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苑 猫乘 8.9分
读书笔记 1
烟雨

序言:

”有猛者命之为将,有德者予之以官”。

《辛丑漫成》作:“奴慵狗敢[耽]高卧,鼠恣猫应愧素餐。”《壬子人日》作:“七种菜供人日[馔],[千]仓[粟]向鼠年[输]。”

猫引人欢喜的特性:

禀性乖觉,气机灵捷,治鼠之馀,非屋角高鸣,即花阴闲卧,衔蝉扑蝶,幽戏堪娱。哺子狎群,天机自适,且于世无重坠之累,于事无牵率之悞,于物殖有守护之益,于家人有依恋不舍之情。

所以人们优待猫,猫的待遇与人相比,“缘若有至亲切而不可离释者,方有若斯之嘉遇”

猫为什么“畏雨恶湿”?喜欢爬高喜欢玩耍(善升喜戏)?(善惊)?因为“性属火,与虎同属寅。或谓猫属丁火”。

根据《庄子》:羊沟之鸡,以狸膏涂头,故斗胜人。注:鸡畏狸膏

《说苑》:使骐骥捕鼠,不如百钱之狸。

《盐铁论》:鼠穷啮狸。

用猫或狐狸类动物破阵:

《管窥辑要》二十八宿打阵破禽法:女土蝠值日,是鼠精战关则用青衣青旗并罩网,及猫儿打入,他阵可破。此盖以狐之类神,制鼠之化炁也。

猫的种类:

《尔雅》:

在山东见一猫,头扁而尾歧,盖方琦广文云:此产皮岛中,名岛猫,或呼磝猫,其状极似登州海狸也。

一种海狸,产登州岛上,猫头而鱼尾——登州府志

汉前在山东见一猫,头扁而尾歧,盖方琦广文云:此产皮岛中,名岛猫,或呼磝猫,其状极似登州海狸也。

一种三足猫,人家得此主富乐,故云猫公三足,主翁富乐——相畜馀编山阴诸缉山[熙]曰:”电白县水东镇浙人杨姓,畜一猫而三足,后一足短软,不具其形,其眼一黄一白,俗呼日月眼,甚瘦小,声亦细,鼠闻声輙避。见狗即登其背,齕其耳,狗亦畏之。

胡笛湾知鹾秉钧云:南方有白面而尾似牛者,为牛尾狸,亦曰玉面狸,专上树木,食百果,冬月极肥,人多糟为珍品,大能醒酒。梅尧宦宣州诗:涉水马蹄鼈,雪天牛尾狸汉按:梁绍壬《秋雨庵随笔》云:蒸玉面狸以蜜,使不走膏。

《格物论》:九节狸,金眼长尾,黑质白章,尾纹九节,《本草集解》谓似虎狸,而尾有黑白钱纹相间者为九节狸。第此既有野猫花猫之称,自是猫属,则与《闽记》所称牛尾狸、亦名玉面狸者同,能祛鼠,似不得概指为狐狸也。又考李雨村《粤东笔记》:南粤猫狸,纹多锦钱,此与虎狸之尾钱纹相间者差同。

第猫多畏寒,冬日,馀尝制绵褓衣之,免使偎灶投床,不犹愈于纱幮锦褥者耶)。

一、是猫或狸猫:

1、家猫为猫,野猫为狸,狸亦有数种,大小似狐、毛杂黄黑,有斑如猫,圆头大尾者,为猫狸,善窃鸡鸭。俗谓阔口者为猫,尖嘴者为猫狸。

2、一种灵猫,生南海山谷,壮如狸,自为牝牡,阴香如麝——本草纲目。

《星禽真形图》:心月柈,有牝牡两体。自为牝牡,又名不求人,状如猫,而力甚猛,其性殊野。有人看到《山海经》说吃了它可以不嫉妒人,就让厨师做给他夫人吃。

3、有种大理的香猫,纹如金钱豹,此即是《楚辞》所谓纹狸。

4、叫起来像是“深崛深崛”的乌色(暗而呈黑的颜色)的猫,头像鸺鶹(猫头鹰)

5、狻麑如虦猫,食虎豹。

6、麒麟尾,如意尾:一种歧尾猫,产南澳,其尾卷,形若如意头,捕鼠极猛

7、南澳地如虎形,产猫猛捷,惟忌见海水,谓能变性,携带内渡者,必藏闭船舱,方免此患。

8、喉珠腹镜:尾梢屈如麒麟尾,纯黑色,惟喉间一点白毛如豆,腹下一片白毛如小镜,可称喉珠腹镜也

9、九尾猫:山阴西湾人家,有一白猫,尾分九梢,梢有肉椿,皆极细,而各梢之毛,毵毵然如狮子尾。

10:毛犀,猫猪:即彖也,善知吉凶。人呼为猫猪,交广人谓之猪神

11、紫猫:产西北口,视常猫为大,毛亦较长,而色紫,土人以其皮为裘。清代翰林都穿貂,所以戏称紫猫,紫猫又被戏称翰林貂。

12、狖(猁):似猫博鼠,出河西。貁乃狸属,非猿貁之狖,此从豸,彼从犬。

13、四耳猫,四川简州,神于捕鼠。四耳者,耳中有耳也,州官每岁以之贡送宾僚,所费猫价不少。

14、狮猫,产西洋诸国,毛长身大,不善捕鼠,一种如兔,眼红耳长,尾短如刷,身高体肥,虽驯而笨。

15、无尾猫,亦来外洋,最善捕鼠,他处绝少见之,可谓绝品,不得概以洋猫而薄之也。

二、是猫不像猫

1、虦(音栈)猫,像老虎,兽毛不厚,《尔雅》称为虎窃毛

2、香狸:纹似土豹,粪溺皆香如麝,黑契丹产。

山狸:厄入多国产,其形似麝,脐有肉囊,香满其中。

三、像猫但不是猫

1、亚尔加里亚的某种野兽,尾巴后流汁液,黑人用笼做陷阱,以刀削其乾汁,以为奇香

2、亚鲁小国有种飞虎,不比猫大,有肉翅,不能飞很远

印度有种飞猫,有肉翅,能飞。可能同一种?

