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日本 7.1分
读书笔记 第84页
吴 刚
如果与脏到如此恐怖的平民街相比,就连穷人都衣着整洁,住宅卫生的日本的确会令他们惊异。贝尔格写到日本人的家里干净到“穿着脏靴子都不敢进”,这还不算,博儿说她在日光城落脚休息时,街道被打扫得太过干净,以至于她穿着沾满泥的鞋子走在上面都觉得不好意思。她在新潟城也有过同感。这就是说,在“日本人的干净”背后,有着人们自己主动把街道打扫干净这一前工业化社会的生活习惯在发挥作用。   欧美观察者在强调日本人的干净程度的同时,其实心里还有另一个念头,那就是与中国的对照。卡廷迪克在驻长崎期间,有事去了一趟上海,他将自己的感受如实地记录了下来。“我在中国期间,不止一次地感慨日本是多么圣洁的国度。不论国家还是人民,和中国相比她都不知好到何等程度。”79持这样观点的人不止卡廷迪克。觉得和中国相比日本简直就是天堂的欧美人多得不胜枚举。80   年轻的伯夫瓦伯爵说:“啊,离开那个污浊、粗蛮的中国后不久的现在,我怀着一种多么由衷的喜悦在向日本问好啊。”在他看来中国是“死寂的平原”。“我们在中国生活了一年,和那个国家相比,日本的一切都优于对方”。写下这句话的是奥利芬。另外,西德摩尔认为在中国、朝鲜之后访问的日本是“梦想的乐园”。补充得更透彻的是莫拉埃斯。“中国小住了些日子,那里生活无趣,沿海凋敝,还有皮埃罗·洛蒂称为《黄色地狱》的、欧洲人厌恶至极、面目丑陋的人群所生活的肮脏村落。对于看惯了这一切的人来说,中国与日本的对比简直是天上地下,令人瞠目结舌”。   其实用不着多做解释,我引用他们的记述并不是为了满足自己狭隘的“爱国心”。要找的话,与上述事例正好相反,倾向中国的欧美人也一定能找出许多。比如佩里舰队的随行人员威廉姆斯,来日之前他曾作为传教士在广东、澳门一带生活过。他就认为日本人的和服“丑陋怪异”,相比之下更喜欢“中国的长衫”,还写到“怀疑日本人是否像中国人一样享受生活”。此外,有名的《一个外交官眼中的明治维新》一书的作者欧内斯特·萨道义(Ernest Satow,1843~1929)在回顾自己作为翻译赴任的第一站北京时,说那种生活“难以割舍”81。   特伦逊(J.M.Tronson)曾是为缔结日英友好通商条约于安政元年 (1854)访日的斯塔林舰队的一员,上海及其近郊给他留下了非常美好的印象。因为与必须亮出手枪才能使他们老实的中国南方人不同,这里的人们友好而温和。“在附近的乡下散步是愉快的,人们热情而礼貌,并且都很健壮”。可是一进上海城内,看到“四处都是积淤的水洼,反胃的恶臭,肮脏邋遢的乞丐、残疾人、卖艺人和赌徒”,他写下“这悲惨的景象”
0
《看日本》的全部笔记 12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