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性的枷锁 8.9分
读书笔记 1
海静
P225
罗拉:“纵谷那茫茫千古,谁叫我生不逢时。”
P230克朗肖
“要使这世界成为一个可以苟活之地,首先需要认识的就是人类不可避免地自私的。你要求别人不自私,这种要求荒谬之极,因为是要求人家应该为你的欲望而牺牲他们自己的欲望。为什么他们就应该牺牲呢?世界上每个人都是为他自己的,当你承认了这一事实时,你也就对你的同伴无所多求了。他们也就不会使你失望了,而且你就会更加宽厚地看待他们了。人们在生活中追求的只有一件事——他们的享乐。”
P254
菲利普对他的人像总不满意,画完了往往又给刮掉。皆在表现内在的心灵,说的倒真是对极了,可是当一个人表现为一大堆得矛盾时,谁有能说清楚他的心灵是什么呢?他喜欢米格尔,不过一想到他的艰苦奋斗会是一事无成,就感到怅然若失。他身上有可以成为作家的一切,就缺乏成为一个作家的才气。菲利普又看看他作家的作品,你怎么断定这幅画画出了点什么还是白白糟蹋时间呢?很明白,成功的愿望不能帮助一个人,坚强的自信心也无济于事。
P261
菲利普觉得有一种对享乐的疯狂欲望驱赶着他们。为了逃避恐怖的世界,他们正在绝望地挣扎。克朗肖所说的寻欢作乐的愿望太过暴烈,任何行为都很难再有快乐了,一阵阵狂飙推动他们绝望地奔跑,没有目的,也不知道归宿在什么地方。命运似乎高悬于他们的头顶,舞步仿佛能够把永恒的黑暗踩在脚下。
P269
那些真正的画家、作家、音乐家身上,有一股力量驱使他们把全部精力都放在事业上,因此,对他们来说,不可避免地要让生活服从于艺术。应该他们根本不知道,但是他们还是被一种力量左右着,即一种主宰他们本能的诱惑力,生活白白地从他们张开的手指缝中漏掉了。
P283力量就是真理。一方为社会——一个具有自己发展规律和自我保护本能的有机体,个人为另一方。对社会有利的行为就称之为美德,反之称之为邪恶,除此之外所谓的善与恶毫无意义。罪恶时一种自由人应当清楚的偏见。社会有三种同个人作战的手段,就是法律、舆论和良心:前两种手段用诡计就可以对付,诡计时弱者反对强者唯一的武器;而良心是家里的内奸,它在每个人的心里为社会作战,它使个人缴械投降,成为敌人残酷蹂躏的牺牲品。
P326
世界上最大的折磨也莫过于在爱的同时又带着蔑视了。
P354
菲利普:自由意识的幻想特别强烈,无法摆脱,可是我相信那不过是幻想摆了。然后,这个幻想是我自己行为的最强大的动力。在我做师门事情之前,我认为自己有选择权,而且它会影响我所做的事情。可是后来,事情做完了,我相信这事情又是永远不可避免地。”
“那么,你得出什么结论呢?”海沃德问。
“噢,那就是后悔无济于事。打翻了牛奶。哭也没有用,因为宇宙间的一切力量都在处心积虑地把牛奶打翻。”
P481
在他眼里,他遇到过的理想主义很大程度上一种对生活地怯懦的退缩。理想主义者自动地逃避生活,因为他受不了那种人群的竞争挤撞。他没有力量去奋斗。所以就把这种奋斗说成是庸俗的。他虚荣,由于他的同伴们没有用他对自己的估价来看待他,他就以藐视他的同伴来自我安慰。
P577
“生命到底有什么用?”
努力和它的结果竟是如此地不相称。青年人光辉的希望不得不付出幻灭这样一种惨痛的代价。痛苦、疾病和不幸把天平的一段沉重地压了下去。所有这一切都说明什么呢?他想到了自己的生活,他曾经怀着强烈的希望投身到生活中去,可是他的身体却强加给他种种限制,他的青少年时期既没有朋友又缺少爱情。他想不起他干哪件事情不是朝着最好的方面去干的,可是他栽了多大的跟头啊!有些人并不比他强多少,可是却成功了!还有一些人,比他强得多,可是却失败了。因为这是没有什么是非曲直科研的。
一想到克朗肖,菲利普就回想起他送给自己的那块波斯小地毯,他曾经告诉过菲利普,这块小地毯讲给他提供关于生活意义的答案。突然间,那个答案出现在他眼前,他窃窃自喜现在找到这个答案了。它就像一个让人苦苦思索的谜语一样,在你知道了答案之后,就会纳闷自己怎么就会想不到呢。答案很明白: 生命没有意义。地球是一个星体的卫星,它飞快地穿过空间。在地球上,生物是在构成这个天体历史的一部分的那种环境的作用下产生出来的。既然这个行星上有了生命的发端,那么,在其他条件的作用下,也就会有生命的结束。人不是作为创造物的顶点,而是作为肉身的创造物进入这个环境的,人并不比其他形式的生命更重要。菲利普回想起了一个东方国王的故事:这个国王想知道人类的历史,一位哲人就给他送上了五百本著作。由于他忙于政务,他请哲人回去把这套书做一番精简。二十年后那位哲人回来了,这时他的人类史著作已不足五十本了,可是这时国王已经老得读不完这鸿篇巨制了。他又一次请哲人回去把这些著作精简了一番。又是二十年过去了,那位老态龙钟的哲人带来了一本书,这本书的知识都是国王所追求的知识,可是那位国王已经快死了,连这本书也来不及读了。于是这位哲人便用一句话把人类的历史告诉了他,这就是:人生下来,受苦受难,然后死了。人生并没有什么意义,而且人活着没有什么目的。一个人生下来了,或者没有生下来,他是活着还是死了,都无关紧要。活着微不足道,死了无所谓。 菲利普欣喜若狂了,正如他在少年时代,一旦对上帝的信仰这一重负从心头落下一样,感到欣喜若狂。他觉得从自己身上卸掉了最后的一点责任感的负担,他第一次感到彻底地自由了。他的卑微变成了力量,他感到自己一下子同那个似乎一直在折磨着他的残酷命运平起平坐了。因为,如果生活是毫无意义的话,那么人世间也就谈不上什么残酷了。他所做过的事情或是留下没有做的事情都没有什么关系了。失败无须计较,成功也只是一场空。在地球上短暂地据有一角之地的芸芸众生中,他是最微不足道的。而他又是全能者,因为他已经从馄饨中领悟出了一切皆空的奥秘。在菲利普热情的幻想中,千般思绪纷沓而至,滚滚而来,他喜悦而满意地长吁一口气,他真想蹦一蹦、唱一唱才好,他有好几个月都没有这样高兴过了。
“啊,人生。”他心中喊道,“啊,人生,你的痛苦与不幸在哪里呢?”