3、《山海经》有种像狸的野兽叫天狗,头白色,吃蛇,叫声像猫。

4、忽鲁谟斯国奇兽,名草上飞,大如猫,而玳瑁斑,百兽见之皆伏。尤梅庵外国竹枝词:玳瑁斑斑草上飞。

5、蒙贵:类猫而大,高足而结尾,捕鼠捷于猫——海语

有黑白黄狸四色,产暹罗者最良。

安南亦产獴,紫黑色,像猱

乙苟满国,其鼠大如猫,重百斤,遇猫一样被吃

6、玉面狸(牛尾狸):人捕畜之,善捕鼠。梁绍壬《秋雨庵随笔》云:蒸玉面狸以蜜,使不走膏。苏子瞻牛尾狸诗:首如狸,尾如牛,攀条捷险如猱猴,橘柚为浆粟为糇。这种狸就是现在大家都知道的果子狸

四 叫做猫但不是猫

木猫,俗呼鼠弶,陈定宇有《木猫赋》通俗编汉按:陈赋云:惟木猫之为器兮,非有取于象形。设机械以得鼠兮,借猫公而为名云云。

铁猫,船椗也,猫或作锚焦軐俗书刊误汉按:船椗粤人呼为铁峱,盖峱亦猫类也。

火猫:瓯中田野人家,冬日悉搏土为器,开口纳火。其背穹,背上多挖小孔以升火,名火猫,男妇老少各以御寒王朝清《两窗杂录》。

泥猫:陈笙陔云,杭州人每于五月朔半山看竞渡,必向娘娘庙市泥猫而归,不知何所取义。猫为泥塑,涂以彩色,大小不等,吴杏林云养蚕人家多买以禳鼠。

虫之属有名枣猫,生枣树上,枣熟则食之本草纲目。

蔬之属有猫头笋黄山谷集,又有狸头瓜郭义恭《广志》汉按:黄香铁侍诏诗”猫头鸭脚堪留客”。又按:笋又名绵猫,见《陆玑诗疏》。又按:苏东坡谢惠猫儿头笋诗云:长沙一日煨鞭笋,鹦鹉洲前人未知。走送烦君助汤饼,猫头突兀想穿篱。又按:赞盐竹谱云”竹根有鼠大如猫”,其色类竹,名竹豚。

药之属有斑猫本草。

蔬之属又有狸豆《本草》、崔豹《古今注》:狸豆,一名狸沙。

猫之相有十二要,皆出《相猫经》,兹备录之:

1、头面贵圆,经云:面长鸡种绝。(长脸的猫会吃鸡)

2、耳贵小贵薄,经云:耳薄毛繵不畏寒。又云:耳小头圆尾又尖,胸膛无旋值千钱。猫性畏寒,而不畏鼠。花镜云:猫初生者,以硫磺纳猪肠内,煮熟拌饭与饲,冬不畏寒,亦不恋灶。

3、眼贵金银色,忌黑痕入眼,忌泪湿。经云:金眼夜明灯。又云:眼常带泪惹灾星,又云:乌龙入眼懒如蛇。《神相全编》:人相得猫眼,主近贵隐富。又按:乌龙入眼之猫,未必皆懒,惟患遭凶。

4、鼻贵平直,宜干,忌钩及高耸。经云:面长鼻梁钩,鸡鸭一网收。又云:鼻梁高耸断鸡种。

一画横生面上凶,头尾欹斜兼嘴秃谓无须,食鸡食鸭卷如风。

5、须贵硬,不宜黑白兼色。经云:须劲虎威多。又云:猫儿黑白须,屙尿满神炉。

6、腰贵短,经云:腰长会过家。

7、后脚贵高,经云:尾小后脚高,金褐最威豪。

8、爪贵藏,又贵油。经云:小露能翻瓦。又云:油爪滑生光。陶文伯[炳文]云:猫行地,有爪痕者,名油爪,此为上品。

9、尾贵长细尖,尾节贵短,又贵常摆。经云:尾长节短多伶俐。又云:尾大懒如蛇。又云:坐立尾常摆,虽睡鼠亦亡。《续博物志》云:虎渡可竖尾为帆,则猫之以尾掉风。

10、声贵喊,夫喊,猛之谓也。经云:眼带金光身要短,面要虎威声要喊。汉按:谚云好猫不作声,非谓无声,若一作声,则猛烈异常,甚有使鼠闻声惊堕者,此喊之足贵也。

11、猫口贵有坎,九坎为上,七坎次之。经云:上腭生九坎,周年断鼠声,七坎捉三季,坎少养不成《挥尘新谈》山堂肆考。

猫坎分阴阳,雄猫则九七五,奇数也,九为上,七次之,五为下;雌猫则八六四,偶数也,八为上,六次之,四为下,但四坎者绝少,故雌者每佳,而雄者多劣,皆五坎也。此说发前人所未言,盖从格致中来者,足以补《相猫经》之厥。

12、睡要蟠而圆,藏头而掉尾。经云:身屈神固,一枪自护。

猫相有五长:头尾身足耳。若五者皆短,名五秃,能镇三五家,见《相猫经》。

粤人验猫法,惟提耳而四脚与尾随即缩上为优。否则庸劣。湘潭张博斋(以文谓掷猫于墙壁,猫之四爪能坚握墙壁而不脱者,为最上品之猫,此又一验法也)。

毛色:

