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清七十年 (全五冊) 8.8分
读书笔记 鞑虏易驱,民国难建
苏二
北京捕獲的革命黨刺客,竟然是文名滿天下的汪精衛。消息傳出,一城皆驚。汪黃大獄由肅親王善耆親自主審,而善耆竟是個惜才之士,他首先便被汪氏的文名儀表供詞和風采所懾服。當他把汪、黃兩犯「隔離審讯」時,二人皆堅稱是「個人謀反,累及無辜朋友」,叩請庭上將本犯千刀萬剐而將無辜者釋放。據說善耆聞供大為感動,竟放下硃筆,再三嘆息,口稱「義士、義士」不絕。就這樣他才說服攝政王載灃,把這兩個罪至淩遲處死、九族同同誅的「大逆犯」,輕判為「永遠監禁」的。 作者落筆至此,倒覺得載灃、善耆這些「韃虜」貴族,颟顸誤國,固罪無可逭,然較諸後來國、共兩黨,誅異己,殘害無辜者之凶狠毒辣,實有足多者。治史者記録善惡,可不慎哉?

0
《晚清七十年 (全五冊)》的全部笔记 236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