有人示意了一下幕布开始合了起来。很快人们就发现,布罗茨基正好躺在幕布的轨线上,于是,当幕布过来时,几只胳膊伸了出来,半拖半拽地将他拉离了舞台前方。

这一拉一拽让布罗茨基稍稍清醒了一点,那位小提琴手把他的身体翻转过来,让他平躺在地上。布罗茨基睁开了眼睛,搜寻的目光扫过每张脸庞。然后,他迷迷糊糊地说:

“她在哪儿?她为什么不抱着我?”

众人又交换了下眼神。接着,有人低声说:

“柯林斯小姐。他说的一定是柯林斯小姐。”

他话音刚落,一阵轻咳声从我们背后传来,我们转身发现柯林斯小姐就站在幕布内。她看起来依然沉着淡定,礼貌而关切地看着我们。只有那交叉于胸前的双臂,比平常略高,才显示出她内心的纷乱。

“她在哪儿?”布罗茨基又迷迷糊糊地问了一遍。然后他突然轻轻地唱起歌来。

小提琴手抬头看着我们说:“他喝醉了?浑身都是酒味。”

布罗茨基停止了歌唱,闭上眼睛问道:“她在哪儿?她为什么不来?”

这一次,柯林斯小姐回了话,声音虽然不大,但从幕布那边传来却很清晰:“我在这儿,里奥。”

她的口吻近乎温柔,可是,当大家赶忙让出一条道来时,她并没有动。然而,她一看到地上的人,脸上终于浮现出痛苦的神情。布罗茨基仍然紧闭双眼,又开始哼哼起来。

接着,他睁开双眼,小心地四下看了看。他的目光首先看向幕布——或许是在寻找观众——随后,发现幕布拉上了,他又审视了一下低头看着他的一张张脸庞。最后,他看向了柯林斯小姐。

“我们拥抱吧,”他说,“让大家看看。幕布……”一番挣扎,他稍稍抬起了身子,喊道:“准备好再次拉开幕布!”接着,他轻柔地对柯林斯小姐说:“过来抱我。拥抱我。然后让他们拉开幕布。让全世界见证我们。”他又渐渐倒了下去,直至平躺在地上。“过来吧,”他低声道。

柯林斯小姐欲言又止。她看了看幕布,一丝惊恐在眼中闪现。

“让他们看看,”布罗茨基说,“让他们看看我们最后在一起了。让他们看看我们一生都彼此相爱。让他们看看吧。幕布拉开时,让他们看看吧。”

柯林斯小姐继续盯着布罗茨基,最后终于走向了他。大家小心地让开,有几位甚至干脆将目光转向了别处。快到他身边时,她停了下来,声音微微颤抖地说道:

“我们握个手吧。”

“不,不。一切都结束了。我们好好拥抱一下。让他们看看。”

柯林斯小姐犹豫片刻,然后径直走到他身边,跪了下来。我看到她的双眼噙满了泪水。

“亲爱的,”布罗茨基柔声道,“再抱抱我吧。我的伤口正疼得厉害。”

突然间,柯林斯小姐抽回了已经伸出的手,站起身来。她冷冷地低头看着布罗茨基,接着迅速地朝幕布走了回去。

布罗茨基好像没有发现她已隐退。他这会儿正盯着天花板,双臂张开,仿佛期盼着柯林斯小姐从天而降。

“你在哪儿?”他说,“让他们看看。拉开幕布的时候。让他们看看,我们最后还是在一起了。你在哪儿?”

“我不会来了,里奥。不管你现在去哪儿,你都得自己去了。”

布罗茨基一定是意识到了她语气的转变,因为他虽然仍旧盯着天花板,双臂却已垂了下来。

“伤口,你的伤口,”柯林斯小姐轻轻地说,“老是你的伤口。”她的脸扭曲变形,模样丑陋。“哦,我恨透了你!我恨你浪费了我的生命!我永远,永远都不会原谅你!你的伤口,你那愚蠢的小伤口!那才是你的真爱,里奥,那伤口,它才是你一生唯一的挚爱!即使我们努力尝试,即便我们重头再来,我也知道会有怎样的未来。你的音乐也是这样,不会有丝毫的不同。即便他们今晚接受了你,即便你在这座城市成了大名人,你也会统统毁掉的,你会毁掉一切,就像从前那样,把一切都毁于一旦。而这都是因为你那个伤口。我也好,音乐也罢,对你来说,我们不过就是你寻求慰藉的情妇罢了。你总是会回到你唯一的真爱那儿去。重回那个伤口!你知道我为何如此气愤吗?里奥,你在听我说吗?你的那个伤口,一点都不特别,根本没什么特别之处。仅仅在这座城市,我就知道有许多人的伤口比你的要严重得多。可人家却坚韧不拔,每个人都是,都有着比你强不知多少倍的勇气。他们继续生活。他们成了有价值的人。而你呢,里奥,看看你自己。总是抚慰你那伤口。你在听吗?听我说,我要你仔仔细细、一字一句地听我讲!你现在只有那个伤口了。我曾经想把一切都给你,但你却不感兴趣,你不可能再拥有我了。你浪费了我多少生命啊!我恨死你了!你听到我说的话了吗,里奥?看看你自己!看看你现在都成什么样子了?好吧,我来告诉你。你现在是要去往恐怖之地。一个漆黑而孤独的地方,而我是不会跟你去的。你自个儿去吧!跟你那愚蠢的小伤口一块儿去吧!”

布罗茨基一直在空中缓缓地晃着一只手。这会儿,趁她停下来的工夫,他说:“我也许……我也许会再次成为指挥家。刚才的音乐,我倒下之前的音乐。还是蛮好的。你听见了吗?我也许会再次成为指挥家……”

“里奥,你在听我说吗?你永远都不会成为一个名副其实的指挥家。即便在以前,你也根本不是。你永远都不能为本城的市民服务,即便他们想要你这么做。因为你毫不关心他们的人生。就是这么回事啊!你的音乐永远只会关乎那个愚蠢的小伤口,永远不会有任何别的东西,永远不会有任何深刻的内涵,对其他任何人不会有任何价值。至少,我可以说,我已尽了我的绵薄之力。我已尽心尽力地帮助了这里不幸的人们。而你呢,看看你吧!你只关心你那伤口!这就是为什么即便在过去你也不是个名副其实的音乐家。而你现在也绝对成不了货真价实的音乐家。里奥,你在听我说吗?我想让你听听这话。你永远都不过是在滥竽充数。你这个懦夫,不负责任的骗子……”

这时,一个满脸通红的胖子突然穿过幕布冲了进来。

“您的烫衣板,布罗茨基先生!”他把那东西高举在身前,兴高采烈地喊道。话音刚落,他便感到气氛不对头,连忙退了回去。

柯林斯小姐看了看这位新的闯入者,最后看了布罗茨基一眼,接着就从幕布间的空隙跑了出去。

0
《无可慰藉》的全部笔记 23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