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鹿原 8.6分
读书笔记 第369页
Sunny慧慧婆

乡民们看见一块血红的肉疙瘩在戏台前沿蹦弹了三下。那是贺老大咬断喷吐出来的半截舌头。田福贤用脚踩住了它狠劲转动大腿用脚碾蹭了几下。贺老大的嘴巴已经成为血的喷泉,鲜红的血浆流过下巴灌井脖颈。胸前的白色布衫以及捆扎在胸脯前的细麻绳都染红了。血流通过黑色的裤子显不出色彩,像是通过了一段暗道之后在赤裸的脚腕上复现了,从脚趾上滴下来的血浆再干透起尘的地皮上聚成一滩血窝。

奇怪,血浆怎么会是鲜红色。

0
《白鹿原》的全部笔记 302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