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扎尔辞典(阳本) 8.8分
读书笔记 全书里比较喜欢的
zz

他遭鞭答时——其胡须几乎触及雪地——曾有过一番冥想: 荷马和预言者厄厘属同时代人,荷马史诗的帝国要比亚历山大三世大帝的帝国辽阔得多,前者一直延伸到直布罗陀海峡还要过去。荷马断然不会全知他帝国中的海洋里和城郭内存在着的事物及其交迁,同样,亚历山大三世大帝对其帝国土地上的草木亦有所不知。他想起荷马在其著作中的某一处提及西顿口,主神授意让乌鸦在那儿给预言者厄厘喂食。梅福季想,荷马史诗的 帝国纵然拥有许多海洋和城郭,却不知其中一个叫西顿的城市里生活着预言者厄厘,此人后来成为另一个诗帝国——圣书帝国——的新公民,这个帝国和荷马史诗帝国一样辽阔、强大、不朽。梅福季思索着那两个同代人是否相遇过,荷马和预言者厄厘都是不朽者,两人都具有独到的语言表达能力,前者是位盲人,善于回顾过去;后者视力超人,擅长预见未来,一个是比任何诗人更懂得讴歌水和火的希腊人,一个是将水当作祭献物的象征、将火当作惩罚的象征的犹太人, 他把他的斗篷当作桥梁来使用。“大地是一条狭窄的通道,”梅福季心想,“而这两个巨人却失之交臂。他们两人脚步之间的空间比世上最窄的狭谷之口更窄小。两个体积相等的巨物竟能靠得这样近,可谓闻所未闻。而我们四处飘泊,就像那些人一样: 眼睛更多的是在搜寻回忆,却不太留意脚下的土地...." 人的思维和睡梦都具有一张角化了的、不可渗透的外表层或者说表皮,它保护着里面的软组织不受伤害,但与此同时,思维一旦触及语言,一如语言触及思维那样顷刻之间就消亡了,而我们只能无可奈何地忍受这种互相仇杀的局面 灵魂具有骨架,这骨架就是回忆功能 岁月如梭,已是回历六月的第一个主麻日,马苏迪的想法如落叶一般,一个接一个脱离它们的树枝,往下飘落;马苏迪目不转睛地看着他的想法怎么在他面前纷纷打旋,又怎么永远沉落在他的秋的渊底。 你的梦是永夜的白昼 “真理是透明的,人们无法觉察。而谎言是不透明的,光线和目光都无法将它穿透。还有第三种情况存在,即上述两者的混合状态,此为最常见的情况。我们一只眼睛的目光透过真理,消失于无限之中,而另一只欲透过谎言的眼睛就连我们自己的手指也看不见,这只眼睛的目光只能停留在咫尺之间,它与我们相依相伴,就这样,随着它歪歪斜斜地伸展,我们开辟了一条生活之路。有鉴于此,真理与谎言恰恰相反,真理无法被直接认识,只能通过两者的比较,即真理与 谎言的比较,方可被认识。《哈扎尔辞典》书页中的空白处是同真谛 和神圣之名(亚当•喀德蒙之名)构成的透明之窗相对应的。而空白 处之间的黑色字母的位置正是我们的目光无法穿透的所在...... “‘同样,字母也可与你穿的各种衣服作比较。冬天你用羊毛或裘皮裹身,你戴上围脖和衬里温暖的帽子,腰间紧束一根腰带。夏天亚麻开始上身,你扔掉了所有厚重的裹身之物,你穿得轻巧随便。而在夏季已尽,冬季未到这段时间,你时而添加衣服,时而脱减衣服——阅读也是这样。在你生命的不同阶段,你所读之书的内容对 你也会产生不同的含义,因为你在用不同的方式组合你的衣服。眼下,《哈扎尔辞典》不过是大量的字母和无序排列的亚当•喀德蒙的各种化名。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你会穿起衣服,你将获取更多的内容..梦是被称为礼拜六这一现实中的一个礼拜五。梦在指引日子,并与这一天混合,每一天都必须进行这样的混合(礼拜四对礼拜天,礼拜一对礼拜三,等等)。谁懂得整体阅读,就会得到全部,就会拥有(亚当•喀德蒙)肉身的一部分.....

0
《哈扎尔辞典(阳本)》的全部笔记 207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