那种迸发的幻想曾以数学论证的精确性向他显示:生活是没有意义的。就是这种幻想给他带来了另外一个思想——他认为,这就是克朗肖送给他那块波斯小地毯的原因。织工精美编织地毯的图案时,并没有什么目的,只不过是出于他的美感快乐罢了。一个人也可以像这样来过自己的生活,或者说,如果他不得不相信自己的行为并不由他自己选择,一个人也可以这样看待自己的生活,这样看待生活中所编织的图案。编织这样的地毯并没有什么必要,因为它没有什么用途,这不过是人们找点事儿干一干以取乐排遣摆了。人们可能从自己的生活、行为、情感、思想的各种各样的事件中,织出一个规则的、精心的、复杂的或者是漂亮的图形来,其中月光和幻想交织在一起。但是这些都无关紧要,它看起来好像是这样的,那么对于它来说,它也就是真的了。在生活的巨大的经线中(这是一条长河,既无源头,有滔滔流逝,却不流入海洋),一个人幻想着生活既无意义,又无重要性,就可以随意选择几股纬线来编织成图案,从而得到自我满足。有一种图案最明显,最完美,也最美丽,在这种图案中,一个人生下来,长大成人,然后结婚,生儿育女,为衣食而劳碌,最后死去。不过也有另外一些复杂而惊人的图案,在这些图案中,没有织进去幸福。也没有臻于成功的努力,在这些图案中,也许能发现一种更加搅动人心的优雅。有些人的生活,包括海沃德的生活在内,盲目而冷酷的命运在图案还没有完成时就把它剪断了。到那时,一句安慰的话,说着没关系,就使人舒服了。还有一些人,他们的生活所提供的图案别人是很难效仿的,就像克朗肖的生活一样:在一个人能够领悟这种生活就是它本身合理的证明以前,旧的观念必须转换,旧的标准必须改变。菲利普想,他在放弃对幸福的追求的同时,也就抛弃了他的最后的错觉。如果用生活地幸福来衡量的话,他的生活好像是可怕的,可是现在,当他认识到生活还可以用别的什么东西来衡量时,他仿佛又获得了力量。幸福和痛苦一样都无足轻重。幸福和痛苦也像他生活中其他全部细节一样,都被编织进了那个精心制作的图案之中。在一瞬间,他仿佛超脱于自己生活中种种意外事件之上了;而且,他觉得这些事件再也不会像以前那样影响他了。现在,他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将是一个新的主题,增加了图案的复杂,而且到了生命完结的时候,他将会由于完成了这个图案而感到欣喜。这图案将会是一件艺术品,它的美丽将不会又丝毫逊色,因为只有他一个人知道这图案的存在,而随着他的死去,这图案也就立刻不复存在了。
P666
克朗肖:通过想象力而享有空间和时间两个双重王国,对于这样的人,实际的生活没有什么意义。
P667
讥嘲和轻蔑使他的思想变得内向了,并且催开了那些他觉得永远不会失去芬芳的花朵。接着他又看出了世界上正常的人是极为罕见的。每个人都有某种缺陷,不是身体上有缺陷就是精神上有缺陷。他想到了所有过去他所认识的人(整个世界就像是个病房,在这个病房里既没有诗歌又没有理性),他看到了一个长长的行列。在身体上畸形了的,在精神上变形了的; 有些是肉体有病的,心脏有病或是肺部有病; 还有些是精神上有病的,意志消沉或者沉溺于杯中之物。在此刻他能够对他们全体感他能够到一种神圣的同情心。他们都是不能自立的盲目的命运的工具。他能够原谅格里非思的背信弃义,也能宽恕米尔德丽德给他造成的痛苦。他们自己也是没有办法。唯一合乎理智的事情就是念及人的过失则宽容大度。他想起了主耶稣临终时说的那句话:
原谅他们吧,因为他们不知道他们所做的。

0
《人性的枷锁》的全部笔记 14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