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的世界 9.4分
读书笔记 时代
诚与实

一战 & 二战

我感到经过多年来煽动仇恨的宣传,流毒是那么深,甚至在这里,在一座外省的小市镇里,这些毫无恶意的市民和士兵都已经对威廉皇帝、对德国抱有这样的成见。(236)
罗曼罗兰:“我们都已陷入一个群情激愤、人人歇斯底里的时代。”(237)

为什么人们会陷入战争的狂热:

年轻的新兵喜气洋洋地在行军,脸上非常得意,因为人们在向他们这些日常生活中的小人物欢呼,而他们平时是不会受到人们的尊敬和庆贺的。(249)
所有那些在地位、语言、阶级和宗教信仰上的差别都被那种短暂团结一致的狂热感情所淹没。不相识的人在大街上互相攀谈;多年来互相回避的人在握手;人们到处看到精神焕发的面容;每个人都经历着一个提高“自我”的过程;每个人都不再是以前那个孤立的人,而是群众中的一分子;每个人都是人民,是人民中的一员;每一个平时不受尊敬的人都得到了重视。(250)
那股向人类袭来的惊涛骇浪是那样猛烈、那样突然,以致把人这种动物身上暗藏的无意识的原始欲望和本能都翻腾到表面上来了,那就是弗洛伊德所看到的,被他称之为“对文化的厌恶”,即要求冲破这个有法律、有条文的正常世界,要求放纵最古老的嗜血本能。热烈的亢奋中混杂着各种成分:牺牲精神、酒精、冒险的乐趣、纯粹的信仰、古已有之的军旗的魔力和爱国主义言辞的魔力。(250)

笔记:战争的狂热和苏联的狂热是相似的:打破一切秩序,幻觉的平等。我们的时代也是如此群情激愤、人人歇斯底里。

想起那日看关于南京大屠杀、关于张纯如的文字,下面评论中有人质疑官方的死亡数字,想到狼来了的故事,当人们习惯面对谎言的时候,真相还是谎言最终都无关紧要了。当大跃进因饥饿而死的受难者的数字可以任意篡改,一场屠杀的受难者的数字难道就不会是编造的吗?用数字来概括、抽象事件已经是很无力的事情了,连数字本身竟然还未必真确。

各国人民和每一个人都已经感觉到,自己只不过是牺牲品,不是为了世界上愚蠢的政治当牺牲品,就是为了不可捉摸的险恶命运当牺牲品。(253)
在1939年当那一代人中,已没有一个人还会相信战争中有上帝所希望的正义性。而更有甚者,他们再也不相信通过战争而获得的和平会有正义性和持久性。(254)
欧洲和世界上的人近几十年来几乎已经忘记了个人的权利和公民的自由曾是多么神圣。自1933年以后,搜查、随便捕人、查抄财产、逐出家园和国土、流放以及各种形式的贬谪几乎成了司空见惯的事。(430)

笔记:个人私有财产不受侵犯。人身自由不受侵犯。原本的本能与常识被剥夺得久了,人们就习惯了相反的事情。

英国

特别使我感到舒适的是我终于又感觉到在自己周围有一种平易近人、谦恭温和、没有仇视的氛围,而在此前的那几年里,毒化我的生活的,莫过于我一直感觉到在我周围有一种仇恨和紧张的氛围——无论在乡间还是城市都是如此;莫过于我不得不时时刻刻小心提防被卷入到争论中去。而英国的居民不会受到这样的困扰。英国社会生活中的诚信程度比我们这些由于充满欺骗而道德沦丧的国家要高。人们在英国生活得更安宁、更满意,他们更关注自己的花园和小宠物,而不是邻居。我能够在英国自由地呼吸,自由地思想和考虑问题。(423)

笔记:没有温良恭俭让的社会,没有舒适温暖的小家庭,人们只能疯狂地互相攻讦。公共空间和私人空间都没有容身之所,精神栖居在哪里呢?

0
《昨日的世界》的全部笔记 354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