猫之毛色,以纯黄为上,纯白次之,纯黑又次之。其纯狸色,亦有佳者,皆贵乎色之纯也。驳色,以乌云盖雪为上,玳瑁斑次之,若狸而驳,斯为下矣相猫经汉按:纯黄为金丝,宜母猫;纯黑为铁色,宜公猫。然黄者多牡,黑者多牝,故粤人云:金丝难得母,铁色难得公。

褐黄色相间,色褐而带金丝者,名金丝褐,诚所罕见。

一种三色猫,盖兼黄白黑,又名玳瑁猫相猫经。

乌云盖雪,必身背黑,而肚腿蹄爪皆白者方是,若仅止四蹄白者,名踏雪寻梅,其纯黄白爪者同相猫经。

纯白而尾独黑者,名雪里拖枪,最吉,故云:黑尾之猫通身白,人家畜之产豪杰。通身黑,而尾尖一点白者,名垂珠相猫经。

通身黑,而尾尖一点白者,名垂珠相猫经。

纯白而尾独纯黑,额上一团黑色,此名挂印拖枪,又名印星猫,人家得此主贵,故云:白额遇腰通到尾,正中一点是圆星相猫经。

一白猫,其尾独黑,背上有一团黑色,额上则无,是可称负印拖枪也,肥大,重可七八斤,性灵而驯,每缚置案侧。偶肆叫跳,以竹梢鞭之,亟知趋避,或俛首贴服。其常时,虽以杖惧之,略无怯色。

纯乌白尾者亦稀,名银枪拖铁瓶。相猫经。

《清异录》载:唐琼花公主,自总角养二猫,雌雄各一,白者名衔花朵,而乌者惟白尾而已,公主呼为麝香騟妲己汉按:《表异录》亦载此,其一黑而白尾者,为银枪插铁板,呼为昆仑妲己;其一白而嘴边有衔花纹,呼为衔蝉奴,与《清异录》所载类异。

其一黑而白尾者,为银枪插铁板,呼为昆仑妲己;其一白而嘴边有衔花纹,呼为衔蝉奴,与《清异录》所载类异。

通身白而有黄点者,名绣虎;身黑而有白点者,名梅花豹,又名金钱梅花;黄身白肚者名金被银床,若通身白而尾独黄者,名金簪插银瓶(相猫经。

一纯白猫,而尾独黄,俗呼金索挂银瓶,重十馀斤,捕鼠甚良,谓得此猫,家业日盛。

通身或黑或白,背上一点黄毛,名将军挂印相猫经。

身上有花,四足及尾又俱花,谓之缠得过,亦佳致富奇书。

猫有拦截纹,主威猛,有寿纹,则如八字,或如八卦,或如重弓重山。无此纹,则懒闒无寿相畜馀编汉按:拦截纹者,顶下横纹也,主猫有威,犹虎之有乙也。

纯色猫带虎纹者,惟黄及狸,若紫色者绝少。紫色而带虎纹,更为贵品相畜馀编。

猫有旋毛,主凶折,故云:胸有旋毛,猫命不长,左旋犯狗,右旋水伤。通身有旋,凶折多殃相猫经。 毛生尿窟,屙尿满屋,非佳猫也。相猫经汉按:珞琭子云,猫能掩屎灵洁可喜,故好洁之猫无不灵也。

凡花猫具花朝,主咬头牲。

猫之色杂为雌,纯者为雄,所谓玳瑁斑者,杂而雌也。雪里拖枪、乌云盖雪虽有二色,皆算纯色而为雄也,此说亦新。夫毛色有生辄定,未有一岁之间两变其色者。余友诸缉山谓阳江县深坭村孙姓盐丁有纯白猫,冬至后渐长黑毛,交夏至则纯黑矣。过冬至复又黑白相间,次年夏至仍为纯白,是年年换色者也,可称瑞物,盖见造化赋物之奇,无乎不可。

一岁之间两变其色者。余友诸缉山谓阳江县深坭村孙姓盐丁有纯白猫,冬至后渐长黑毛,交夏至则纯黑矣。过冬至复又黑白相间,次年夏至仍为纯白,是年年换色者也,可称瑞物。

与猫相关的祭祀:

腊日迎猫以食田鼠,谓迎猫之神而祭之礼记。

唐祀典有祭五方之鳞羽蠃毛介、五方之猫于菟及龙。

麟朱鸟白虎元武方别,各用少牢一旧唐书汉按:礼八蜡有猫虎昆虫,后王肃分猫虎为二,无昆虫。张横渠以为冉,见经疏。

杭人祀猫儿神,称为隆鼠将军,每岁终,祭群神必皆列此。

金华府城大街有差猫亭,本先朝军装局,相传有鼠患甚暴,朝廷差赐一猫,而鼠暴顿除,后立庙其地,称灵应侯至今,里人奉为社神,呼为差猫亭云。

猫眼定时

猫眼定时,甚验,盖云子午卯酉一条线,寅申己亥枣核形,辰戌丑未圆如镜。一作寅申己亥圆如镜,辰戌丑未如枣核,馀同皆见通书选择书汉按:《酉阳杂俎》仅云:猫眼旦暮圆,至午竖成一线。又按:初生猫,血气未足,瞬息无常,以之定时,仍属无验。

南番白湖山,有番人畜一猫,后死,埋于山中。久之,猫见梦曰:”我活矣,不信,可掘观之。”及掘之,惟得二睛,坚滑如珠,验十二时无误嫏嬛记汉按:一种宝石,中含水痕一线,摇之似欲动者,横斜皆可视,名为猫儿眼。

锡兰国海山上出宝石猫睛碧者名瑟瑟红者名靺鞨,而《八紘译史》又载伯西尔国人少之时凿头及下唇作孔,以猫睛夜光诸宝石嵌之为美。又真腊国王手足皆戴金镯,嵌以猫睛,是非仅指展上嵌之而已。

