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乱时期的爱情 9.0分
读书笔记 1
节节

当他以孩子般的天真醒来时-他觉得每过一天,他又长大了一点-她却仍紧紧抓住最后的一丝困意,不愿去正视每一个新的清晨的不详之兆所预示的必然的命运。鸡刚打鸣,他就醒来了,他活着的第一个标志是一声无缘无故的咳嗽,好像是故意要把她惊醒。她听到他一边摸索床边的拖鞋,一边嘟嘟囔囔,唯一的目的就是使她不得安宁。然后在黑暗中咯咯地迈步走到浴室。……她听得明明白白,那些声响没有一种是必不可少的,而他却偏偏故意弄出来给她听,还装作是不可避免的。这正如她明明醒着,却装作睡着一样。他的理由是不容置疑的:他从来没有像在这些惶恐的时刻那么需要她,需要她活着,并且头脑清醒。

0
《霍乱时期的爱情》的全部笔记 5834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