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格心理学 8.0分
读书笔记 第2章 西格蒙德弗洛伊德:精神分析
rain

弗洛伊德从治疗癔症病人的临床实践中发展出了自己的精神分析理论。弗洛伊德认为人被肆意冲动的本能支配着,无法摆脱,只能通过种种机制来管理和控制。

1.人格层次

弗洛伊德将人格分为三个层次,分别是意识、前意识和潜意识。

意识是个体任一时刻所觉知到的感觉和经验,但意识是人格中非常有限的一面,因为个体的思想、感觉和记忆只有一小部分停留在意识层面。

更为重要的是潜意识,它是水面下无法看见的更大的部分。水面以下巨大、黑暗的深渊里充斥着各种本能,这些欲望指导着个体行为。潜意识包含了各种行为背后最主要的驱力,我们看不见也无法控制。两者之间的是前意识,也是记忆、知觉与思想的储藏室,虽然个体当时无法意识到它们,但很容易把它们召唤到意识当中。

2.人格结构

后来弗洛伊德对人格的三层次进行了修正,引入了人格的三个基本结构:本我、自我和超我。本我对应了三层次中的潜意识概念,本我是本能和力比多的蓄水池,是人格中强有力的结构,为其他两个成分提供了所有的能量。

本我与身体需要的满足有密切而直接的联系。当身体处于一种需要状态时,就会产生紧张感,这是个体就会采取行动通过满足来减少紧张感。本我遵循快乐即时原则。通过减少紧张感,本我起到增加快乐避免痛苦的作用,本我追求即时满足而不会因为任何原因去延迟。本我是一个自私、追求快乐的结构,它是原始的的、没有道德原则的、持续而不顾后果的。

本我不会觉知到现实。本我满足自己的方式也只能通过反射活动和实现愿望的幻觉。

婴儿刚出生时,只知道本我的需求。在他们成长过程中学会聪明而理智地应对外部世界,形成感知、识别、判断和记忆的能力,通过这些能力去满足他们的需要,这些包含在自我结构之中。自我并非阻止本我的冲动,而是帮助本我减少紧张感。因为自我能够觉知到现实,它会决定何时何地以何种方式最佳满足本我的冲动。自我遵循现实原则。

超我是潜意识的原则和信念,是个体在儿童时期所获得的是非观念,即内化的良心。超我大概在个体五六岁的时候就形成了,最初是父母制定的各种行为准则,通过表扬、惩罚和榜样,让儿童认知到哪些行为在父母看来是好的,哪些是不好的。除了良心,超我的另一部分是理想自我,包括使儿童得到表扬的各种好的、正确的行为。

儿童把从父母处获得的准则内化,奖励和惩罚变成了自我管理,父母控制被自我控制所取代。超我在追求完美道德方面是冷酷无情甚至残忍的。在强度、非理性和坚持服从方面,超我与本我没有什么不同。它的目的不是延迟本我追寻快乐的需要,而是要完全地限制它们,尤其是限制性需要和攻击需要。超我既不追寻快乐,也不是为了达成现实目标,仅仅是为了获得道德上的完美。

自我被夹在本我、超我和现实之间,在三种威胁下处境十分艰难。当自我过度紧张的时候,这种冲突的必然结果就是焦虑的形成。

3.焦虑

弗洛伊德提出三种类型的焦虑:现实性焦虑、神经性焦虑和道德焦虑。

现实性焦虑是指对现实世界中真实危险的恐惧。它指导我们逃离危险保护自己。

神经性焦虑是基于童年时期本能满足与现实之间的冲突而形成的,是对于冲动表现本能主导的行为而遭受惩罚的一种潜意识恐惧。

道德性焦虑是来自本我和超我之间的冲突。本质上是对个体良心的一种恐惧。它来源于个体内部对违反道德准则的谴责,即会感到羞耻或愧疚。

焦虑警告个体自我受到威胁,如果不采取行动,自我将会被推翻。自我会通过逃离威胁情境、抑制导致危险的冲动性需要或者凭良心做事。如果这些理性的方法都不能奏效,个体就会诉诸防御机制。

4.焦虑防御

弗洛伊德提出了多种防御机制,并指出我们很少只使用其中的一种,一般都是同时使用几种防御机制来保护自己免于焦虑。

防御机制有两个作用,一是对现实否认或扭曲,二是在潜意识运作,通常意识不到他们。

8种防御机制:压抑、否认、投射、退化、反向形成、合理化、置换、升华。

5.心理性欲发展阶段

弗洛伊德认为所有的行为都具有防御性,不同的人使用不同的防御方式,这种个体差异是由于童年与养育环境互动过程中形成的。

弗洛伊德发现儿童时期具有强烈的性冲突,这些冲突似乎围绕着身体的特定区域。他还注意到,在不同的年龄段,不同的身体区域作为冲突中心,从这些观察出发,他提出了心理性欲发展阶段。

他认为婴儿被驱使从口唇、肛门和生殖器获得一种弥散性的身体快感,不同的性感区域界定了个体生命中重要的前五年。

每一阶段都存在一种冲突,而这一冲突必须在婴儿或儿童进入下一阶段之前得以解决。有时由于冲突还未解决,个体不愿意或不能进入下一阶段,或者由于溺爱的父母对孩子的过分满足,使其不想继续前进,即固着。

口唇期:

是心理性欲发展的第一个阶段,从出生到2岁左右。这阶段的婴儿获得快感的重要来源是口唇。婴儿通过吸吮、撕咬或吞咽获得快感。这一阶段有两种行为方式:口唇含合行为或口唇攻击或施虐行为。

如果婴儿在口唇期被过度满足,则可以预测到个体成年时的口唇性格就是过分乐观与依赖,容易上当受骗、轻信、相信他人说的一切、过度相信他人。

另一种是口唇攻击或施虐行为,固着在这一水平的个体容易过度消极、产生敌意与攻击,倾向于喜欢争辩和讽刺,发表尖酸刻薄的评论并残酷对待他人。他们倾向于嫉妒他人,并努力利用和控制他人以争取自己处于主导地位。

肛门期:

弗洛伊德认为如厕训练的经历对人格发展具有重要影响。排便使婴儿产生性快感,但是如厕的训练使他们必须学会对这一快感延迟满足。孩子在如厕训练中可能以两种方式中的一种进行反抗。一种方式就是在父母不允许的时间或地点大小便,以此来挑衅父母试图对自己的控制。如果经常使用这种方式,他可能发展处攻击型人格,这是成年期多种形式的敌意和施虐行为的基础,包括虐待、破坏及乱发脾气,这样的人倾向于混乱无秩序,将他人视为物体而拥有。第二种反应方式是囤积或留存自己的粪便。这种人吝啬、小气,喜欢储藏或保留物品,因为他们的安全感取决于保存和拥有的东西,以及财产与生活的其他方面的井然有序。这样的人可能比较死板、过分整洁、固执以及过于认真。

生殖器期:

4-5岁时,快感集中区域由肛门转移到生殖器。儿童在生殖器期的基本冲突主要是对异性父母的潜意识欲望,与此相伴的是代替或除掉同性父母的潜意识欲望,即俄狄浦斯情结。小男孩会通过幻想或公然的行为表现出对母亲的性渴望,他对父亲充满嫉妒和敌意,与取代父亲相伴的是父亲对自己的报复和惩罚,即阉割焦虑。

潜伏期:

6-11岁儿童的性本能处于休眠状态,这一时期,他们将其升华为校园活动、爱好、体育运动以及与同性建立友谊。

生殖器:

是心理性欲发展的最后一个阶段,开始于青春期。

0
《人格心理学》的全部笔记 18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