猫鼻端常冷,惟夏至一日暖,盖阴类也。酉阳杂俎。

猫于黑暗中,逆循其毛,能出火星者为异,并不生蚤虱同上。 123 猫洗脸过耳,主有宾客至同上汉按:瓯谚猫洗面,日有次度者,谓随潮水长落。

瓯谚:猫洗面,日有次度者,谓随潮水长落。

猫与虎同,皆能画地卜食。

凡寅月子日子时,朱书裪此符,贴于灶上,勿令人见,可以辟鼠王让堂术济馀编。

刻木为猫,用黄鼠狼尿,调五色画之,鼠见则避夷门广牍。

椿树叶、冬青叶、丝瓜叶,曝乾,每四季,焚于堂中,鼠自避去,此名金猫辟鼠法寿世保元汉按:瓯俗,每岁立春之时,燃樟叶爆竹于门堂奥室诸处,名为燂春。燂燂,猫儿眼光;燂燂,老鼠眼瞙瞙(目磨,盖咒鼠目之瞎也。有应者,终年鼠患为稀。

牝猫无牡交,但以竹帚扫背数次则孕。又一法,用木斗覆猫于灶前,以帚击斗,祝灶神而求之,亦有胎本草纲目。

猫成胎,有三月而产,名奇窝;四月而产,名偶窝。养至一纪为上寿,八年为中寿,四年为下寿,一二年者为夭。浙中以单胎者为贵,双胎者贱,一胎四子名抬轿猫,贱而无用。若四子毙其一二,则所存者亦佳,名为返贵,见王朝清《雨窗杂录》。

华润庭云:猫胎以少为贵,故有一龙二虎之说。又云:猫以腊产为佳,初夏者名早蚕猫,亦善,秋季次之,夏为劣,以其不耐寒,冬必向火,名煨灶猫汉按:猫煨火皮瘁,硫磺纳猪肠中,煮熟喂之愈,见《致富奇书》。

猫食鼠,上旬食头,中旬食腹,下旬食足,与虎同,阴类之相符如此李元《蠕范》汉按:一说食旬,各有所先,月初先头,月中先腹,月尾先腿脚。食有馀者,小尽月也。

猫食鼠,或于衣物茵席之上,勿惊驱之,听其食毕,自无痕迹。若逼视之,则血污狼籍矣。或谓当食时视之,则齿软,以后不复能啮鼠。

北人谓猫过扬子江金山,则不捕鼠。厌者,剪纸猫投水中,则不忌酉阳杂俎汉按:《渊鉴类涵》云,昔韩克赞尝于汝宁带回一猫,过江果不捕鼠。

物各有所喜,如诗传马喜风、犬喜雪、豕喜雨,而猫独喜月,故月夜常登屋背,盖与狐狸同性也。

鼠啮猫,占主臣害君管窥辑要汉按:唐宏道初,梁州仓有大鼠,长二尺馀,为猫所捕得,鼠反啮之,见《五行志》。考《开元占经》京房曰:众鼠逐狸,兹为有伤,臣代其王,忠为乱,天辟亡。又曰:臣弑其君,大臣亡。又曰:鼠无故逐狸狗,是谓反常,臣杀其君。

做与猫相关的梦:

凡梦虎斑猫,为阳袭阴之象,入室者吉,自内外窜不祥。去而复来者,得人心梦林元解。

凡梦狮猫,为丰亨久安之象,主门下人有勇而好义者,或果得佳猫以应同上。

凡梦猫鼠同眠,下必有犯上者,若当此时生小猫,则为劣物同上。

凡梦群猫相斗,主暮夜有戎之兆,于己无患。若梦家猫被他家猫咬伤,下人有灾同上。

凡梦猫捕鼠,主得财,须防子媳灾,姓褚者最忌,主有事南蛮不返之兆同上。

凡梦猫吞蝴蝶,恐有阴私鬼害正人同上。

凡梦猫吞活鱼,主成家立业,手下得人。若至山东,更主获利同上。

《梦林元解》一书,为葛稚川原本,邵康节续辑。每以占梦,悉有应验。

俗传猫为虎舅,言虎事事肖猫梁绍壬《秋雨笔记》汉按:虎凡肖猫,独耳小颈粗不同。然宋何尊师尝谓猫似虎,独耳大眼黄不同。

猫为虎师(相传笑话,谓虎羡猫灵捷,愿师事之,未几,件件肖焉,而独不能上树,与夫转颈视物,虎乃以是咎猫,猫曰:”尔工噬同类,我能无畏?留斯二者,正为自全地耳!若尽以传尔,他日岂能免于尔口哉。

猫肉治蛊毒,涎治瘰疠,胎治反胃。又牙同人牙、猪犬牙、虾研,蜜水服,治豆疮倒魇本草纲目汉按《本草》:猫肉不佳,不入食品,故用之者稀。或谓猫肉食之发痫,缩膀胱,妇人窒经,小儿摆痘。又闻小儿常食鼠肉,可以稀痘,则猫肉败痘可知。《本草》又云:正月勿食猫肉,能伤人,此与礼内则食狸去正脊,为不利人,其义相合,益见食猫肉之有损也。

猫肉食之发痫,缩膀胱,妇人窒经,小儿摆痘。又闻小儿常食鼠肉,可以稀痘,则猫肉败痘可知。《本草》又云:正月勿食猫肉,能伤人,此与礼内则食狸去正脊,为不利人,其义相合,益见食猫肉之有损也。

