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王 9.0分
读书笔记 在黄金暗礁附近
布宜諾斯
柯曼多尔清清嗓子,对着整个河面拉大嗓门唱起来:
朝霞升起的时分,
我们将驰骋,我们将飞奔!……
我要把北方向你献呈……
这支新歌他是从女儿塔依卡那里听来的,而她是跟收音机学的——小姑娘耳朵灵,啊,耳朵真灵!只是这首歌未免太……不高明,确实不高明!这北方怎能献呈?北方是什么?半公升酒?!衬衣?!罐头?!……
……柯曼多尔顺流而下,在宽广的河面上飞驰向北方,正是那个北方,人们乐意把它在歌曲里、在电影里、在真实的生活里当做差旅费一样送给一切人,但是很少有人接受它。相反,人们,甚至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都离开世居的故土,到暖和的地方,到黑海、亚速海、克里米亚、摩尔达维亚去,那里酒价便宜,搞电视机很容易,可以远离严寒,远离渔场稽查,远离蹩脚不堪的供应,远离亡命的流浪汉,远离这贪图私利的一群。把北方拿走吧,如果需要的话,拿走吧!我们在这儿冻得够受,寂寞透顶。
0
《鱼王》的全部笔记 101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