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的概念 9.1分
读书笔记 第三章 法律的多样性
灰袍

所以从此一处来看,此译本的翻译大体没问题,但细节方面的斟酌不够,算不上优秀的译本

立法者不必然就像是对他人下达命令的人:在定义上,某个处于他自己所下达命令范围外的人。他就像是约定的提出者,运用了规则所授予的权力:通常他可能(而要约人是必须)是处于这些权力的范围中。

觉有些别扭,对照英文原文发现了一些翻译方面小瑕疵,“必然”对应necessarily 不必要,最后的“权力的范围” 对应 their ambit,这个their 待商榷,可能不是指的“这些权力”(拿不准),也可能指的是 “立法者”+“要约人”的复数(拿不准,存疑)。“通常”对应的是often,经常,通常 翻译似都可以。“权力”对应powers 诸权力,复数。(而要约人是必须)对应 as the promisor must , 中译本翻译为“(而要约人是必须)” 将 as 翻译为一种 转折 不够好,哈特这里是将 立法者和要约人(promisor)做类比,所以as 是类比意义使用,只是立法者是 经常(often)被其制定的法律所约束,而要约人则必须(must)履行对他人的约定。

The legislator is not necessarily like the giver of orders to another: someone by denition outside the reach of what he does. Like the giver of a promise he exercises powers conferred by rules: very often he may, as the promisor must, fall within their ambit.

修正的翻译:立法者不必就像是对他人下达命令者:在定义上,某个处于他自己所下达命令范围外的人。他就像是约定的提出者,运用了规则所授予的诸权力:他经常可能(如同要约人必须)处于这些权力范围中

0
《法律的概念》的全部笔记 14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