妖魅猫鬼为祟,病人不肯言,以鹿角屑捣末,水服方寸匕,即言实也本草纲目。

《华陀治尸注》有猫骨散,又猫肝治疟,及劳瘵杀虫同上。

人病歌哭不自由,腊月死猫头烧灰,水服自愈十金方。

猫照镜,慧者能认形发声,劣猫则否丁兰石尺牍。

久晴,猫忽非时饮水,主天将雨。甑谚。

猫死,瘗于园,可以引竹。李元《蠕范》。

独孤陀外祖母高氏,事猫鬼,以子日之夜祭之,子鼠也。猫鬼每杀人取财物,潜归祀者家,鬼将降,其人则面正青,若被牵拽然。陀后败,免死北史。

隋大业之际,猫鬼事起,家养老猫,为厌魅,颇有神灵,递相诬告,郡邑被诛者数千馀家,蜀王秀皆坐之。朝野佥载。

杭州城东真如寺,弘治间,有僧曰景福,畜一猫,日久驯熟,每出诵经,则以锁匙付之于猫。回时,击门呼其猫,猫辄含匙出洞,若他人击门无声,或声非其僧,猫终不应之,此亦足异也。七修类稿。

张暄和参军德和云:猫与蛇交,则产狸猫,故斑纹如蛇也,谓此说于权黄冈同守时,得之民间。噫!亶其然乎?然交非其类,禽兽往往有之,姑存其说,俟质博雅汉自记。

长毛毵毵,形如狮子。友人方存之云:此异种也,不可易得。养之年馀,日夕在旁,鼠耗寂然。一日,天未明,猫忽至馀床上,大吼数声而去,已而死焉。庸猫得奇子,灵异如此而不寿,惜哉!

獠獞猺猫,皆百粤遗种,散处于滇黔、楚蜀及两粤之间,猫后改为苗霞樵,泰顺人,尝为川督蒋砺堂幕客(汉按:徽州班戏曲有猫儿歌,亦称数猫歌,盖急口令之类。猫之嘴尾数虽只一,而其耳与腿则二四递加,数至六七猫,口齿迫沓,鲜有不乱,盖急则难于计算耳。倪翁豫甫楙桐云:京师伎人有名八角鼓者,唇舌轻快,尤善于此歌,虽数至十馀猫,而愈急愈清朗,是精乎其伎者也。猫歌:大咨如一盏,猫儿一张嘴,两个耳朵一条尾,四条腿子往前奔。奔到前村,两只猫儿两张嘴,四个耳朵两条尾,八条腿子往前奔,奔到两村,下皆仿此,惟耳腿之数以次递加耳])。

猫为火兽,甚不宜于水;犬为土兽,见水不畏,而亦能博鼠,故船家多蓄犬而少蓄猫。又按:《周藕农杂说》云:猫忌咸,而东海之猫饮不离盐;猫畏寒,西藏之猫卧不离冰,由其习惯成自然。今猫见波涛而惊,诚惯于陆,不惯于水也。

籴谷供老鼠买静求安,是亦时世之一变,可叹也夫。

呼喌喌,则鸡来,见《说文》;呼嚧嚧,则狗来,见《演繁露》,此声气应求也。猫则呼苗苗即来,作汁汁亦来。白珽湛渊静语,所谓唇音汁汁,可以致猫,声类鼠也,此乃物类相感也,说见瞿灏《通俗编》。

《游览志馀》载杭俗言人举止仓惶为”鼠张猫势”,以鼠见猫即窜逸,猫势于是益张耳,此语可对”狐假虎威”。

猫诗云:”名本从苗得,功推用世深。疑狐休相貌,防鼠恤儒心。昼静埋头睡,宵寒拥鼻吟。验时睛一线,中有定盘针。”又”蜡典崇官礼,程材隘相经。皮毛慿斑杂,眼界总晶荧。忌刻原根性,纯阴此化形。莫徒欺鼠辈,相食等膻腥。”皆名隽可喜,次篇语含讥贬,岂有激而云然耶?平叔,山阴人,以知鹾需次粤之潮州汉记。

:”为护山房几架书,殷勤花下饲狸奴。春深看取寻阴地,欲写消寒八九图。天生风采虎纹斑,洞里丹曹炼九还。莫讶不随鸡犬去,要留仙骨住人间。闾阖鼠耗渐消亡,运用灵威妙有方。锻狱终归无济处,当年应已笑张汤。”意新语刺,韵致自佳。乃弟洁甫士廉亦有一绝云:”春风一轴牡丹图,谁把精神绘雪姑。为问穴中诸鼠辈,年来曾已化鴽无。”蕴藉风流,一结犹有意味汉记。

风一轴牡丹图,谁把精神绘雪姑。为问穴中诸鼠辈,年来曾已化鴽无。”蕴藉风流,一结犹有意味汉记。

瓯人生子,常有”小勿象猫,大勿象狗”之谚,盖猫小多丑,狗大多劣故尔,其《回头想》所引,或本此欤。

狐妖吸精,用桐油遍涂其阴,狐来用舌舔吸,无不大呕而去,遂不再来,惟宜秘密方验,见《龚氏寿世保元》。馀谓用此以治猫妖,其效必同。

230 大埔赖智堂云章云:猫咬伤,重者不治,亦能死。道光癸卯,海阳令史公家人李姓罗姓,初住寓中,因捉邻猫,两人手指俱被猫咬伤。初视为平常,乃越二十馀日,而李姓者忽发寒热,臂腕旁起一小核,焮痛异常,虽知猫毒,但无人识治,数日不省人事,声如猫叫而殂。其罗乡者,过四十馀日,臂腕亦起一小核,渐见气喘,不思饮食,越五六日亦毙。甲辰年,潮嘉道署家人郑三被猫咬伤中指,过二十馀日毒发,臂腕亦起核,按之疼痛,以目睹李罗之祸,不胜惶惧,访馀医治。因思猫之伤人致死,古今医书鲜载治法,当自出臆见,酌制二方治之,逾月遂愈。其方用既有效,不敢自私,请附刊传,公诸同好。原用水药方十二味,名普救败毒汤:

