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米安 8.7分
读书笔记 奋力冲破蛋壳的鸟
大大大大仙

111~132页

我真的要哭了,录了三遍都因为手机突然关机没有存档!!!!!!

1、要分离冲破蛋壳。这颗蛋是这个世界。若想出生,就得摧毁一个世界。这只鸟飞向上帝。这个上帝的名字是阿布拉克萨斯。

2、“神圣和恶魔的结合”这句话在我耳边回荡。我完全可以了解,因为在我和德米安最后的对话中,我便知道了。德米安说,或许我们崇敬的只是一个神而已,但是显现的却是专门隔离出来的一半世界(真实的、被允许的光明世界)。但我们必须能够尊敬整个世界,也就是说,除了举行上帝的礼拜仪式之外,你要建立一个魔鬼的礼拜仪式。所以,阿布拉克萨斯就是这样一位上帝,他是上帝,也是魔鬼。

3、爱情不再是起初那种让我惊恐的、兽性的、阴暗的性冲动,也不再是我在碧翠斯画中呈现的那种天真、超越世俗的爱慕了。他是两者,两者和更多其他事物的化身;他是天使和撒旦,雌雄合一,人类和动物,至高的良善和极端的邪恶。这种生活是必然的,去经历它便是我的命运。我向往它并惧怕着,但是他总是在那里,一直控制我。

4、只有一点我做不到:撕裂那个暗藏在内心的目标,把自己描绘在什么地方,就像其他人那样。他们很清楚自己想成为教授、法官、医生或者艺术家,他们知道需要花多少时间来达成,也知道这将会给他们带来何种优势。然而我办不到。我将来或许会这么做,但我何从知道呢?也许我还得寻觅,继续探索好几年,最后一事无成,达不成任何目标。但也许我会达成一个目标,而他却可能是个邪恶的、危险的、可怕的目标。

我只是尝试着过自己要的生活而已。为何如此艰难呢?

5、我热切渴望能够真正活过一次,即使只是短暂的一次:我期盼对世界贡献出一些自己的东西,跟这个世界建立关系,并且和他搏斗。有时候,我在夜里穿越大街小巷,直到深夜还无法回家,因为我感到烦躁不安。有时候,我幻想我当下一定会遇见我的情人,就在下一条街,他随时会从某一个窗口呼喊我。有时候,我受不了这一切的折磨准备自我了结。

6、事实上,并没有所谓的偶然。如果一个人迫切需要某样东西,然后找到了这个东西,那么赋予这种机会的就不是偶然,而是他自己,是它本身的渴望和迫切带领她去找到他。

7、他弹奏的曲子莫不充满虔诚、崇拜和真挚,但不是教堂里的教徒和传教士的那种虔诚,而是中世纪朝圣者和托钵僧的那般虔诚,秉持毫无余地的献身精神,将自己奉献给宇宙般的情感,这种情感超越了所有的教条。他经常弹奏巴赫之前的乐曲,以及古老意大利的曲子。而都在叙述同样的事物,都在叙述乐师的心灵中,也拥有的东西:渴望,以及与世界最紧密的结合和最激烈的分离,渴望细听自己的黑暗心灵,忘我的陶醉,和对美的深深好奇。

8、不是。我喜欢听音乐,但只听您弹奏的那种,非常纯粹的音乐。在那种音乐中,我可以感受到有个人徘徊在天堂和地狱之间。我很喜欢,因为他不那么道貌岸然。其他音乐全都过于诉诸道德,不是我想要寻找的。我一直深受说教的折磨。我无法表达得很清楚。您知道世界上有一个上帝和恶魔合一的神吗?我听说曾经有过。

9、截至目前,在寻找生命的真正目标上,我只有少数的经验,现在又多了一项新的体验:观察这类形体,醉心于非理性的、紊乱的、异样的自然形体,他们为我们带来和谐,让我们的内心与创造这些形体的意志产生共鸣——我们很快的感觉到这种诱惑,进而把它视为自己的情绪,视为自己的创造。我们看见自然和我们之间的界限开始动摇、消逝,而我们意识到,这样的心境却不知道眼里的这些现象究竟来自外在,还是内在的印象,我们在练习中,发现自己是多么优秀的造物者,心灵不断参与世界的持续创造,再没有像这种练习来得简单,容易了。更确切的说,对我们内心以及自然中积极活动的,是同一个不可分割的神。如果外在世界毁灭了,我们之中一定有人能够把它重建,因为山脉和河流、树木和叶子、根和花朵,自然界所有的造物,早已存在我们内心,他们皆出自一个心灵,这种心灵的本质是永恒;我们无法认出他的本质,他多半以爱情和创造让我们感受到。

多年后,我才在一本书中证实了我的观察。达芬奇曾经说过,观察一面被许多人吐过口水的墙,是多么美好且兴奋的事。他从潮湿墙壁上那些痕迹感受到的,与皮斯托利斯和我在炉火前感受到的一模一样。

我们把人格界定的太狭窄!经常只把我们的特性当成是自己跟他人的差异、不同之处。可是我们是由世界的整个存在所组成,每一个人,都是,正如我们背负了进化的家谱,一直可以追溯到鱼类,以及更多更久远之前,在我们的心灵中,也同样拥有所有曾居住过人类心灵的一切。不管是在希腊人,中国人,或祖鲁人身上,所有的神和魔鬼,所有可能性,诸如愿望、选择,皆与我们同在。即使人类绝种,只剩下惟一一个还算有天赋,却没受过教育的孩子,他也将会重新找到一切事物的运作方法,也会找到神、魔鬼、天堂、戒律和禁令、旧约和新约,重新创造。

好,我提出反驳,但是个人的世界又在哪里?假如我们本身已经具备了一切,我们为何还要努力追求?

推动您飞行的这股力量,是每个人都具有的财产。他是联结力量根源的感觉,但也因而让人惊慌失措!他非常危险!因此大部分人渴望放弃飞行,宁可根据法令规定,漫步与人行道上。但您不是。您继续飞,正如每个优秀的年轻人应有的样子。您瞧,您发现您渐渐可以驾驭这股巨大的力量,您发现除了会把您刮走的力量之外,还出了一种微妙的个人力量,那是一种装置、一个舵!这点非常棒。少了他,我们会无法控制自己而爆炸,意志力也发挥不了作用,疯子的遭遇就是这样。他们比人行道上的人接受了更强烈的意向,不过他们没有开关,也没有舵,于是飞进了深渊之中。但是您,您做到了!而且棒极了。

0
《德米安》的全部笔记 153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