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黄昏 8.2分
读书笔记 第四十五章 野蛮的孤独
Jim Moriarty
唉呀,划清界限,这真是有中国特色的专政手段。把你放在群众之中,又不让群众理你,把你当成一米七的大霍乱病菌对待,层层隔离,严加防范。连给口水、暖暖手、坐一坐的友善都不让你得到……用周围小青年的提干、上学、回城来贬低你、馋你、折磨你。啊!我宁肯穿破衣,干苦活,吃差饭,住旷野也不想这么被划清界限! 你虽在人群却犹如置身荒漠,用群众的鄙视,团体的疏远,一群纯真青年的唾弃来粉碎你的自尊,不使你得到一丝一毫人情的温暖,“哪怕是见面点点头的温暖,偷偷缝一下被里的温暖,给两个馒头的温暖,义务帮人系马肚带的温暖。” 大车马还有主人疼,小狗还能得到知青们几声亲切地召唤和抚摸,而我呢?却几十天,几十天见不到一个善意的微笑! 反革命真是猪狗不如。 一到有人的地方,我就感到了身份上的耻辱,就感到了自己是全团3000名知青之外的一小撮,就成了最低等的贱民,可以任意喝斥,不屑一理。 从此后,再也不到团部。划清界限寒了我的心,干脆把自己封锁在深山里,谁也不找,完全与世隔绝,叫谁也没法伤害他,冷淡他! 彻底孤独了。
0
《血色黄昏》的全部笔记 68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