普救败毒汤: 231 防风、白芷、郁金制、木鳖子去油、穿山甲炒、川山豆根,以上各一钱;净银花、山慈菰、生乳香、川贝、杏仁去皮夫,以上各一钱五分;苏薄荷三分,水煎,半肌服,口渴加花粉一钱。

赖智堂精于岐黄,有手到病除之妙,观其所制右二方,极其精思,宜乎用有效验。且家猫驯熟,鲜有咬人,其因伤致死,则更鲜闻,非如猘犬比,故皆视为寻常,而古今医书因亦无载治疗。岂知天下之大,无事不有,李罗二姓人之祸,殆其显著者焉?今智堂愿传其方,亟为刊入,俾广见闻,盖亦不无小补也。

恒言黑猫须青眼,黄猫须赤眼,花白猫须白眼。若眼底老裂有冰纹者,威严必重,盖其神定耳。又言猫重头骨,若宽至三指者,捕鼠不倦,而且长寿。其眼有青光,爪有腥气,尤为良兽。

243 瓯中谓人性暴戾曰猫性,视轻性命曰猫命,故常有这猫性不好及这条猫命之谚也。

虎斑色、金银眼,无尾,产雌猫一,黑质白章,亦无尾,今四年矣。行相随,卧相依,时为母猫舔毛咬虱,每饭,必蹲俟母食而后食。母猫偶怒以爪,则却受不敢前,或出不归,则遍往呼寻。人或误挞母猫,则闻声奋赴,若将救然。甥女事母孝,咸以为孝感云汉按:此与蒋丹林都宪之猫同为孝感所致,可谓无独有偶[鸿江,字小台]。

姑苏虎邱多耍货铺,有以纸匣一塑泥猫于盖,塑泥鼠于中,匣开则猫退鼠出,合则猫前鼠匿,若捕若避,各有机心,其人巧有如此者,儿童争购之,名猫捉老鼠。

姜午桥云:猫为惊兽,可对劳虫。蚁一名劳虫

淳植云:鹤为傲鸟,鱼为惊鳞。又云:猫灵鸭懵,鱼愕鸡腉,蚁劳鸠拙,鹭忙蟹躁,蛙怒蝶痴,鹅慢犬恭,狐疑鸽信,驴乖蛛巧,所述颇繁,因记忆所及,附识备览雅扶,庆元廪生,寄居温邱。

凡端午日,取枫瘿刻为猫枕,可辟鼠,兼可辟邪恶汉按:王兰皋有猫枕诗,今失传。昔周藕农先生尝云:兰皋今台湾课士,以猫枕为赋题,用猫典者,盖寥寥然。

唐张博好猫,皆价值数金。有七佳猫,皆有命名:一东守,二白凤,三紫英,四怯愤,五锦带,六云团,七万贯记事珠。

养鸟不如养猫,养猫有四胜:护衣书有功,一;闲散置之,自便去来,不劳提把,二;喂饲仅鱼一味,问须蛋米虫脯供应,三;冬床暖足,宜于老人,非比鸟遇严寒,则冻僵矣,四。第世俗嫌其窃食,多梃走之,然不养则已,养不失道,虽赏不窃韩湘岩与张度西书汉按:陆放翁诗”狸奴毡暖夜相亲”,张无尽诗”更有冬裘共足温”,则暖老一说亦自有本。韩名锡胙,青田人,嘉庆间以进士通籍,官至观察。

公猫必阉杀其雄气,化刚为柔,日见肥善。时俗又有半阉猫,只去内肾一边,其雄气未尽消亡,更觉刚柔得中。

浮猫宜伏断日,忌刀砧、血刃、飞廉、受死、血支等煞。凡阉猫须于屋外,猫负痛自奔回屋内,否则必外逸,从此视屋内如畏途矣。阉时,又须将猫头纳入卷簟之口,阉毕纵之,则从后口奔去,庶免被啮伤手,亦法之良也。

潮人聘猫以糖一包,馀从冯默斋教授乞猫,以茶二包为聘绍兴人聘猫用苎麻,故今有苎麻抉猫之谚。馀向陶翁蓉轩家聘猫,盖用黄芝麻、大枣、豆芽诸物汉自记。

古人乞猫必用聘,黄山谷诗”买鱼穿柳聘衔蝉”。瓯俗聘猫,则用盐醋,不知何所取义,然陆放翁诗”裹盐迎得小狸奴”,其用盐为聘由来旧矣(丁兰石尺牍。

吴音读盐为缘,故婚嫁以盐与头发为赠,言有缘法,俗例相沿,虽士大夫亦复因之。今聘猫用盐,盖亦取有缘之意,此说近理,录以存证。又云:猫既用聘,亦可言嫁,因忆年前馀客江西,官常中,有以”嫁猫”二字为题征诗,林子晋明府尝索馀赋之。此本俗事,当用俗语凑拍一篇,附录博粲:天生物类知几许,人家养猫如养女,出窝便费阿媪心,抚护长成期捕鼠。九坎长尾更独胎,团云飞雪毛色开,唔唔作威良足爱,相攸渐见有人来。一旦裹盐聘娶逼,阿媪欲辞苦未得,抱持不舍割爱难,痛惜只争泪沾臆。柳圈铜铃锦衣兜,先期细意装点周,相送出门再三嘱,善为喂养毋多尤。聘人唯唯为猫计,但愿勤能事有济,鼠耗消兮当策勋,眠毯食鱼应罔替南康郡博上官筱山豫原评云:题甚新推,结有寓意,勿以俗事目之。

天生物类知几许,人家养猫如养女,出窝便费阿媪心,抚护长成期捕鼠。九坎长尾更独胎,团云飞雪毛色开,唔唔作威良足爱,相攸渐见有人来。一旦裹盐聘娶逼,阿媪欲辞苦未得,抱持不舍割爱难,痛惜只争泪沾臆。柳圈铜铃锦衣兜,先期细意装点周,相送出门再三嘱,善为喂养毋多尤。聘人唯唯为猫计,但愿勤能事有济,鼠耗消兮当策勋,眠毯食鱼应罔替南康郡博上官筱山豫原评云:题甚新推,结有寓意,勿以俗事目之。

