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枪手迪克 8.4分
读书笔记 3
春眼秋手

●每个工作日晚上五点到六点半左右,米德兰市寡头政权的全体会议会在鸡尾酒廊塔里荷厅召开,声势浩大。以弗莱德·巴利为首的几位很有权势的人都会现身,确保塔里荷厅内所有的讨论都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进行。如果有人在市里做大生意或者想做大生意,每周至少要在这里露一次脸,即使只是喝一杯姜味汽水。塔里荷厅靠这姜味汽水就大捞了一笔。

●在他眼里,那具尸体就是一个在世上走了一遭后已经分崩离析的庸人,而这些哀悼者则是一群来世上走完一遭后便会分崩离析的庸人。

●我对自己说,母亲、费力克斯、哈勒尔神父和德维恩·胡佛等人其实就是一只大型动物体内的小细胞,根本没必要把我们当作个体来看待。而掺杂着德拉诺和安非他明、静静躺在棺材里的西莉亚,大概只是银河大小的胰腺代谢掉的死细胞吧。我这么一个小细胞竟把自己的生命看得如此之重,这太可笑了!然后我意识到自己竟然在葬礼上笑。

●他戴着一副镜像太阳镜,我没认出他来,谁都有可能是他。

●我们毫不费力地就把费力克斯塞进敞蓬车的后座,他就坐在车里呜咽啜泣。我想我们应该把他挂到树上,这样他就能藏在树枝和鸟巢里哭了。但是他没给我们钥匙。那个时候钥匙对他来说太过物质了。

●柏拉图问老人,如何看待再也感受不到性快感一事。老人回答说,感觉就像终于被允许从野马上下来。费力克斯说,他被NBC开除时,他就是这种感受。

●这么多人试着为人生创造美好故事可能并不是件好事,毕竟创造的故事就像酒吧里的野马游戏装置一样做作而无聊。对于国家来说,试着成为自己设计的形象更为糟糕。大概联合国及各类大大小小议会的门口都应该刻上这样几个字:把你设计的故事丢到门外。

●我不知道在泰姬陵的建设中有多少人死亡,可能有好几百人。美,总是要付出代价的。

●我已经对艺术中心不再有任何兴趣,之后它可能会变成一个养鸡合作社。

●我成为诱拐谋杀一名小女孩的犯罪嫌疑人,虽然是误解,不过州警察按程序扣押了我的梅赛德斯,在车的表面用指纹粉与真空吸尘器等工具一点一点地搜集证据,任何死角都不放过。后来他们把车还回来的时候,给我带了一份无罪证明书。他们对我说,这辆车使用了有七年,跑了十六万公里左右,但车里的每一根头发、每一个指纹都只属于一个人,那就是这辆车的所有者,他们从未见过这样的事,简直让人不可置信。“你不是那种擅长交际的人,”一位警察说,“那你为什么买一辆四门轿车呢?”

●如今这片土地已经成为政府资产,从私有变为公有了。任何人都不允许开着自己的车踏入围墙界内,或在里面随意走动,哪怕这片土地上曾有他的生意、他的亲人甚至他的一切。

●她的尸体并不具有辐射性,但他们死活不信。他们坚信她的尸体对其他人的尸体有辐射作用,会使其在黑夜里燃烧,因此她应该水葬。

●我哥哥费力克斯用他深沉的嗓音幻想说,可能有一天一个飞碟降落在万人冢,外星人走出来看到这一场景便认为,整个星球都是沥青,唯一的生物就是停车计费表。“对于一些暴眼怪物来说,这地方就像伊甸园似的,”费力克斯接着说道,“他们会爱上这个地方,会用枪托打破停车计费表,把里面的假币、啤酒瓶盖和硬币吃个精光。”

●我们看到了几个拍摄人员,他们严禁我们碰任何东西,即使有些东西无疑曾是我们的财产。我们就好像身处国家公园一样,里面全部都是濒危物种,我们连摘朵小花闻一闻都不行,因为那朵小花很有可能是这个品种里的最后一朵了。

●看过传单之后,我们了解到那个想让我们写信给议员的组织是“西南俄亥俄州理智用核农民协会”。他们称联邦政府想要将欠发达国家等地的难民引渡到米德兰市,为他们打造人间天堂的理想计划是好的,但是没有人知道曾经的居民是如何被埋进市政停车场地下。这是一个谜,但这不该是个谜,“缄默不语的遮掩应被掀开”,公众应该对此有所讨论。

●很明显美国如今已经被一小部分权力掮客给控制了,这群人认为大部分美国人都很无聊、无才、无能,因此杀个成千上万人并不可惜,也不需要愧疚。“他们已经用米德兰市证明了这一点。”传单上写道,“谁敢说泰瑞豪特或者斯克内克塔迪不会是下一个呢?”

●由此不难看出,美国人的偏执与多疑,像雪球一样越滚越大,这颗球直径一百六十千米,其圆心是悬而未决的约翰·肯尼迪刺杀案。

●他停顿了一下,为我们的思考留出时间,然后他补充道:“你们猜怎么了?你们已经看见围墙和瞭望塔了吧?你们真的认为那堵围墙未来会被推倒吗?”

0
《神枪手迪克》的全部笔记 16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