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桥艺术史:绘画观赏 8.5分
读书笔记 第1-章
桑笛

注:所读版本为kindle版。

第1章: 从“看画”到“谈画”。找到分析和描述绘画的语言,从被动的观者,到主动的观者,再到有所领悟的观者。 可以采用四种方法:

绘画目的:面对的对象是谁?想要传达的目的是什么?

文化背景:什么年代的作品?社会政治环境怎样?

是否写实:两个阶段:古典时期、文艺复兴时期追求写实、准确。但中世纪、现代艺术则不然。

构图设计:色彩的运用、形状、画面布局等,了解艺术家为表达主题,都采用了哪些方法。

第2章: 风景画、海景画的几个主题:

教堂主题:梵高、康斯太勃尔、瓜第采用了不同的表现手法。(是单纯的建筑,还是融合了个人体验、心境的综合体?是否写实?画作的时代背景?所属派别?赞助人要求?)

海洋主题:葛饰北斋与透纳(线条、轮廓清晰vs大片色团)

其他 :达利超现实主义的风景画。

第3章:肖像画的两大类型:

群体画:呆板班级合照式--更生动的主题cosplay式

个人画:不同画家对于同一个人的绘画作品截然不同。(究竟是被画者本人,还是加入了创作者思想的另一个人?)

真实自我与形象自我(希望自己在别人眼中的样子):例如君王肖像

关注人物性格:例如对未曾谋面的宗教人物

想象的画作,也可能是感人的作品。

有的肖像画,先是艺术品,之后才是个人形象,如毕加索。

第4章: 风俗画与静物画

风俗画的历史延续: 伦勃朗的《学步》草图与毕加索的《第一步》之间的传承关系。

庞贝遗址《掷骰子的男人》张贴画与塞尚《玩牌者》之间的联系,后者可能从前者中取得灵感。

古代就有过静物画;所有无生命的东西都可以成为静物画的题材;有了画家的画技,一切平凡的东西都可以具备艺术的特质。静物画甚至可以携带道德的信息,表达严肃甚至悲剧性的思想。

静物画并不是单纯地描摹事物,而且可以蕴含更丰富的信息。

当“万物皆空”的静物画正在广为传播的时候,荷兰和佛兰德斯的画家们却在创作最光彩夺目的画:花卉、水果、鱼类和鸟类——真是画得精彩极了。它们暗示着物质的丰富和生活的美好。但“皆空”的深沉思考给所有的静物画投下了一道隐喻的阴影,提醒人们记住下面的话:
遇亨通的日子,你当喜乐;遭患难的日子,你当思想;因为上帝使这两样并列,为的是叫人查不出身后有什么事。--《传道书》第7章第14节

第5章:历史与神话

有时,艺术家受他们时代或过去年代历史事件的启发、主动用绘画形式记录这些事件;更多的是,历史舞台上强有力的行动者要求艺术家记录那些他们在其中扮演了主角的历史事件。

例如:贝叶挂毯; 大卫的《苏格拉底之死》;戈雅的《1808年5月3日》;毕加索的《格尔尼卡》等。

异教世界的诸神和古典神话中的精彩故事从文艺复兴开始直到相当晚近的时候都受到艺术家的青睐,维纳斯尤其收人喜爱。有时艺术家画她只有一个目的,就是找借口画一个裸体女性;另外一些时候艺术家是在画故事,而维纳斯是其中的一个角色。

用历史、神话的题材掩盖画作的真实目的。如果除去画中神话或历史文物的象征性道具,不看作品名称,是否会是完全不一样的作品了呢?

第6章:宗教画

在长达一千多年的时间里,天主教会直接或间接充当了最慷慨的艺术赞助人。无数画家受到委托,制作了各种各样的艺术品,其中有大型的、给人印象深刻的祭坛画,也有小型的、可移动的私人祭坛,有彩色玻璃窗、马赛克镶嵌画和壁画,以及圣经和祈祷书中的插图和装饰画。

宗教画在中世纪占据主导地位。政治、宗教是艺术的一个驱动力。

人们经常要艺术家在修道院餐厅的后墙上作《最后的晚餐》,这样修士和修女在画底下进餐时,就好像和基督及其门徒们“共坐一张圣餐桌”。

《最后的晚餐》题材是比较普遍的,民以食为天,在餐厅上绘制这样的题材也非常应景。但不同画家对这一主题的表现也差异很大。

皮埃罗·德拉·佛朗切斯卡的《耶稣复活》具有独创性,他左面,是树木枯死,土地荒凉;他右面,则万木逢春,枝叶丛生。画面前侧士兵们伸展四肢还在睡觉;奇迹是在静默中出现的,既辉煌又不可逆转。

优秀的宗教艺术作品会给人们以启发,从形式美感过渡到精神信仰。中世纪教堂高高的尖顶、五彩斑斓的花窗玻璃等,也让人们从心底产生敬畏感、神圣感。

第7章 平面装饰画

事实上,绘画中只要出现了具象的因素--即便是像马蒂斯的《红房间》或日本《歌舞伎》中那种抽象的形体也会产生体积和纵深的暗示。因此,完全把美化平面的图案作为其终生事业来献身的画家,从来就是少之又少的。

蒙德里安、 约瑟夫·艾伯斯等用单纯的线条作画,是对艺术形式的一种新的探索。

0
《剑桥艺术史:绘画观赏》的全部笔记 26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