闽浙山中种香菇者,多取猫狸,挖去双眼,纵叫遍山,以警鼠耗。猫既瞎而得食,即无所他之,昼夜惟有瞎叫而已王朝清《两窗杂咏》汉按:此祛鼠之法虽善,未免恶毒,亦猫之不幸也。瓯人以昧不懂事,而喜叫嚣挥斥者,讥之为”香菇山猫儿瞎叫”。

猫食黄鱼则癞留青日札汉按:吴越多黄花鱼,鲜不以其馀饲猫,未闻有生癞者。或谓此指黄颡鱼,以其得浑泥之气,猫食必病。今馀文竹云:寓中有佳猫,昨因食黄花鱼生癞而死,是《日札》之说又尚可信。有谓江浙黄花鱼俱经冰过,不比粤鱼气味发扬而有毒也,是亦近理(文竹,名珽辉,浙江遂安茂才,时偕其所亲毛厚甫明府寓于潮郡。

或谓此指黄颡鱼,以其得浑泥之气,猫食必病。今馀文竹云:寓中有佳猫,昨因食黄花鱼生癞而死,是《日札》之说又尚可信。有谓江浙黄花鱼俱经冰过,不比粤鱼气味发扬而有毒也,是亦近理(文竹,名珽辉,浙江遂安茂才,时偕其所亲毛厚甫明府寓于潮郡。

猫食野物则性戾而不驯,食盐物则毛脱而癞。

如纯黄者曰金丝虎,曰戛金钟,曰大滴金;纯白者曰尺玉,曰宵飞练;纯黑者曰乌云豹,曰啸铁;花斑者曰吼彩霞,曰滚地锦,曰跃玳,曰草上霜,曰雪地金钱。其狸驳者,则有雪地麻、笋斑、黄粉、麻青诸名。

猫格,以官名别之。

如小山君、鸣玉侯、锦带君、铁衣将军、麴尘郎、金眼都尉。至于雪氅仙官、丹霞子、鼾灯佛、玉佛奴诸称,则以仙佛名之,更饶韵致汉按:猫之别称在古有极雅者,相传唐贯休有猫名梵虎,宋林灵素有猫名吼金鲸,金希正有猫名铁号钟,于敏中有猫名冲雾豹。或云吴世璠败后,有三猫为军校所得,颈有悬牌,一曰锦衣娘,一曰银睡姑,一曰啸碧烟,皆佳种也。然余今昔交游陈镜帆广丈,有猫曰天目猫。周藕农令河南时,有猫曰一锭墨;淳安周爽庭太学有猫曰紫团花,泰顺董晋廷诣有猫名乾红狮,是与遂安朱小阮之鸳鸯猫、萧山沈心泉之寸寸金先后颉颃焉。

相传唐贯休有猫名梵虎,宋林灵素有猫名吼金鲸,金希正有猫名铁号钟,于敏中有猫名冲雾豹。或云吴世璠败后,有三猫为军校所得,颈有悬牌,一曰锦衣娘,一曰银睡姑,一曰啸碧烟,皆佳种也。然余今昔交游陈镜帆广丈,有猫曰天目猫。周藕农令河南时,有猫曰一锭墨;淳安周爽庭太学有猫曰紫团花,泰顺董晋廷诣有猫名乾红狮,是与遂安朱小阮之鸳鸯猫、萧山沈心泉之寸寸金先后颉颃焉。

天目猫。周藕农令河南时,有猫曰一锭墨;淳安周爽庭太学有猫曰紫团花,泰顺董晋廷诣有猫名乾红狮,是与遂安朱小阮之鸳鸯猫、萧山沈心泉之寸寸金先后颉颃焉。

一锭墨;淳安周爽庭太学有猫曰紫团花,泰顺董晋廷诣有猫名乾红狮,是与遂安朱小阮之鸳鸯猫、萧山沈心泉之寸寸金先后颉颃焉。

紫团花,泰顺董晋廷诣有猫名乾红狮,是与遂安朱小阮之鸳鸯猫、萧山沈心泉之寸寸金先后颉颃焉。

小猫叫不绝声,陈皮研末涂鼻端即止。古今秘苑。

猫癞,用蜈蚣焙乾,研末与食,数次即愈。又法,桃叶捣烂,遍擦其毛,少顷洗去,又擦,自愈。治狗癞亦可行。厨集。

杭州城内有猫儿桥,见《杭州府志》。广东大埔县有猫儿渡,见《潮州府志》(雁荡山峰有名望天猫,袁自才诗云:仙鼠飞上天,此猫心不许,意欲往攫之,望天如作语。

猫蝶图,盖取髦耋之意,用以祝嘏耳。曾衍东有自题画猫云,”老夫亦有猫儿意,不敢人前叫一声”,若有戒于言也。曾山东人,令湖北,嘉庆间缘事流戌温州,工诗画,自号七道士,又称曾七如。

《墨客挥犀》,欧阳公尝得一古画《牡丹丛》,其下有一猫,永叔未知其精妙,丞相正肃吴公一见曰:”此正午牡丹也,何以明之?其花枝哆而色燥,此日中时花也;猫眼黑睛如线,此正午猫眼也。有带露花,则房敛而色泽,猫眼早暮则睛圆,正午则如一线耳。此亦善求古人之意者也。

谚云人干事不乾净者,称为猫儿头生活,见《留青日札》;作事不全则讥为三脚猫。张明善曲三脚猫,渭水飞熊,见《辍耕录》。

吾乡开标场赌标者,每四字作一句,其十二字分作三句者,名曰三脚猫。华润庭云:吴俗呼乞养子为野猫,谓人矫诈为赖猫,习拳勇者为三脚猫。又按:偷食猫儿改不得,见《杂纂二续》;”哪个猫儿不吃腥”,见《元曲选》;”依样画猫儿”,”寒猫不捉鼠”,并见《五灯会元》;猫头公事、猫口里挖食、猫哭老鼠假慈悲,俱见《谈概》及《庄岳委谈》[俗传笑话,谓一日者鼠见猫颈悬念珠,群以为是已归佛,必然慈悲,吾辈可以无恐。然而未可深信,先令小鼠过之,猫伏不动;次令中鼠过之,亦不动,大鼠信其无他,最后过之,猫忽突起擒而毙之,群鼠于是抱头窜去,曰:此假慈悲,此假慈悲]。

又如《通俗编》所载:猪来贫,狗来富,猫来开贸库。又狗来富,猫来贵,猪来主灾晦。至朝喂猫,夜喂狗,此又见于《月令广义》。世俗又以捕役与偷儿混处称为”猫鼠同眠”,此四字见《唐书浙谚》。

猫哥狗弟之谓,以猫常斥狗,而狗多辟易避去,故韵本有兄猫之文,此亦傅会之说。至于猫儿念佛、猫儿牵砻,此则因其鼾声而云然。瓯俗又以讹索财物者称为猫儿头,以人小器称为猫儿相;若少年勇往,则云新出猫儿强如虎。夫谚虽鄙俚,皆有义理,故古今传诵不替。

六月六,猫狗浴。家香铁《消夏诗》:家家猫狗浴从窥。又无名氏《硕鼠传》云:今是获不犬不猫。

数九歌:六九五十四,猫狗寻阴地。至于五代卢延让应举诗”饿猫临鼠穴,饶火舔鱼砧”见赏主司,遂获登第,人谓得猫犬之力,此则尤显焉者也。

可知冯驩为猫之后身乎?”问何以见之,曰:”于其弹铗见之。”馀曰:”然,馀固冯驩之后身也,其知焉否?”相与哑然自记。

武后杀王皇后及萧良娣,萧詈曰:”愿武为鼠我为猫,生生世世扼其喉!”后乃诏六宫毋畜猫。旧唐书。

武后有猫使,习与鹦鹉并处,出示百官传观未遍,猫饥博鹦鹉食之,后大慙唐书。

猫别名天子妃,见《鹤林玉露》,盖萧妃被杀,临死有我愿为猫武为鼠之语,故有是称梁绍壬《秋雨盫笔记》。

平陵城中有一猫,常带金锁,有钱飞若蛱蝶,土人往往见之酉阳杂俎。

刘月农巡尹云:山东临清州产猫,形色丰美可珍,惟耽慵逸,不能捕鼠,故彼中人以男子虚有其表而无才能者,呼之为临清猫。

《衔蝉小录》行于世夫人名荪薏,字秀芬,会稽孙姓,著有《贻砚斋诗集》

唐崔日用台中词曰:台中鼠子直须谙,信足跳梁上壁龛,倚翻灯脂污张五,还来啮带报韩三。莫浪语,直王相,大家必若赐金龟,卖却猫儿相报赏汉按:《诗序》:崔为御史中丞,赐紫,未得佩鱼。尝因宴撰词云云,中宗即以金鱼赐焉。

猫临鼠穴,馋犬舐鱼砧”句,为成中令汭见赏。又有”栗爆烧氊破,猫跳触鼎翻”之句,为王先主建所赏。尝谓人曰:生平投谒公卿,不意得力于猫儿狗子也汉按:唐人咏猫诗甚少,胡知鹾笛湾云,路德延小儿诗”猫子彩丝牵”,又元稹江边诗”停潦鱼招獭,空仓鼠敌猫”,此又卢延让猫诗之嚆矢也。

氍毹锦绣铺。放下珠帘春不管,隔笼鹦鹉唤狸奴。

刘克庄之咏猫捕燕云”文彩如彪胆智飞,书堂巧伺燕儿微”,是又有感而云然耶!

江茗吴盐,聘得狸奴娇慵不胜。正牡丹花影,醉馀午倦,茶醾架底,睡稳春晴,浅碧房欐,褪红时候,燕燕归来还误惊。伸腰懒,过水晶帘外,一两三声。休教划损苔青,只绕在墙阴自在行。更圆睛闪闪,痴看蛱蝶,回廊悄悄,戏扑蜻蜓,蹴果绕间,无鱼惯诉,宛转裠边过一生。新寒夜,伴薰笼斜倚,坐到天明。

承尘,或撼户枢,或缘榻荡几,或嗡罇舐盂,或覆奁轧椟,或齰图褫书,汝于是时,傥伺须臾,即不逾房闼而汝之腹以饫,人之害以除矣,其或不然,则但据地长号咆哮。噫呜!虽不鼠辈之克殄,而声之所慑,鲜不缩且逋矣,而寂不汝闻。而宵马其徂,吾不意窥高乘虚,越垣历厨,缘乾超枝,攀柯摧荂,而劳苦于一鸡之圈。鼠为人害,汝则保之;鸡具五德,汝则屠之,鼠也奚幸,鸡也奚辜,虽则汝有,不若汝无。无汝则鼠之害不益于今,而鸡之祸吾知免夫渊鉴类函。

见几而作,而谓我尸位而素餐可乎?”未几,客复来,主人其告之故,客若有所失,谓主人曰:”知夫猫乎?系本西番,昔为使臣上贡,道经庄浪驿,或试以铁笼,纳空室中,诘朝起视,数十群鼠窜伏笼外。凡所至,数里无敢咆哮者,兹固若此哉。”主人闻之,亦遂止家人之咎猫者,而猫复留。

0
《猫苑 猫乘》的全部笔记 4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